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弘天庐

——风横雨冷,博客是我们共同的伞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不加“五毛”和“毛粪”为友,有此癖者请绕开。 对我的博客有兴趣,日后可经常去这个地址看看——误入棋途_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2798703057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泡饭  

2017-01-12 10:09:47|  分类: 味蕾乾坤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泡饭

南方都以谷物为主食,谷物去糠成米后通常有干湿两种方法煮成饭食,干的叫做“饭”,湿的称为“粥”,但还有一种“稀饭”的叫法,颇有歧义,有些地方把“粥”也别称“稀饭”,但也有些人口中所称的“稀饭”,却只是特指“泡饭”。

那么“泡饭”又是何种饭呢?嘿嘿,一点不神秘,无非就是用水浸泡后再回锅煮一下的干饭而已。

毫无疑问,泡饭,是一种草根到家的俗物,是庶民用以果腹的填料,在我的童年,顽童们鄙视哪家孩子穷困,总以某某是“吃泡饭长大的”来做比喻,那时人们有个共识,一户人家要是三餐都沦落到常以泡饭果腹,那就离“瘪三”不远了。可是,五六十年代过来的上海百姓,有谁没吃过泡饭的吗?我想,应该是万不存一。

那么有钱就能不吃泡饭吗?在五六十年代,即使很有钱,可能也很难做到,因为那时买粮需用粮票,每人的主副食都是定量供应,成人的主食定量每人每天一斤都不到的,光有钱买不到食粮,要是不吃隔夜的剩饭而倒掉,不仅有寅吃卯粮的亏空之虑,也有暴殄天物人神共愤的道德内疚,所以,五六十年代食堂的泔脚桶里,从来看不到倒饭的场景。那么剩饭有何去处呢?如今,上天堂的繁琐一途是做成各类精美的蛋炒饭,是享誉国际的中国美食;过去,下地狱的简便一途,则是做成白泡饭,虽无美名,却差堪填肚。所以,那时只要是吃饭还需用粮票买米的百姓,不管是贫户抑或豪门,我可以下一个断语,都吃过泡饭。

泡饭尽管草根,肯定算不得美食,却是那时上海百姓上班族早餐的主要食物之一,普及程度堪与大饼油条试比高。用现在的标准来衡量,吃泡饭有方便和绿色食品的优点,吃或不吃,都与经济状况无关,但那时,却透着普遍性物资匮乏的无奈,吃泡饭是一种清贫生活的万不得已,上班族要是能不吃泡饭而吃上大饼油条,其实已是奢侈之举。恶毛死掉后国家和百姓爬出地狱,经济开始好转,后来又取消了粮票,上海百姓的家庭便很少还有把吃泡饭当做常态的早餐了,九十年代以后出生的年轻人,可能就从没吃过白泡饭,假如有,也是偶一为之。不过,任何平常的东西假如偶一为之,就有被视为惊艳的可能。我司每年有一个道路工程的大中修任务,通常要持续三四个月,工程期间,工程主管人员三餐都吃饭店饭,一个星期后即人人都脑满肠肥,食欲不振,开始极度厌食。通常我并不吃早饭,有一回,因隔夜酒后反胃,吐了一场,第二天早上就有点空肚的感觉,见拙荆煮了一碗泡饭,我便顺手扒拉了半碗,就着蘸了酱油的油条,竟然食欲大开,油条下泡饭竟然产生了治疗厌食症的药效,催发的是一种口舌和肠胃联动的欣悦,那种因咀嚼和吞咽触发的享受型美感,竟然远胜酒家的鲍翅大宴,随着肠胃被泡饭渐渐填满的感受,竟然觉得是一种春雨入土般的滋润。当我把这种奇妙的感受说给同事们听,也获得了他们高度一致的同感。从此,脑满肠肥后吃点泡饭能开食欲,就成了我与同事们医治厌食症的不二秘方。

其实,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末,老饕们也为泡饭开发出了一种叫做“菜泡饭”的豪华品种,泡饭便像雨后春笋般地爆发出了无穷的生命力,品种之多已无法统计,可以说有多少菜式,便有多少种菜泡饭。饭店饭流行吃生猛海鲜后,上点档次的豪宴大都会点一个“生吃大龙虾”,那个龙虾壳丢了有点可惜,店家便会建议,是否煮一个菜泡饭,来一个“一虾二吃”,客人当然满意。但任何荤菜我都没有生吃的习惯,无论宁波人的醉蟹炝虾,还是日本人的鱼片刺身,所以,生吃龙虾,我是绝对不入口的,但那个龙虾壳煮成的泡饭,上面撒一把香菜,清香随着热气四溢,委实清新,我大都会盛一小碗,就热乎乎的入口、入肠、入胃,觉着有醒酒提神的功能。女儿从不吃白泡饭,早餐都是上学的路上在“85°C”买一个蛋糕,或在在“全家”买一个日式饭团,但要是拙荆说给她用隔夜菜煮一个菜泡饭,她也会很高兴地说,这才是最好的早餐。

但实际上,尽管如今百姓家庭早已摆脱了普遍贫乏的状态,白泡饭也并不因经济的好转而退出历史舞台,这可以各大超市的酱菜柜台来证明。至少在目前,在上海老城区,可以这么说,有人烟处即有人吃白泡饭,很多中老年百姓,从刚冒出乳牙即开始吃白泡饭,到了满口假牙了,还和它纠缠不休。而白泡饭与各类酱菜也构成了餐中绝配。许多酱菜空口是没法入口的,太咸了,但有一口白泡饭相佐,则咸淡正好相适,吃一口白泡饭,咬一小口酱萝卜,简直与绍兴老汉咪一口黄酒咬一口茴香豆豆腐干有同一神韵。

那么,白泡饭在家庭的早餐中还会有日后的历史么?我却怀疑了。现在的年轻人已不吝于把剩下的白花花的大米饭倒进泔脚桶,微信群里的“养生党”们可以无视雾霾和毒食品,却把精力每时每刻都放在转发各类关于剩饭剩菜危害健康的帖子,作为泡饭佐餐绝配的酱菜更是被他们打入了高致癌食品之例,在如此贬抑型思潮的攻击之下,泡饭还会有未来的生存之地?所以,这篇《泡饭》,是一篇十足的泡饭挽歌,只是给泡饭的来世,做一个立此存照的念想了。

  评论这张
 
阅读(168)|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