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弘天庐

——风横雨冷,博客是我们共同的伞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不加“五毛”和“毛粪”为友,有此癖者请绕开。 对我的博客有兴趣,日后可经常去这个地址看看——误入棋途_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2798703057

网易考拉推荐

泼点冷水  

2015-11-18 11:27:30|  分类: 时闻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借助抗战胜利七十周年庆,“老兵”一词开始火了,那些抛尸异国荒郊野外几十年没人理会,被野狗吃剩的尸骨,如今有人有捧回来祭奠了;那些“狗”活着的,已成了颤颤巍巍,垂垂老矣的皮囊,也被人牵着到处作秀。今年9月还蒙新皇上开恩,给了几千块赏钱,算是补偿过去那些年欠下的卖命钱。于是,当年批斗、坐牢、枪毙,那些耻辱往事几乎都一笔勾销,忆苦开始忘却,思甜常挂嘴上,国军“老兵”一下子从地狱到天堂,再也没人关注事实真相。其实,即使“老兵”,也是一人一个模样,并非都是“英雄”,就整体来说,在“日兵”这个职业军人的参照系面前,他们中的大多数,其实并非一个合格的士兵,根本配不上这样的荣誉。上次写了一篇《国军的“侦察英雄”》,说了一个名叫马玉山的国军侦查兵,深入虎穴探取情报的英雄事例。但是,这样英勇善战的好兵,在国军里少之又少,他们中的绝大多数,其实都是胸无大志,根本无所谓保家卫国的理念,只是一批怀抱一根烧火棍混饭吃的农民。也是看看实际统领过他们的长官笔下的“老兵”形象吧。
       先看当官的。1942年3月18日,日军尚不知国军入缅参战,一小队日军轻装追击一队英军,国军出其不意,半途截击,打散了这股日军。远征军参谋团参谋林蔚奉命写一个战果报告,却笔底生花、牛皮连天,杜聿明是这样描述的:“林蔚报告为一大队,是夸大其词,实际只是一小队”。那么日军“大队”和“小队”之间有多少差距呢?我特意查了一下百度,日军一“大队”相当于国军和解放军一个团,约1100人,小队,相当于国军或解放军一个排,通常50-70人之间。战果报告,略有夸大,应属正常的,哪怕翻倍。可这里的夸大,竟然夸大十多倍!什么叫“离谱”,这就是离谱!国共两党都擅长吹牛,其实并非党性,而是国民性,所以,中国人的战果报告,毫无参照作用,没一点可信度。夸大战果从好处来说,能鼓舞士气,但那好处是虚的,坏处却很实在,那就是会造成决策长官对战场形势的误判。比如,决策长官本来已知对方只有一个联队,占有“知彼”的先机,得知虚假的已消灭一个大队,那就会做出对方已损失三分之一的错误判断,一下子就从“知彼”变为“不知彼”了。尤其是,当得知如此轻易就能歼灭敌方一个大队,就会产生轻敌情绪,然后就容易做出下一个错误的决策,再战知道上当,就很容易从“轻敌”走向反面,变成“畏敌”,杜聿明的远征军指挥史,走的就是这么一条心路历程。后来,当日军占领八莫,切断远征军东归逃路时,他就不敢下一个夺路而归的决心,而是选择了一条逃避战斗,“弃车上山”的绝路。据后来统计,远征军战死缅甸者,三分之二没费日军一枪一弹,是自己走进深山老林后病死饿死的,十万大军只留得四万而归,那六万冤鬼,竟然有四万人死于杜长官“弃车上山”的自毙之策。
