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弘天庐

——风横雨冷,博客是我们共同的伞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不加“五毛”和“毛粪”为友,有此癖者请绕开。 对我的博客有兴趣,日后可经常去这个地址看看——误入棋途_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2798703057

网易考拉推荐

周家兄弟  

2017-02-21 08:40:37|  分类: 故纸钩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绍兴老周家有三兄弟可能妇孺皆知,因为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老大和老二红得发紫,个个拥有大名,但老周家原本不止树人、作人、建人三兄弟,却至少得有我这点专业水准才能略知一二。那么了解老周家原本不止三兄弟,对研究鲁迅以及周家人有意义么?我看多少是有一点的。现在的鲁学研究,于家人的生死对周家二周的影响,多从鲁父周伯清着眼,因为鲁迅自己曾说过,父亲的早殇,是周家从“小康跌入困顿”的象征性事件。但那个结论是从经济着眼,要是从心理着眼呢?显然,同辈生死影响的重要性显然要高于经济的原因,对他们性格的塑造和独特心理定势的养成,显然影响更大。
       鲁迅母亲鲁瑞,其实先后共生五胎,老大周树人,老二周作人,老三是一个女婴,取名端姑,但未及足岁,才十个月就魂归西天。老四周建人,老五周椿寿,显然,这个周椿寿也未及天年。假如说周端姑的夭亡因不足岁而对周家人心理影响不大,那么,周椿寿的死,则在周家造成了足足一代人的影响。说来也是预兆,这个“奶末头”从一生下来就得了一场大病,鲁瑞以为也要像老三那样不足岁便离她而去,哪知最终却还魂了。据说,多子女家庭大致有这么个规律,父母大多会偏爱老大和老幺,而周家的这个老幺,由于一出生便在鬼门关上走了一遭,最终还魂,有失而复得的大喜,就更让鲁瑞额外增添了一份疼爱,当做了一块真正的心头肉,再也舍不得失落,哪知人算不及天算,四年后周椿寿又得大病,症状是发高烧,喘不过气,遍请名医,终无一效,最终撒手人寰。其时鲁迅已在南京路矿学堂上学,已到了开学日期,家人劝鲁迅多住几日,陪伤心欲绝的老妈说说话,但鲁迅还是不管不顾地走了。那时鲁迅父亲已死,走了老大,老二和老三还少不更事,小弟的丧事便多由亲戚代劳,比如小弟坟上的那块碑文,便是由族叔周伯文越俎代庖,当然,用的是鲁迅的名字,因为老周家是读书人,讲究规矩,当家的男主人死了,这块碑本来只有大儿子写才是礼数。
        老幺下葬,入土为安了,土上之人却一时无法为安,鲁瑞的丧子之痛久久不能释怀,她不吃,不喝,不睡,也不做事,整天神情呆滞,形同槁木。家里女佣想了个办法,说请个仙人来招个魂吧,让他们母子再见个面。鲁瑞听了,两眼放光,能再见一面,当然求之不得。于是,仙人来了,是个瞎子,走进鲁瑞的房间,赶走了其他闲杂人等,只留鲁瑞和他,理由是屋里不能有太多人,否则阳气太盛,阴魂就不敢来了。过了一会,门打开,瞎子出来了,鲁瑞也出来了,鲁瑞吩咐女佣,赶紧付钱。瞎子拿钱走了,众人问鲁瑞,见着小儿子了?鲁瑞说瞎子让她坐在蚊帐里不能动,他开始念咒,说他念着,小儿子的魂就会回来。她就心不跳,眼不眨地盯着,念了一会,瞎子问,见着了么。鲁瑞说只见门口亮了一下,其他什么都没见。女佣大为丧气,说没见着给什么钱?鲁瑞说人家来一趟也不易,功劳也赏个苦劳吧。
