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弘天庐

——风横雨冷,博客是我们共同的伞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不加“五毛”和“毛粪”为友,有此癖者请绕开。 对我的博客有兴趣,日后可经常去这个地址看看——误入棋途_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2798703057

网易考拉推荐

齐白石的画  

2016-03-07 08:30:57|  分类: 谈文论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朔把齐白石的画说得一钱不值,以为是中国画潦草成章的经典恶例,要是把他这惊世骇俗的差评用于齐白石的山水画,我大致能赞成,用之于他的花鸟画,我就不敢苟同。当然,我对齐白石的激赏仅止于他的中国画技法成就,四九易帜以后,因他善画青菜萝卜,党人硬加给他的那顶“人民艺术家”的桂冠,反而是我眼里最不屑的荣誉。

齐白石在晚年突然暴得大名,起因要归之于徐悲鸿出乎画界意外的提携。抗战后,徐悲鸿主政北平中央美院,力排众议,亲顾茅庐,把他请到了大学课堂,当了“教授”。齐白石虽然也曾在家择徒授业,却从未有过“上课”的经历,要他以一耄耋之身和一张不善言辞的拙口面对一班心高气傲的新式学生授业解惑,让他忐忑不安,不知如何应对,所以不敢接受徐悲鸿的美意。但徐悲鸿告诉他,课堂上你不需说话,只需像在家画画一样,做些示范就可。于是,齐白石就因此而走进了现代中国最高美术教育的殿堂,据说自此之后,他每月坐黄包车到校一次,当场画一张画给学生们看看,凭此作为也算当上了美院的教授,当然还支一份所值不菲的薪俸。其实,他的画,不仅画界外有争议,就在画界内,也有异议,不说那些学有所长的知名画家,就是那些学生也不买账,四九年共军进城,艾青作为军代表接管美院,许多学生就向艾青提议,要把他的工资停掉。艾青说:“日本人来了,他没饿死,国民党来了,也没饿死,共产党来了,怎么能把他饿死呢?”虽然语出怜悯,却并没听从学生的建议,其中当然也有看在老徐面子的成分,那时徐悲鸿也正走红,中国愚蠢知识分子的剩余价值尚未清榨干净,打狗等于欺主的潜规则艾青深谙其理。

 但上世纪八十年代后齐画的拍卖价屡创新高的始作俑者却是日本人。我曾在电视里见过一个专题节目,专门介绍日本的中国艺术品藏家,其中有一位就收藏了几百幅齐白石的精品,都收购于抗战期间。当今齐白石画作的价格就是被这些日本藏家哄抬起来的。

其实,抗战期间一个普通的日本侨民就能收购大量齐白石的画作,由此就可以看出,当年齐白石的润格确实不高,确是布衣画家,虽不至饿死,却也是粗茶淡饭,对待小钱也必须锱铢必较。曾读到一些民国遗老的回忆,说三四十年代,琉璃厂的古玩店都挂有齐白石的画,不过三五大洋而已。老舍雅好收藏,却从不舍得花大钱,所蓄都是些廉价小件,其中就有不少齐白石的画,但他兴致勃然地示宝于郑振铎,见惯了大世面的郑振铎却对他说,真该一把火烧了,虽有玩笑的成分,其轻蔑之意却还是一丝掩饰不了的情绪。五七年,戏剧家吴祖光被打成另类,革除公职下放农村,生活无以为继,妻子新凤霞只能变卖家产度日,其中就有齐白石的画。老舍在琉璃厂见了,就把新凤霞卖出的画作买下来完璧归吴,这事要放现在,那就是几百万的赠与,朋友之间,就算是一件石破天惊的善举。但在当时,无论新凤霞的卖出和老舍的买进和赠与,其实都是几十元的事,这件文坛轶事的可贵之处只在精神而不在金钱。

  其实文革之前我家也有一幅齐白石的公鸡啼晓图,与张善子的一幅猛虎下山图并挂在卧室床头,每天醒来睁开眼睛的第一入眼之物就是这两幅当年并不稀罕的画轴。文革开始后粪土领袖发出了“破四旧”的命令,颂圣之外的一切旧物都在扫荡之列。无奈之下家父只能扯下齐白石的公鸡和张善子的老虎付诸一把秦火,只留下了那两幅画的轴棍,一根被用来做擀面杖,另一根却被家母用来做执行家法的杀威棒。要说中国的这个粪土领袖为何被公认为古今中外的坏蛋之首,其实就在于他一手组织和指挥了一场波及全国的毁灭人类文明史无前例的滔天罪孽,肆无忌惮地杀人放火和草菅人命那些坏事,别的许多操蛋领袖也都干过,他能在流氓领袖的比坏中高分胜出,就因为他在任内从国策的层次上对人类文明成果实行了一场有组织,有计划的围剿和毁灭,中华三千年流传有绪的文化艺术珍品经此浩劫,在民间就荡然无存了,如此文化上的灭顶之灾,却是前无古人的创记录大恶。



齐白石的画 - 弘天庐 - 弘天庐
家中的齐白石“公鸡啼晓”付诸了一把秦火,只能网上找一幅齐白石“双鸡抚雏”聊慰相思。

 

齐白石的画 - 弘天庐 - 弘天庐
齐白石常以日常生活中的实用物材入画,其中就包括蔬菜瓜果,但他又拒绝以奢侈瓜果入画,多以青菜萝卜为内容,显示了热衷平民题材的审美趣味。 

 
齐白石的画 - 弘天庐 - 弘天庐
 
齐白石的画,价格最高的品种,就是他的虾画,他的虾画估价,不仅要量尺寸,还要数虾的数量,一只虾就是一个价格,每多一只,价格就要翻倍。他曾以虾自况,说:虾不浮,藻萍奈我何。他也曾以虾画自得,晚年,他还对友人夸耀,说我这么大年纪,还能把虾须画得这么坚挺,言语间充满了骄傲。但最能证明齐老不老的,我看还是他对女人至死不息以及捞在蓝里就是菜的满腔热情。

 

齐白石的画 - 弘天庐 - 弘天庐
这幅张善子的老虎放在这里,也是寄托我对文革被毁文物的哀思的。

 


  评论这张
 
阅读(285)|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