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弘天庐

——风横雨冷,博客是我们共同的伞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不加“五毛”和“毛粪”为友,有此癖者请绕开。 对我的博客有兴趣,日后可经常去这个地址看看——误入棋途_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2798703057

网易考拉推荐

老姑娘  

2017-05-02 07:57:59|  分类: 世相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女人,可以按多种方式分类,如采用年龄标准,则依次为“女婴”,“女孩”,“少女女青年”,“少妇”,“熟妇”,“老太婆”等,由于“老太婆”难听,古人还为“老太婆”设计了文言雅词,称为“”或“”;如按性格品行划分,则有“淑女”、“贤妇”或“泼妇”、“毒妇”、“荡妇”之别,前褒后贬;如按颜值划分,以百分制为评价体系,则80分以上的被称为“美女”,33.33分以下的则被称为“丑女”,除了这两个小众群体之外,33.33分以上和80分以下的则被统称为“相貌一般的常态女人”。但诡异的是,人们在日常生活中对一个女人是否有性经历也做了划分,那些没有性经历的女人被特别地冠以“老姑娘”名称,意思是那个女人把“姑娘”的状态一直维持到了中老年,并且,有将革命进行到生命终结的趋势。
        显然,有点逻辑概念的朋友肯定看出了我上述定义的破绽,因为我在以上述阐中混淆了“婚姻”和“性经历”的慨念,事实上,既有有婚姻外表而无性关系的名义夫妻,也有有性经验非常丰富的“老姑娘”,许多被人称为“老姑娘”的女人其实并非没有性经历,只是没结婚而已,“老姑娘”和“老处女”不能划等号。但我们外人,对一个女人是否有性经历的判断依据只有“登记结婚”这个事实,是否有性经验,是女人的隐私,误判了,是要被人扇耳光的,所以,在公众场合讨论性经历问题时含混一下,有利于自己嘴巴的安全,免受皮肉之苦,而把所有未婚女人都看做是没有性经历的女人就是一种讨论“老姑娘”话题的安全状态。
        用不着查阅民调机构的统计,“老姑娘”在任何国家,任何时代都肯定是一个小众群体,但在某些行当,却呈现高发状态,比如在当今的国际,传统上由男人一统天下的政坛,现在则经常出现女领袖,而一旦出现了女领袖,则十有八九是“老姑娘”,比如,韩国刚下台的囚犯总统朴槿惠,台湾新上台的菜阿姨,英国的特蕾莎大妈,……世界上就那么几个女领袖,“老姑娘”却占了一大半。原因何在呢?朴槿惠的竞选口号也许能透露了一些秘密,她说:我没有父母,没有家庭,祖国和百姓是我唯一值得服务的对象。韩国的百姓一下子就热泪盈眶了,他们一想,对头啊,老姑娘总统没有家庭,亲属至少就减了一半,想凭借亲属关系而揩油的人就少了,触发总统贪污欲念的概率就会大大降低,百姓们都发了疯一样投了她的票,所以,朴女士成功了。从这一现象上说,要是领袖的产生不是靠“”,而是靠“”,则选民抉择领袖时考量的首要问题显然不是总统做好事的能力有多强,而是做坏事的概率有多低,老姑娘从政,她的无亲少眷,显然能降低因枕边风触发的违法概率,显然更容易获得选民的信任,显然更有利于脱颖而出。当然,实际上并非那么回事,韩国人仅用三年时间就发现上了一回当,老姑娘固然没有家人,但可以有“闺蜜”,甚至比家人更贪婪。相信韩国人在日后的选举中对老姑娘的竞选口号会倍加小心,老朴因“闺蜜门”犯事下狱,能成为韩国政坛上一个亡羊补牢的教训。
