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弘天庐

——风横雨冷,博客是我们共同的伞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不加“五毛”和“毛粪”为友,有此癖者请绕开。 对我的博客有兴趣,日后可经常去这个地址看看——误入棋途_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2798703057

网易考拉推荐

翻译问题·之二  

2016-05-05 08:23:37|  分类: 谈文论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翻译问题·之二

第一个把《水浒传》译成英语的美国作家是的诺奖获得者赛珍珠,她在三十年代初译出初稿后让精通中英两国语言的林语堂过目,林语堂阅读一遍后赞叹不已。193416日,林语堂与鲁迅等一干《论语》同人雅集聚餐,林语堂意犹未尽,席间话题又勾起了《水浒传》的翻译问题,他说:“水浒”里有不少宋代的俗话,土话,行话以及江湖黑话,不是一般外国人能懂,但赛珍珠委实译得不错,他说第一回只发现了一个错误,赛女士把朝廷的“朝”译成了“朝见”的“朝”。汉语是象形文字,中国人脑子里又先天缺乏逻辑观念,行文中不忌讳同型同音,这类异义同型同音字满篇皆是,确定意义必须联系上下文和语言环境,在中国人是习惯使然,通常并无理解的障碍,但对外国人来说,最难的汉语翻译,却确实就在此处。

 另一种常见的错误就是望文生义,也以“水浒”为例,许多外国人翻译时把武松打虎称老虎为“大虫”翻译成了“great worm”,一条虫再大还能大到哪里?打死一只老虎变成了打死一条“大虫”,勇又何在?简直欺负弱小,把故事说得狗屁不通,反其意而译之了。

  郁达夫接上来插嘴,他说要是遇到这样水平的翻译,只怕李逵嘴里常说的“鸟官”,就该译作“bird  officer”了。大家哄堂大笑。但郁达夫其实也并没准确说出李逵嘴里的“鸟官”究竟是何意思,连发音都错了,那“鸟官”“鸟”字的准确读音其实应该读作“diao”, 普通话第三声,而不是niao,音和义都同“屌”,在古代口语和江南方言里,都含一种极度轻蔑的贬义,即使当今的《新华字典》里也保留了这一解。这玩笑确实有点猥琐,迹近黄段子,却是顶级的下酒菜,既开胃,还养颜。

写这么一段文坛轶事,是想说明,文人偶尔可以庸俗,甚至猥琐,都无伤大雅,胡适和鲁迅都是酒桌上的黄段子高手,用人体不雅器官开玩笑的林语堂还是林语堂,郁达夫也还是郁达夫。识字人唯一不可做的大恶就是泯灭良知谀颂恶魔。前几日有博友悼念另一博友逝世,但我见另一博友指出,此人乃一猫粪,我见了后,对此种悼念就大不以为然,留言说,假如猫粪属实,那就是恶贯满盈死有余辜,在我的眼里,一句颂猫,相当于三层地狱!




  评论这张
 
阅读(213)|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