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弘天庐

——风横雨冷,博客是我们共同的伞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不加“五毛”和“毛粪”为友,有此癖者请绕开。 对我的博客有兴趣,日后可经常去这个地址看看——误入棋途_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2798703057

网易考拉推荐

  

2016-09-08 07:29:25|  分类: 谈文论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砚,传统文房四宝之一,但与其他三宝相较,却是唯一的耐久用品,其他三项都是消耗品,由此也形成了砚的价值特,即天然的“藏品”特
       几乎所有的藏品、艺术品,都走过一条从实用而来的发展道路,砚,当然不会例外。从考古留存来看,唐以前的古砚几乎都朴素无华,不事雕琢,花样百出的雕刻砚是从宋以后才盛行起来的,尤以明清为甚。而那种不事雕琢的砚我们则称之为“素砚”,它既是砚台作为藏品或艺术品的前世,也是艺术砚和藏品砚至今也不能摆脱“用品砚”样貌的今生。一块上好的端石,你要是把它刻成纯粹的山水人物,或翎毛走兽,而没有砚池,那就不是砚台了,只是一具石刻。
       雕刻砚而必须要有砚池,就成了砚台雕刻的造型特点,砚台雕刻艺术创作的好构思也都是围绕砚池而展开。我见过一个雕刻砚把砚池设计成一塘池水,一头水牛浮沉其间,显示那一水深浅的是水牛只露出的鼻孔眼睛和一对牛角,真是妙绝。
       其实,雕工只是藏品砚价值的很小部分,藏品砚的很大一部分价值还在于曾经的使用者和材质。名人曾使用过的砚往往价值连城,哪怕是一方不事雕琢的素砚,比如,鲁迅博物馆所展出的一方鲁迅用砚,其实就是最贱的学生砚,却是国家一级文物。另外,材质也是砚台的价值体现,现在,端砚和歙砚老坑的矿石都已开采尽净,物以稀为贵的藏品铁律开始显现,这两种最好的砚材如今都身价倍增,就是一块未经琢磨的顽石,也索价不菲了。
       砚而端石、歙石最好,这个共识当然由历代文人从使用的实践中筛选而来。最初的砚台其实多是陶、瓷制品,优点是制作便利,利在批量生产,但缺点却是致命的:陶,失之于粗,蘸墨时易使毛笔颓锋,一支好笔用不了几次就废了;瓷却失之于太细,细则滑,滑则不涩,不涩则无法研磨出墨,那也就丧失砚台必须磨墨的基本功能,砚不成砚了。
       早期砚台还有铜质和瓦制的种类,品性当然不是失之太粗,便是失之太细,直到中国的文人找到了肇庆端溪的端石和安徽歙县的歙石,中国的砚台才终于找到了安身立命的材质,端砚或歙砚既能快速发墨,又细腻温婉而不伤笔毫的特性,才成就了中国文人写字研墨的超级享受,从而与徽墨、宣纸、湖笔一起,构成了中国文房用品的辉煌华章,而这个时代,已经是苏、黄、米、蔡各领风骚的北宋了。
       因为这份享受的“超”,便也因此而产生了出产神话甚至鬼话的氛围和客观条件。中国的各类传说中与砚有关的鬼话不少,比较出名的就有端砚可以哈气成墨的夸张,说是对着端砚哈一口气,不需添水,就可磨墨写字了。这大概是看着哈气玻璃时想出来的夸张,往砚池上哈气能结些露珠是可能的,要水汪汪到能磨墨写字的程度,则完全不具可能性,除非你往上吐唾沫。