       没见着老幺,当然就心有不甘,鲁瑞还是没法从丧子之痛中释怀,这时,她看见了堂屋那张婆婆的画像,是当地著名画师叶雨香的杰作,于是她想了个变通的办法,说是给老幺画张像吧,见不着老幺的真身,能见着画像,也是一份寄托。
        叶雨春来了,但当年的婆婆容易,因为人还健在,坐在藤椅上让他写生,他就是凭这本事吃饭,但现在要画的是周椿寿,却早已入土,即使再挖出来,恐怕也皮之不存了,从何画起呢?当的照相技术才发明不久,还未普及到绍兴呢,周椿寿并未留下照片,这可真是个画鬼容易画人难的问题啊。正在为难之际,鲁迅休学回家,到底是鲁迅,是大儿子,老父不在了,长子在家庭中有排忧解难的义务和责任,于是,他自告奋勇,说是小弟与他相像,就由他来做模特吧。后来这张以少年鲁迅为模特的“四弟画像”的场景就是如此一个模样,一个小男孩站在一颗树下的扁圆大石头前面,留着三仙发,穿着藕色斜领衣服,手里拈着一朵兰花,这像周椿寿吗?旁人都说不像,唯独鲁瑞说很像,她如饥似渴地端详着那画像,如获至宝,像是见了真人一般,神情果然就恢复了正常。后来这张像就一直挂在她的房间,从绍兴而北京,从八道湾而砖塔胡同,又转到西三条胡同,鲁瑞的房间里一直挂着这张像。
        周家老幺的死由大哥做替身画了遗像,但鲁迅似乎并没为四弟之死留下片言只字,日后诸多回忆故乡和家庭的文字,都未见四弟的影子,倒是周作人,四弟之死的阴影常年徘徊在他的脑际心间,为了排遣这段情绪,他为四弟留下了诸多篇章,他童年时代学做诗词,多以弟丧为题材,如《冬夜有感》:“空庭寂寞伴青灯,备觉凄其感不胜,犹忆当年丹桂下,凭栏听唱一颗心”。还有《读华佗传有感》:“闻君手有回生术,手足断时可能续?闻君囊有起死丹,兄弟无者可复还?”诗词犹嫌不足,周作人后来还为年仅四岁的小弟写过一篇小传,名称:《逍遥处士小传》。我们要是仅凭文字立论,二哥对四弟显然比大哥情深,有人穷究原因,回答或许是年龄更接近的缘故吧?但又解释不通,因为周作人后来与年龄更接近的兄弟都翻了脸,一个早年就老死不相往来,一个则闹到法庭相见,仇恨比老死不相往来更甚一层了。唯一能解释的理由,看来还是性情,鲁迅,大概属于天生的硬汉,正是长子常有的性格特征,他曾自况“多情未必真豪杰”,一生不屑以小资面目示人了;而周作人,则是天生的文艺男,生就了一付伤春悲秋的心肠。
        从周家父亲弟妹的相继早殇这一事实里我们还可以清晰地看出,为何二周在日后的文字生涯里都对中医充满了仇恨,他俩不约而同地在相当的程度上用自己在文坛和社会上的影响力揭示了中医在人类的疾病面前所处的无力和无为的愚昧状态,以及误尽苍生的不争事实,提醒百姓该用一种新的科学的态度来对待医学,老大更是身体力行,后来自己留学日本,就选择了医,曾发愿要用西学来挽救中国愚民的身体。当然,研究鲁迅弟妹之死也有从神学立论的,有人见周作人和周建人都长寿,都活过了耄耋,觉得老周家该有长寿基因,鲁迅就不该五十多岁的壮年就一命呜呼,母亲鲁瑞曾从佛教的报应学说寻求因果,觉得也许是鲁迅骂人太多的缘故,但更多的“学者”们则持唯物主义的态度,把原因归结为鲁迅抽烟,是尼古丁索命,但也有信鬼之人不同意,觉得该另寻原因,觉得他早年代替四弟做模特画遗像这一不吉利的异常举止大有疑问,他的早逝,该是四弟亡灵在相别五十年后的深情呼唤。


附注:自今日开始发一组鲁迅研究的文章,力求在主流之外寻找新的视点和论点,冀望朋友捧场


  评论这张
 
阅读(331)| 评论(4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