       老姑娘扎堆的另一个行当是宗教,无论中西,都有一个由老姑娘组成的宗教群体,在西方被称为“嬷嬷”或“修女”,在中国则被称为“尼姑”。需要指出的是,修女或嬷嬷确实都由老姑娘构成,没有例外的,有有性经验的修女,但绝无结过婚的嬷嬷,在欧美,结过婚的女人是没法进入修道院成为修女的。四九易帜前的上海市西女中,是一所教会学校,校长是一个嬷嬷,她聘请教师,也是以“老姑娘”为优先条件,在基督教的理念里,结了婚的人就没法一心一意侍奉上帝了。但中国的尼姑庵不同,几乎都不问来历,一律来者不拒,许多尼姑其实都是被丈夫家暴逼出家门的流浪者,另一些则是死了男人的寡妇。唐朝时,老皇帝死了,那些没生育的嫔妃也都被送进寺庙当尼姑,理由是,皇帝都有吃独食的偏好,即使死了,也不能让别的男人分享皇帝的艳福,他享用过的女人,只有关进尼姑庵才能让死鬼放心。到了明朝,那个要饭出身的朱皇帝更小气,连尼姑庵都不放心了,自己死了,非得把自己的嫔妃也都关进阴曹地府陪葬才能安心。这些尼姑因都有公知的性经历前科,所以都不能算“老姑娘。当然,也有从小就被送进尼姑庵并终老尼姑庵的一辈子是尼姑的尼姑,她们才是真正的老姑娘尼姑,如来菩萨最喜欢的就是这类处女尼姑,要是尼姑也有英雄须问出处的传统,则这一品种属于尼姑中未被男人玷污的上品,尼姑庵里“师太”的位置理该由她们担任才能获得理直气壮的服众效果,上西天也能占一个先行的位子。比较中西宗教庙堂里老姑娘扎堆的不同原因也很有意思,修道院里老姑娘扎堆的原因是志同道合共同侍奉上帝,尼姑庵里老姑娘扎堆,则是弱女子抱团取暖,携手行骗欺诳众生。
       但俗界的老姑娘则总是被众人视为另类,非老姑娘的女人说起某人是“老姑娘”,总会情不自禁的在“老姑娘”三个字上用足重音,以示与“小姑娘”的区别,那语气似乎一个“姑娘”到老了还没男人光顾,是一桩像开了一家超市却始终没顾客光临一样是一桩理该追究的罪恶。有些有“女学究”气质的女人则会解释,说老姑娘大都或轻或重地会有些精神问题,说完会神秘而意味深长地一笑,言外之意是,一旦缺了男人的阳光雨润,女人就……云云。老姑娘是否都有精神问题,我没有深切的体会,但个别“老姑娘”行为处事与众不同的异样感觉,是颇有一些的。我单位有好几个被称为“老姑娘”的同事,我还不得不频繁地与她们打交道,其中的一个在八十年代末担任我司的总工程师,有职称评审一票否决的生杀大权,那段时间,正是我理该评审工程师的时候,但这个老姑娘总工程师连续三年把我给否了。但要说工作能力和业绩,我那时是公司唯一一个具有独立设计能力的年轻人啊,但她就是抓住我的大专学历说事,说别的工程师都是本科,在她手里不能放低标准,我师傅以及一大批技术干部都为我打不抱不平,但她就是不为所动。开始,我把这反常的原因归结为是我在工作中没伺候好领导。日后,我有了一个独立负责昆山开发区一个项目的机会,我特意通知了施工队老板,准备了丰厚的礼物,邀请她与质检科的女科长一同出席开工剪彩和竣工庆功,女科长一听我的邀请,高兴死了,女总师则没吭声,我以为也默应了,不明确表态,只是维持总师的矜持而已。哪知,开工剪彩没来,后来的竣工庆功,她也拒绝参加,女科长当然也不好意思一个人来,我把礼物带给她们,那女科长说,自己的那份她就收下了,她的那份,她劝我就别送了,难保不被当场退回,把你弄个大狼狈,她说她是个怪人,对你可能有些成见,不过,你也别见怪,她是个“老姑娘”,其实是个好人。我这才知道,我们这位总师除了有个五十年代同济大学毕业生的理工女身份,还有一个五十多岁还未结婚的老姑娘身份,都是小概率的稀罕身份。我的职称问题直到她退休后才获解决。
        另一个老姑娘,是69届毕业去东北军垦的回沪知青,比我大好几岁了,但长得清秀,不显老气,在我们办公室分管后勤,我们领用办公用品以及食堂里的一切开销,都要从她那里经手。这个老姑娘与总师恰恰相反,对我出奇的好,隔三差五,就要来我的办公桌前坐坐,嘘寒问暖,有搭没搭地问我需要什么东西,她立即就去采购,每当买了什么大件的物品,总要渲染一番,她是费了多少周折,她对我的要求是多么的尽心尽力。不过,有一段时间,她对我确乎是有求必应。周围同事总是好心地提醒我,要是没有讨大娘子做老婆的心理准备,千万别湿手搭面粉,否则你甩不掉的,所以,“有求必应”绝对不能包括床要求。我结婚后这个老姑娘结束了实质上的老姑娘状态,成了我们实验室主任的情妇,从那时开始,实验室主任就经常主动要求值班,以厂为家了;而单位里的后勤仓库,就简直就成了实验室主任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家庭仓库,这个“有求必应”的美妙待遇,就由实验室主任来享受了。