       纪晓岚的《阅微草堂笔记》,则记载了另一种比较经典的鬼话,其话曰:“沈椒园先生为鳌峰书院长时,见示高邑赵忠毅公旧砚,额有东方未明之砚六字,背有铭文曰,残月荧荧,太白睒睒,鸡三号,更五点,此时拜疏击大奄,事成,策汝功,不成,同汝贬,盖魏忠贤时,用此砚草疏也,末有小字一行,题门人王铎书,此行遗未镌,而黑痕深入石骨,干则不见,取水濯之,则五字炳然,相传初令铎书此铭,未及镌而难作,后在戍所,乃镌之,语工勿镌此一行,然阅一百余年,涤之不去,其事颇奇,或曰,忠毅嫉恶严,渔阳山人笔记称铎人品日下,书品也日下,然则忠毅先有所见矣,削其名,槟之也,涤之不去,欲著其尝为忠毅所槟也,天地鬼神,恒于一事偶露其巧,使人知警,是或然欤?”熟悉中国古典的人都知道,这类“先见之明”是中国文人说事的套路,其情可谅,其理却丝毫不可信,我觉得,这块传说中的神砚断然子虚乌有。不过,香港作家董桥对这则记载倒是待之以取信的态度,更多的理由应该是心愿吧,文艺人更愿意相信“传奇”,否则没法过日子。
       中国的文人用砚,历代的文人也常常投入到制砚,最常见的一种就是文人在自用的砚台背面刻上自撰的座右铭,或励志向,或显文才,这是砚事的一项殊趣,张中行老先生对砚事颇有研究,一生藏砚不少,文革时毁于一旦,但后来多以文字追述这些心头肉的去向,听他的掉书袋,竟然是我对砚趣的源泉。
       我在七十年代曾买过一个端石素砚,雕工比较简单,方形的砚池配一个阴刻的寿桃储水池,后来我一直想在砚台背面刻几个字,以给这个素砚增加一点文艺色彩,带去单位里想让机修车间的磨床师傅把背面精细打磨一下,却不料就此沦陷,渺无踪影了。后来再想买一块端砚,却要么做工太差看不上,要么价格太贵,已非我能消受。
       其实,现在写字已不用墨块,端砚善能磨墨的优点也就凸显不出来,从实际使用看,在墨汁一统天下的情况下,砚的功能已类同一个盛墨的碟子,仅就盛墨汁的功能而言,端砚反而不如一个简简单单的瓷碟,而实际上我有相当一个时期写字用的就是白色的瓷碟,直到有一天有朋友对我说,这种苟且很没腔调,不像个立志成书法家的人,才让我写字时恢复用砚。
       但当今文房四宝中,砚和墨块的境遇似乎难兄难弟,当墨块退出实用的历史舞台,砚的作用便难逃边缘化,终于也沦落到可有可无的地位。其实,现在已很少有人为练字而买砚台,周围许多朋友的孩子练字,我都建议备一个瓷碟即可,既便于舔笔不伤毫毛,又容易清洗,还视需要,可大可小,孩子不小心摔了也不可惜,以后不练字了,也不会成累赘。所以,现在的砚,之所以还能存在和延续,似乎就纯粹是藏品的意义了,那些没有历史、文物以及工艺价值的素砚就丧失了存在的价值。XXXXX……(注:以下省略170字)



附各类砚台实例:
 
砚 - 弘天庐 - 弘天庐
这个砚台,把整体设计成一个莲蓬,砚池置于莲蓬中心。说实话,这个创意作为雕刻是不错的,但作为砚台,却已经变味,如果用这个砚台写字,你会觉得很大的不方便,还不如找一个碟子,这就是典型的华而不实,中看不中用。好的雕刻砚不是这样的。

 
砚 - 弘天庐 - 弘天庐
从创意和功能上讲,这个砚比上面那个要合理些,在功能上也区分了磨墨区和蓄水区,把蓄水区设计成一池清水,也颇有情趣,惜乎磨墨区和蓄水区缺乏有机联系,整体看上去太呆板,也不是个好设计。

 
砚 - 弘天庐 - 弘天庐
 虽略事雕琢,但也属素砚。


砚 - 弘天庐 - 弘天庐
 这个价格不贵,但我怀疑不是端砚。


砚 - 弘天庐 - 弘天庐
 这个要价是五千多,当然刻工比上述那个繁复多了。

编后:这文本来有一个170字的尾巴,涉政,发出后屏蔽,删去,果然通过了。

  评论这张
 
阅读(118)|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