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弘天庐

——风横雨冷,博客是我们共同的伞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不加“五毛”和“毛粪”为友,有此癖者请绕开。 对我的博客有兴趣,日后可经常去这个地址看看——误入棋途_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2798703057

网易考拉推荐

寿命的理想境界  

2016-07-18 05:55:12|  分类: 世相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寿命的理想境界

      一个人再怎么高雅,总离不开很俗的“三想”,第一想玉盘珍馐,第二想传宗接代,第三想万寿无疆。有的人伪装艺术,把过日子说成“诗和远方”,想把这“三想”都遮盖起来,表面给你玩深沉,显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脱俗相。我不装逼,向以大俗示人,拒绝大雅。好吃本来就是我的写博主题,这份大俗我从不忌讳。传宗接代的事说起来则有些犯难,因为这事在中国属于做得说不得,除非你打着医生的旗号,否则涉黄,我就遵守公序良俗,避而不谈,这篇小文就专谈人们渴求万寿无疆的愿望。

在中国,渴望长寿的典故可不少,尤其是帝王将相,历代都贡献过渴求长生不死的奇葩故事,直至当代,显示了中国人不想死、不愿死,不甘心死的悠久历史。古代的秦始皇把老不死的愿望寄托在“不死药”,当代的老毛则把老不死的期望寄托在万众齐咒万寿无疆。可毕竟都没避免一命呜呼的事实,且寿数都没超出百姓中的佼佼者,只活了一个平均数还偏下。通常都认为,以他们所享受的顶级医疗水平和保健能力,本该多活几年,只因都是恶贯满盈的国际级罪魁,祸及个人心智健康,并因此折寿。

古代没有科学的养生之道,中国人从直觉里得出了“补”的养生理念,其实是一种“食为天”的自然观,十足吃货哲学的延伸,以为长寿究竟还是吃出来的。但实际上吃货提供的却大都是相反的例子,玉盘珍馐的帝王之家和燕窝山参的土豪之门很少有高寿者。网上还看见一个说法,是人的一生就是吃八吨食物,早吃完就早死,对照一下那些经常暴殄天物却意外早殇的饕餮之徒,还真的能一一对应,而真正的高寿者,我看大都生于衣食无忧但简朴归真的小康之家。显然,吃喝无忧也得适当有度才符合科学的养生之道。

但在老毛实行恐怖政治和白痴经济混合统治的二十多年里,中国百姓集体饿出了精神分裂症,改革开放后刚有了几个钱就集体患上了“拼吃症”,网络上自号“美食党”,以拼死吃河豚的精神力争挽回那些缺吃少喝的年代所造成的损失。但换来的却是三高人群的猛增,糖尿病高血压等吃喝失控引发的富贵病症迅速向低龄人群蔓延,过量吃喝一时成为影响中国人健康和寿命的主因。不能不说,当今的猛吃傻喝之风,正是过去没吃没喝的一种变态反应。

欧美国家信奉的养生之道是运动,与中国以静为养的养生理念正好相反。但要我取舍,我宁信西方的以动延寿。由此可见,期望不死是不可能的,但期望以技延寿则是世界百姓的共同愿望。想想也是,凭啥只有帝王和主席可以幻想死不掉而万岁呢?他们可以通过换血、吃不死药延年益寿,我们小民做不到,但“运动”一下则真的不难办到,上海博友“傻大姐”的方法是每天坚持游泳,我是旱鸭子做不到,河南博友“笑看人生”的方法是长跑,这事我年轻时也坚持过,但现在试了一下,竟然也做不到了。但我试了一个变通的办法,每日晚饭后快走,却轻易做到了,一样可以换取大汗淋漓的运动效果。

我的延寿目标很简单,第一目标是活到退休,能享受一下不劳而获的清福;第二目标是能活到领敬老卡,享受公园免票的尊老待遇;这两个目标难度不大,只要活65岁就行。但第三目标就有点难度,那就是要实现养老保险收支基本平衡,我经过测算,要活到不让自己吃亏的岁数,男人在60岁退休的前提下,也要活到75岁才能达到这一目标。老古话说人生七十古来稀,何况75呢。近来参加了两场同学会,初中的那两个个班,其中的一个班五十位同学有三个“走掉了”,另一个班,五十位同学据不完全统计,也走掉了一个。由此可见,哪怕五十、六十,活到退休享清福的年龄,也绝非任何人想活就能活得到的。第四目标则有些贪婪,那就是要想尽一切办法,用尽一切方法,让社保局亏损。大官们在职期间就可以通过按下贪污这个快捷键迅速实现这一人生目标,我们这些小百姓却无处贪污,没法在在职期间就实现这一人生崇高境界,唯一可行的办法就是退休后尽量多活几年,多拿养老金,从而达到收大于支的目标,从而使社保局在我们的个人账户上显出赤字。而多活几年的手段,除健康的饮食习惯之外,我们唯一能尝试的健康生活方式,也就是“生命在于运动”。所以,每天快走一小时就成了我现在的日课,而坚持不懈的动力,就来自于让社保局亏损的信念。

在我们这个社会还有一种特殊现象,那就是公开说话没法和盘托出心底的全部愿望,上述四个目标当然不是我的全部寿数理想。其实,我心底还藏了一个现在不能明说的第五目标,那就是最好能够活着看到精神世界的彻底解放,到了那时,世界上所有的犯罪组织已经覆灭,国家和地方的领袖概由民选,民让上就上,民让下就下,并由此形成当官须行民意的新执政规范;小民上网都能畅所欲言,出版自由落到实处,同党结社不再是反革命集团,写文不再屏蔽,博客不再封禁,用词不再敏感,监狱不再关押政治犯,评论政要不再被称为“妄议”,“说话”被政府宣布为永远不是罪名,该枪毙的贪污犯一个不留,饿死百姓的渎职官员都要蹲牢房,至于那些如邓亚萍一样动辄让国家资产瞬间清零的无能庸官,除了蹲牢房以外还应罚她个倾家荡产;每个有才人都能找到张扬智慧的场所,残障人士和弱势群体都有一份保底收入,个人财富的积累真正来自劳动所得……。这才是我想活着见到的中国梦想。


  评论这张
 
阅读(253)|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