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弘天庐

——风横雨冷,博客是我们共同的伞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不加“五毛”和“毛粪”为友,有此癖者请绕开。 对我的博客有兴趣,日后可经常去这个地址看看——误入棋途_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2798703057

网易考拉推荐

无奈的改版申明  

2016-08-15 07:30:52|  分类: 谈文论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无奈的改版申明

二十年多前,朋友做了南方某大报文艺副刊的主编,来信邀请有闲时随便就家长里短涂几个字,他将予以特殊照顾,诱之以稿费优惠。后一句话显然是投我所好,在接下来的两年里我也算费心费力,但后来我明白了,对我这类自由主义者来说,官媒上的这份钱并不好挣,哪怕是朋友当道,有所谓照顾。那时我一篇千把字的豆腐干小文都得花费一周以上的业余时间,是真正的字斟句酌,不反复修改润色五六遍根本不敢寄出,那时还是手写稿的时代,每改一次都得重抄一遍。但即使如此当一回事,采用率也不足三分之一,两年的时间也凑不足二十篇,却弄得心力交瘁。一气之下就回绝了这份朋友的好心、我的苦差。2010年夏秋,表弟开始写博,邀我一同下海,我欣然应允,原因就是写博可以享受自由写作的乐趣,自己的笔自己做主,想写啥不用主编来管,想发表只需一键,还能赢得知音的回应,缺点当然是没钱,但这份自由却足以相抵而有余,这也是我给有钱的官媒写文两年就没了兴趣,没钱的写博却持续了将近六年的原因,这是“若为自由故,小钱皆可抛”的实例。其实,细究起来我为写博还赔了钱,因为那时我负责厂报的编辑和写稿,为了一心写博,就把厂报的兼职辞了,那是月俸300的津贴,足够一家三口在小酒家浮一大白。

但没多久就发现,博客给写家的自由度其实有限,风花雪月自然没人来管,但一旦涉政,就限制多多,除非你是“五毛”,一味歌功颂德,否则就有屏蔽之险。

我写博一个月后就开始了与“屏蔽”的周旋。最初的屏蔽软件比较幼稚和粗糙,无非一些敏感词汇的删选而已,这些敏感词的特征也比较明显,比如一些特殊年份、特殊日子,特殊人物,特殊事件,还有就是在他们的政治字典上犯忌的敏感词汇,掌握这些避讳规律并不复杂,处理手段也相对简单,只需把敏感词改成拼音或同音字就可破解。

但日后这套屏蔽词典的范围就逐步扩大,弄到了让人莫名其妙的地步,许多词汇你都想象不到犯了什么禁,当然误杀也随之增加,博友中许多晒菜、晒旅游的大白话也被屏蔽,只因为文章中出现了“XX自由行”。一时咒声四起,民怨沸腾,却让我有吾道不孤的快感。但好景不常,屏蔽软件显然马上就升级了,对涉政的敏感度大幅提升,敏感词已改不胜改,要是一篇政论文章把敏感词都改成拼音,像一篇未完成的翻译稿,那就没法卒读了,且筛选敏感词费心费力,往往不下于写文本身。一个博友的建议给了我启发,把文字改成图片格式也许能规避屏蔽软件的筛选,尝试了一下,果然灵验,不仅快捷,而且便利。2013下半年后,凡遇到文章屏蔽,我都改成图片格式予以规避。而这一办法在后来的实践中也得到了广泛的推广,我在博友中看到许多人都已采用这一方式规避屏蔽。

 但这一办法自去年开始就已失效,我估计,随着去年下半年网警的高调上岗,除了系统机筛以外,他们也增加了人工筛除的比例,一旦出现文字图片,系统能自动弹出供后台进行人工筛选,我的许多改成图片格式的文章,在顺利发出后不久就遭到了事后屏蔽,躲了初一也躲不了十五,这现象对他们增加的人工筛除是个很好的说明。今年博客在一个多月里两次遭到封禁,也都是源自图片格式的议政文章,一次是议论了“留斯”,一次是议论了“N海”和“吃药”,都是他们的顶级忌讳,所以都是一枪毙命,立即遭到封杀。

短时间内两次遭到封杀,给我的心理造成了很大的压力,也留下了挥之不去的阴影。上周发了一篇鲁迅轶事的文章,只有风月并无政治,却也遭到了屏蔽,改成图片格式才被通过,因确实没有违禁。但这周发一篇谈前苏恐怖政治的文章,因有指桑骂槐的嫌疑,初发屏蔽后改成图片,文章上传后我就在编后随感写下了“不知能存活多久”预感,果然没出所料,七点多发出的文章,九点多就被彻底屏蔽,再也没法恢复,显然是人工筛查的结果,那是网警刚上班的时间。所幸的是没有因此遭到封杀。第一次被封杀申请解封我因没有经验,删除了一百多篇文章,博友的留言和我的回帖永远消失,至今心疼。

其实文章屏蔽并不可怕,怕的还是账号封禁,申请解封实在麻烦,时时有永久被关闭的忐忑和不安。许多博友对此能采取淡然的态度,反正再开一个就是,因为他们的博客大多转载,无论被屏蔽还是被封杀,反正都是路上捡来的孩子。但我不行,我的文字大都原创,篇篇都有自己的精血,我没法用淡然的态度设想我的博客突然就永远消失在云里雾里,那可是将近六年业余时间的心血和热情。

由于被屏蔽的文章总量不菲,“污点”积累已丰,我的博客显然已被划入另类,去年夏天,有一个时期,我发任何类型的文章都被屏蔽,无论说菜还是说方言,概无例外,我有点火了,就胡乱打几个乱码当做日志发表,竟然也被屏蔽,后来我开了个玩笑,在空白的页面上就打上 “共产党万岁”,这才顺利发表,本来只是测试一下系统的识别能力,原意立马撤下,却不料,才一发表,就被许多博友发现,惹得众博友哈哈大笑,说这个搞笑太幽默。另外,许多文章在我的博客犯禁,在别处却啥事没有。我的一篇《奴才》,在我这里犯禁,被贴了封条,几个博友转载,却安然无恙,显然是人筛的结果,有一双看不见的眼睛在盯着我的博客。这事的另一个例证是那日我发了《死讯和悲心》本是一篇记述鲁迅轶事的文章,根本不涉政,却遭到屏蔽,但那篇屏蔽的文章下却马上有了一个浏览记录,首页上却并无来访头像。通常情况下,屏蔽的文章是不可能有浏览记录的,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有人在后台偷看。

我粗略统计了一下,自“留月死日”第一次被封以来,十多篇涉政文字无一例外地遭到屏蔽,并在727日因“妄议”N海国策再次被封。显然,在这样的恶劣环境下,硬来肯定是死路一条,早晚会被彻底封闭,这可是我承受不了的损失,我需要活着,我只是一只蚂蚁,只有活着才有意义,才能筑巢为穴,才能溃堤决坝,为打通世界尽一份尘埃之力。所以,我必须找一条继续活下去的生存之道,而这条生存之道,至少在目前,就是必须放弃论政议政,哪怕是暂时的。

写这篇告白的目的也在这里,至少在一个时期里,我将改变议政论证为主的博客风格,在一个不会太短的时间里,在不减少原有软文板块的前提下,也许会以文化小品来填充裁撤议政文章留下的空缺。这对愿意阅读我议政文字的博友自然是一份遗憾,但这也是我还能在博客里继续厮混的代价,冀望博友们谅解。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