       那么责任全在杜长官么?非也!看看当时国军的战斗意志吧:“1942年4月29日,入缅军后方主要基地蜡戌被日军占领,当腊戌吃紧的时候,入缅军各种车辆器材及伤兵等纷纷向国内转运,……争先恐后,或步行,或乘车,同一个目的,就是拼命向后方逃跑,滇缅路上,人车拥挤,途为之塞,……总括就一句话,就是拥挤和混乱。敌人东进的威胁,犹如风声鹤唳草木皆兵”。(摘自宋希濂《远征军在滇西的整训和反攻》。“新28师,新29师均系康泽别动队改编成师,毫无战力,一触即溃”,“而最恶劣的是,(国军士兵)一经与敌接触,即离开公路,各级指挥官失掉掌握”。(摘自杜聿明《远征军入缅对日作战述略》)也就是说,一旦发现日军,国军士兵就自行往山上逃跑,各级长官一下子就手无一兵一卒,顷刻间就成了大大小小的光杆司令。那时的国军士兵,只知道逃命,根本不知还有军令二字。看看中国抗战史,以前很难理解,为啥国军军官死亡比例会如此之高,高成了世界战史之最,其实,这就是解释,当兵的都跑了,不死当官的死谁?我们现在质疑杜长官的弃战决策与其饿死不如战死的理由,那是马后炮,当时,要是他敢下一个“冲过去”的命令,恐怕只有他亲自拿着驳壳枪冲在第一个才会有人跟着,当他被日军击毙后,那后面跟着的也就鸟兽散了。
      小兵畏敌如虎,那么长官呢?也好不到哪里去。第一次入缅作战罗卓英是副总指挥,得知前线战败,他跑得比兔子还快,竟然放弃指挥,领着军部一班人脱离大部队自顾奔命。杜聿明说:“当蒋介石听到罗卓英逃往印度时,曾电令我追回,但他逃得太快,追也来不及。……以后史迪威就控告罗卓英十大无能,把他赶回中国”。可老蒋因为他是自己的“亲信”,就一直把这个饭桶留着,日后与共军争夺天下,由这么一群饭桶主事,假如不败,也真是没天理了。
       以前共产党的宣传总说国军战敌无方,扰民有术,尽管也有夸大之词,但也并非空穴来风,看看宋希濂是怎么说的:国军“龙奎元部原驻滇缅边境及保山一带,听说敌人来了,拼命向后逃跑,沿途洗劫,在保山还抢了银行及许多商店,真是无恶不作。”被抢者“不少人是在缅甸的华侨,他们由于热爱祖国,不甘心受日本帝国主义的奴役,放弃了在缅甸的产业和工作回到祖国来,哪知不仅得不到政府的照顾,反而遭受种种损失和折磨。”(摘自《远征军在滇西的整训和反攻》)宋希濂看到这一情况后他说他做了一些补救工作,但又说做的不够好:“例如,仍有一些司机向华侨勒索车票等情形”。
       那么那些经历了九死一生从缅甸逃回的败兵,也就是我们现在通常所说的远征军“老兵”,其中有些什么样的人呢?也看看宋长官的描述,我:“派了几个参谋副官到保山坝子里各村庄收容散兵,这些兵都是从缅甸溃退回来的,三五人一群,也有几十人一群,大多纪律废弛,跑到乡村里乱抢食物,也不给钱,甚至随便拿老百姓的东西,还任意放枪,弄得乡村惊慌不安,……先后收容了几千人”。请注意宋希濂在“坏兵”比例的判断上使用了“大多”这个副词。也唯有如此,才能解释,为何入缅远征军十万大兵输给了两万日军。陈诚在战后总结,日寇对国军有以一敌十的优势,实在是清醒的认识。
       最后补充两点
       一,我看了宋希濂,杜聿明,郑洞国,廖耀湘等一线指挥官的回忆录,整个缅甸战役,包括后来第二次缅甸大反攻,从没有过国军一次杀敌上千的记录。他们的记录,尽管也可能冒功,但比之当今泛滥各种媒体的文艺青年的春秋笔法,肯定离事实更近(注:现在网上有孙立人一支部队就杀敌十万的荒唐记录)。
       二,入缅作战的远征军全部使用美械装备,人员调动的机动化程度和武器装备的自动化程度远胜日军好几个等级,戴安澜的200师号称中国第一支全机械化部队,(经此一战,全师覆没。)天上还有美国航空队助战,这场战役的失败,与我们常常归结为“武器不如人”的理由风马牛不相及。



        




  评论这张
 
阅读(417)|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