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弘天庐

——风横雨冷,博客是我们共同的伞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不加“五毛”和“毛粪”为友,有此癖者请绕开。 对我的博客有兴趣,日后可经常去这个地址看看——误入棋途_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2798703057

网易考拉推荐

闲话赝品(之二)  

2017-05-22 09:11:10|  分类: 谈文论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字画的被当做商品开始在社会广泛流通,应该是宋朝以后的事了,从考古可以发现,秦汉时期的帝王、官僚或财主积累家产还是以囤积田地搜刮金银为主,唐太宗李世民开了疯狂搜求字画的风气,他不惜重金,以举国之财力,甚至不顾礼仪廉耻大力搜求王羲之的字,把民间搜藏一网打尽,并把名人字画当作宠幸大臣的赏赐,开启了民间藏富开始搜求字画的风气。但字画被当做商品在社会的广泛流通,还必须等待一个城市经济蓬勃发展的商品时代的到来,而满足这个商品流通要素条件的时代,已是宋朝了。
       只要有商品流通,就有假冒伪劣伴行,这是商品流通的基本规律,当字画被当做商品开始在市场流通,中国的名家字画就开启了真赝品鱼龙混杂的历史时代,宋代的官场和文人轶事,就有了与字画赝品相关的门类。
       但字画古董的假冒与普通实用类商品的假冒则有所不同,几乎所有的假冒商品都被世人痛恨,所有假冒商品的制造者都不敢以真面目示人,造假者不仅在道德上为世人不齿,甚至有被百姓打死或判刑入监的可能。但唯独字画和古董造假者相反,造假者本事大,赝品果然逼真,则有被世人认为英雄的可能,甚至有后来居上,以造假的出身而爆得大名,进而发得大财的例子。直到今天,世界各国对普通假冒商品都已立法严打,唯独对字画类假冒,则网开一面。我在《赝品·之一》里说的那个制作高仿北魏陶俑的高水旺在他的赝品蒙蔽了故宫专家后就爆得大名,成了享誉国际的知名人物。我在写这篇小文输入他的名字时还知道,他的大名甚至都已进入了“搜狗”的名人词库,他后来还被国家授予唐三彩非遗传人的名号,真真爆得大名了,而他的高仿赝品也被国家网开一面,摆脱了地摊销售的低端流通渠道,正大光明地出现在了国营礼品商店,成了炙手可热的畅销商品。当然,也被国家要求,在不起眼的地方打上自己的大名,以示与真品的区别,杜绝继续让“专家”出丑的可能性。
       在近代书画界,以制造赝品而出名、而自豪的显例则非张大千莫属。上海知名画家谢稚柳先生乃张老高足之一,生前与友人闲聊说起过张老精于和惯于制作赝品以寻乐的两件轶事。其一是,黄宾虹先生为我国徽派画家的殿军,当年曾用120银元购得石涛山水小轴,暇时去南京看望清道人李瑞清(注:李瑞清乃张大千之师),李师家中悬挂石涛山水一轴,与黄宾虹新购的小幅恰好能配成画对,黄宾虹因此要求李师转让,李未允,黄宾虹心念不下,后来再次前往,却于无意中见到张大千为李师所仿石涛山水一轴,极为赞赏,主动要求愿以自己之前所购的石涛山水交换。黄宾虹的意思是,两幅意境和尺幅相近的画配成对是一件美事,虽非归己,亦乐于助成珠联合,同时,又能换得心爱之作,一举两得,何乐不为?李师当然知道自家壁间所挂乃张大千所作的赝品,但又不便当面揭底,只得暂且应允,达成交换协议,事后,老李则专函给黄宾虹送去120大洋,并说明,日前取去的画作乃门人张大千摹本,不当作为真迹等价。此消息在江湖上流传开以后,张大千兴奋不已,从此开始大胆作石涛画售高价以济贫。不过,事易时移,从当下的行情来看,买到张大千所做的石涛赝品在经济上并不吃亏,现在老张的润格远高于石涛,是书画界赝品价格反而高于真迹不多的几个特例。
       第二个故事与北京故宫专家的出丑有些相似。陈半丁是现代著名前辈画家之一,富于收藏,常自诩精于鉴别古代字画,能做到百不失一。某日,他买得石涛山水一幅,自鸣得意,于是,宴请京中名画家于寓所,酒过三巡,始将新得的石涛作品挂出,大多数客人都以为此画乃和尚且精心之作,必真无疑,交口称赞不已,唯独张大千默不作声,众以为怪,一再征询意见,他竟脱口而出,“此乃本人所伪。”众人为之惊异莫名,而陈氏则大为扫兴,本以新得新画而乘兴雅集,不料大煞风景。张大千那时还年轻,本不该当众出前辈的洋相,但后来他对人说出原委,原来,陈半丁曾在琉璃厂古玩店夸口,说张大千作石涛能骗过别人,断然骗不过他的眼睛,殊不知遭报应如此迅速,亦艺坛中一段趣闻。从此之后,京中的鉴藏家和古玩商对张大千刮目相看,凡见到“四僧”的画作,每人都会在下意识里泛起一个疑问:“是否张氏手脚”,因而倍加小心。在这件轶事里我们所得的教训是,在收藏界,满口的饭好吃,满口的话却不能讲,下结论时留一点余地,既是给字画市场积德,也是让自己站在不败之地。
        顺便说一句,在当下,张大千伪作的赝品已成了近代字画收藏的一门显学,美国佛利尔博物馆东方部主任傅申先生是研究这一问题的专家。这一信息也透露了几个字画收藏和学习的要素,第一,并非所有的赝品都一钱不值,毫无研究价值,恰恰相反,赝品而能进入研究领域的固然凤毛麟角,但赝品一旦能进入学术研究领域,则必定价值连城。其二是,赝品而能蒙过专家的眼睛,确实是一种本事,高明的作伪者也值得引人尊敬。第三是,字画的作伪也是学习的手段,作者可以在过程中仔细体味原作的妙处,从而当成自己上进的阶梯。后人把字画的这一学习过程雅称为“临摹”,那些达到惟妙惟肖等级的“临本”和“摹本”,其实都算广义的“赝品”。




  评论这张
 
阅读(119)|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