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弘天庐

——风横雨冷,博客是我们共同的伞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不加“五毛”和“毛粪”为友,有此癖者请绕开。 对我的博客有兴趣,日后可经常去这个地址看看——误入棋途_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2798703057

网易考拉推荐

文坛“2”、“3”事  

2016-09-16 06:48:05|  分类: 谈文论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坛“2”、“3”事

 前一个世纪之交,中国文坛出了个公认的“怪人”,以惊世骇俗的奇谈怪论享誉全球,一时声名远播,连遥在丹麦的世界著名文学评论家勃兰兑斯都为之著长文介绍,他就是民国第一“大辫男”辜鸿铭。但百年过后,他留下来的,也就几句俏皮话还被人记得,早已淡出了历史的视线。但时常还有前辈文坛老人愿意提及他,我在张中行的文集里就读到过张老纠结他一些过头话的例子,比如,辜鸿铭曾说:“整个中国只有2个好人,一个是蔡元培,另一个就是他自己。”张老觉得,这话离谱得太邪。

 八十年以后,中国文坛又出了个公认的狂人,他也有一个引爆文坛集体愤慨的金句,他曾在接受一次公开采访时口出大言,说是:“当今世界,用白话文写作,第一名是李敖,第二名是李敖,第三名还是李敖。”此言一出,不仅台湾,尤其引发大陆知名作家的群起蜂蜇,认为他不仅有违谦虚做人的君子古道,尤其不知礼义廉耻,文章好坏是一个主观打分项目,第一还是第二须有他人评价,哪可自诩自封?

我没见过辜鸿铭对自己的这个“2个好人”的惊世论断有过什么后续的解释,倒是见过李敖在回答大陆记者的诘问时对自己的“华文前3论”给过一个答案,他说,这种语式,其实只是一种修辞方式,这里的第一名、第二名或第三名不能当做体育比赛的成绩来看,而只是一种表强调的修辞方式,要说其中的准确含义,可以看作是强调了自己作品达到的成就,采用这种语式,就一下子引发了轰动效应,其他的方式也许就达不到这样的语言效果,这里的1、2、3并非确指名次,采用这种语式,只是营造一种警句的修辞效果。

我个人觉得,李敖的解释是合情、合理、合实际的,言简意赅,非常到位。其实辜鸿铭的“2个好人论”也当读作如是,它们是同一种表强调的语式,李说是强调了他自夸的文学成就,辜说是强调了他是好人以及好人的稀少,都是一种由他们即兴发明的修辞格式,句子里的“2”和“3”,其实都非确指,我们纠结于这些语句中“2”和“3 ”与事实不符,其实恰是自身阅读能力一种的欠缺,是经典的书生迂腐之一。他俩这类惊世骇俗的“大话”,既是他们文坛成就自信力的一种不由自主的率性流露,也是他们高调处世的一种行为方式,要是他们没有这些金句哗众取宠,也就不成其辜鸿铭或李敖了,“怪人”和“狂人”也就名实不符了。可问题在于,中国的舆论环境,却是一个容不得任何“狂”“怪”的中庸社会,出头的椽子先烂,这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一介书生之所以会遭到比同行或盗匪更多的舆论攻击,其一是由于同行的妒忌,心理的根源是文人相轻,其二就是,我们身处一个容不得极端的中庸社会,“出人头地”的本身就成了大罪,奉行的是“高调即错”的宇宙真理。需要指出的是,这绝对不是一个健康的和有活力的社会,而是一个培育庸人的温床,中国之所以庸众和愚民生生不绝的原因。

 

  评论这张
 
阅读(331)|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