       由上述两个案例可以看出,老姑娘似乎不宜承担总工程师或后勤管理一职,担任前者,由于长期性干渴状态养成的苛责性非理性习惯,就容易把我这样的杰出人才给耽搁了,那时我要是一气之下远走高飞,后来公司遇到困难,需要寻找新的出路起死回生,就缺少了一个能迅速熟悉不相关行业的竞标人;也不适宜担任有大量可以家用财物的经管人员,因为有一些老姑娘并没有把革命进行到底的意愿,他们的“姑娘”状态,只是一种迫不得已而已,并在思想和行动上随时准备着切换到非“姑娘”状态,当这种切换的需求显得很迫切时,老姑娘最容易踏入色狼的陷阱,做出公私不分的苟且之事来。女人的利令智昏,十有八九就发生在这一状态。
        那么老姑娘最适宜哪个岗位呢?我看非女生公寓的舍监莫属。民国时代的那些大学校长都是深谙此道的高手,我看过不少民国女大学生的回忆,都对大学时代女生宿舍老姑娘舍监的一丝不苟,严控男女大防的印象非常深刻,许多人由此感慨,女生宿舍要是请到了一个老姑娘来担任舍监,那么,哪怕一只雄蚊子也别想混进去。那么老姑娘为何对这份工作特别容易尽心尽责呢?其实,那些大学校长们是利用了一个心理学原则,那就是嫉妒心理。人性其实是很阴暗的,自己享受不到的东西,往往也不愿别人享受得到,老姑娘自己享受不到性快乐,当然就见不得别的男女的恣情欢乐,并且对任何能导致男女间恣情欢乐的细节都特别敏感,具有刑侦犬一样的灵敏嗅觉,由她们把关男女大防,就能起到防患于未然的作用。 通常情况下,“妒忌被认为是一种心理病态,并非好事,但大学校长们把老姑娘的嫉妒心理用在恰当的地方,就让老姑娘的妒忌心理不露痕迹地变成了担任舍监时尽心尽责的无尽动力,既是坏事变好事的经典案例,也是大学校长们在女学生毕业时还能还给家长一个处女孩子的重要措施。
       在当下的网络语言中老姑娘还有一个近义词,那就是“剩女”,但差别还是很明显的,通常情况下,我们把那些虽还未结婚的大龄女青年,但一直积极进行着切换状态的女人称为剩女,这些女人的特征是,你一旦打开她的手机,一大半都是与男人交往的讯息,所以,暂且的“剩女”只是一个动态过程,与适龄结婚的女青年其实在性质上没啥不同,就像同时出发的马拉松总有快有慢一样,你到了,她们还在路上,仅此而已,但她们也是迟早会到达目的地的一群。那些被人定义为“老姑娘”的大龄女人,其实是通常被认为很难出嫁的女人,比如年龄已大于五十,颜值低于33分,心理或肢体有病,或有残疾,或者有很坏的口碑,比如公认的荡妇、泼妇。当然这都非绝对,世界总是会有特例,比如瘫痪的英国女诗人勃朗宁夫人就在三十多岁时嫁了个好丈夫,有精神病的女作家伍尔夫也嫁了个才子,中国有泼妇之称的XX还在经历了多任男人选剩后的三十多岁时嫁了“猪”。不过,剩女确实是一个很容易耽搁成老姑娘的群体,一个剩女耽搁成老姑娘的概率,大多取决于该女的心态,要是该女始终保持初心,就能有效防止老姑娘终身的事实,我曾见有七十多岁的老太婆依然登征婚广告的,竟然十足煽情,一派生命不熄,征婚不止的劲头,这类在婚姻大业上不愿善罢甘休的女人就总会有革命成功的一天,所以,我们判定一个未婚女人是否老姑娘,假如用盖棺定论的标准,就必须引入心理参数,只有那些心如死灰的女人,才可以在她活着时就称其为老姑娘,对那些“虎老雌心在”的未婚女人,则以剩女称呼比较妥当,可以留有后路。假如套用一个地质学上的名词来形容的话,老姑娘犹如死火山,再也不会喷发了,而剩女则是一座活火山,时时刻刻都有给你一个意外惊喜的可能。以前我们说“寡妇门前是非多”,现在则可以改为“剩女门前是非多”,因为她们是社会上最不甘心安于现状的一族,有“是非”才能寄希望。
        需要指出的是,老处女是严格意义上的老姑娘,老姑娘却非严格意义上的老处女,此乃不得不辨析的题外话了。










       





       





  评论这张
 
阅读(305)|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