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弘天庐

——风横雨冷,博客是我们共同的伞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不加“五毛”和“毛粪”为友,有此癖者请绕开。 对我的博客有兴趣,日后可经常去这个地址看看——误入棋途_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2798703057

网易考拉推荐

曾国藩的容娼善政  

2016-07-11 07:54:00|  分类: 谈古论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曾国藩的容娼善政

中国的红灯区,近代当然以北京的八大胡同和上海的四马路最负盛名,但在古代,则非南京的秦淮河莫属,有唐诗为证:“烟笼寒水月笼沙,夜泊秦淮近酒家”,谁都知道,这里的“酒家”只是“妓家”的一个隐语,杜牧是“赢得青楼薄幸名”的风流才子,在那个“酒家”里,要是没有“三陪女”的红袖劝觞,老杜可断然不会看上一眼喝上一口,原因吗,可以一言以蔽之——“没胃口”。

自唐以降,作为红灯区的秦淮河再次刷屏,则已是明末了,因为秦淮河不仅红了地名,还红了风云人物,著名的“秦淮八艳”终于隆重登场,网红全国,这标志着秦淮河的艳业进入了历史全盛期。《板桥杂记》云:“秦淮灯船之盛,天下所无,两岸河房,雕栏画槛,倚窗丝障,十里珠翠,客称既醉,主曰未归,游楫往来,指目曰某名姬在在某河房,以得魁首者为胜。薄暮须臾,灯船毕集,火龙蜿蜒,光耀天地,扬槌击鼓,塌顿波心,自聚宝门水关至通济门水关,喧阗达旦,桃叶渡口,争渡者喧声不绝,余作《秦淮灯船曲》中有云,遥指钟山树色开,六朝芳草向琼台,一园灯火从天降,万片珊瑚驾海来。”但时至1645年,“渔阳鼙鼓动地来,惊破霓裳羽衣曲,”那年清兵南下,明朝顷刻覆亡,兵燹所至,秦淮艳业也顿陷覆巢之下。日后经康乾盛世,遂又复旧观。珠泉居士《续板桥杂记》有云:“自十余年来,户户皆花,家家是玉,冶游遂无虚日,丙申丁酉夏间尤甚,由南门桥迄东水关,灯火游船,衔尾蟠旋,不睹寸澜。”我查了一下历代纪年表,这里的“丙申”和“丁酉”,分别是17761777年。

但好景不长,1853年,太平军攻陷南京,在全城实行军事共产主义,艳业自在取缔之列,晚清才子王韬在《白门秋柳记》的跋语中有记:“咸丰癸丑,惨遭赭寇之乱,据为盗窟者十有二载,秦淮河房旧址,荆榛塞道,瓦砾堆阶,清溪遗迹,徒剩磷照狐鸣。”

1864年,曾国藩带领湘军攻入南京,为恢复南京的昔日繁华,他做了两件较有名的事情,一件是立即举行乡试,使各地士子云集南京,以刺激市面繁荣;第二件事,就是抵制了江宁知府涂朗轩的禁娼建议,给这些下等百姓留了一条活路。

江宁知府涂朗轩,名宗瀛,晚清理学名臣,曾国藩恢复南京,他立即谒见曾国藩,力请禁娼,说假如不如此,“恐将滋事”。老曾没有立即听他的话,回答说待我试试,看她们将如何滋事。“等我领略滋味,然后禁止未晚也”。一日傍晚,老曾下班,邀中山书院山长李小湖同道,微服私访,泛小舟入秦淮,“见画舫蔽河,笙歌盈耳,红楼走马,翠黛敛娥,帘卷珍珠,梁饰玳瑁,”老曾顾而乐之,游兴大增,以至达旦。天明后回衙门办公,意犹未尽,派人传涂朗轩至,对他说,君言开放秦淮,恐滋事端,我昨晚与李小湖同游通宵,但闻歌舞之声,并无滋事之忧,且一水胭脂,养活细民不少,“似可无容禁止矣。”

中国的道学先生向来习惯装逼,不食周粟和以死守节的烈士节妇都是他们搞出来的伟光正人物形象,他们论理处事的基本原则是要本本、不要民生,只管自己的主义,不管他人的死活,堪称十足的伪善,涂夫子的禁娼建议可谓经典一例。

四九后又开始禁娼,蒙新政府想得周到,把这些艳业从员送入厂家改造,算是给了一条活路,自比涂知府高明十倍。但禁娼的理想很丰满,容娼的现实却很骨感,三十年过后,一切都死灰复燃,经济发展了,“繁荣娼盛”却已成了舆情共识。据媒体统计,容娼的民国在四九年禁娼前夕,上海有营业执照的妓院两百多家,持上岗证的明娼四千多人,另有大致相当数量的暗娼。但名义禁娼的现在,持上岗证的明娼当然一个也没有,但暗娼呢?没见过官方调查统计,但我曾有过一个估算。一次,我见媒体说上海有十万银行从业人员,我问同事,就你们所见,在上海银行多还是发廊多,同事们异口同声回答,都说发廊的分布密度更大,每个发廊的从业人员与银行营业所也差不多,少的三五人,多的十来个,由此我推断,上海至少也有十万艳业从业人员。我家小区附近也有一条“发廊”集中的街道,每当外界风声鹤唳,她们也会集体关门几天,显然是接到了“内部通知”。但通常情况下,却是三百六十天风雨无阻,艳帜高张,而派出所就在不远的一路相隔之处,那些警察会不知道?说实话,我并不愿把这些小发廊也说成有“保护伞”罩着的黑道,假如我是派出所所长,我也会让属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正是这些小发廊解决了一部分常年在外打工者的性饥渴问题,这给地方治安带来了不容忽视的积极影响。现在流动人员多了,强奸之类的恶性案件却反常地少了,不容否认,这些小发廊功不可没,作为一个派出所所长,首要的任务当然就是保一方平安,确保自己的辖地不发生或少发生恶性案件。倡导禁欲主义的文革时期,强奸案时时频发,弄得市民们中班下班都心惊胆战,现在既然小发廊产生了正能量,为何要简单地一禁了之呢?

所以,我的读史结论,容娼之举不仅展示人性,也是从政者的聪明,曾国藩到底不是涂朗轩。

  评论这张
 
阅读(341)|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