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弘天庐

——风横雨冷,博客是我们共同的伞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不加“五毛”和“毛粪”为友,有此癖者请绕开。 对我的博客有兴趣,日后可经常去这个地址看看——误入棋途_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2798703057

网易考拉推荐

赤膊,(女人篇)  

2015-08-27 09:04:49|  分类: 俗世男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07年,已是大清王朝寿终正寝的前夕,但困兽犹斗,垂死的暮气依然挡不住这头濒死的病虎张开利嘴,吞噬每一个敢于蔑视其权威者的躯体。这年的7月15日,一个凄风苦雨的日子,一名浙江绍兴的年轻女人将因谋划推翻这个王朝而走上刑场,面临砍头的命运。这个女人并不怕死,但面对死刑,她却给刽子手提出了三项要求,其中的两项为“不砍头,不裸衣,……”。刽子手感其大义凛然的一腔浩气,法外开恩,答应了这名女犯砍头不裸衣的要求,难得地给了女犯一个死的尊严。大家都知道了,这个女人就是彪炳史册的鉴湖女侠秋瑾。一名行将处决的女犯,濒死之际,却一味念叨着自己的死相,这里透露了一个重要信息,一个女人的赤膊,与男人的赤膊不一样,不仅仅是文野之分,而是事关一个人的生死尊严,与个人一生的荣辱相关。这个观念甚至也得到了主刑官的认同,他觉得女政治犯与刑事犯不同,尽管罪该当杀,却罪不该辱,所以同意了秋瑾“不裸衣”的要求。

      传统的中国女人不仅视赤膊为辱,就是穿着衣服,也以显露女性特征的形体为辱,中国古人所说的“量体裁衣”,其实是一个很宽松的概念,“量”和“裁”都马虎的很,与胖瘦造型基本无关,就是麻袋开一口子,往下套得住就行,与现代服装设计理论所追求的显示人的形体曲线理念相反,主观上就要求服装具有遮蔽丰乳肥臀性别特征的功能,服装设计显示性别特征都被定义为淫荡邪念。女人在不经意间暴露酮体则更是轰动社会的重大新闻事件。直到二三十年代,留法女画家潘玉良在公共浴室画女裸和刘海粟在上海美专使用裸体模特,都是骇人听闻的重大风化案件,两人都被当局认作是伤风败俗,离经叛道的艺术叛徒,千夫所指,甚至面临牢狱之灾。

       在中国人的文明理念中,不仅真身女人不能当众赤膊,就是画中人也不能例外。上世纪八十年代初,著名画家袁运甫受邀给北京机场候机楼创作壁画,他以泼水节为题,画了一群在河中沐浴的傣族少女,有几个半裸的形象,一时也遭遇社会民舆广泛非议,说是“不合国情”,“有碍观瞻”。于是机场领导出面,劝画家予以修改。但有西方教育背景的袁先生认为,自己壁画所用的技法是抽象的,人物形象都经过了自己的艺术夸张和变形,并非仿真春宫,题材歌颂的正是青春和纯洁,裸体只是一种艺术语言,根本无一丝色情含量,能在这种画里看出色情和淫荡,只能说是他们自己的思想意识出了问题,与绘画无关,所以不同意修改。但机场方面迫于社会舆论的压力,不得已,只能另外叫人,给这几个在河中沐浴的半裸傣族少女戴上了胸罩,其实无非在胸前刷了两道粉色而已。这个故事让我想起了以前学外国文学时读过的莫里哀的一则喜剧,忘了题目,也许是《悭吝人》吧,内中有这么一段情节,女仆穿了一件低胸的 裙装 ,牧师指责女仆有勾引男人的嫌疑,女仆回答,是你自己有了淫念吧?一语道破了伪君子的真面目。其实,对一双色鬼的眼睛来说,一件胸罩根本挡不住那道猥琐的目光,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机场的领导们以为一个胸罩能平息民舆,但实际显露的,倒是中国伪君子们特有的乖张和丑陋,为世界艺术史留下了一个弥天笑话。

       中国女人以赤膊为顶天的奇耻大辱,也就是在这种理念的指导下,中国人就有了一种特有的侮辱女人的方法,那就是当众被赤膊。古代处决人犯时对女犯的当众裸衣就是这一理念在司法实践中惩罚人犯的体现;而现在,我们在网络上经常可以看到,某原配在路上当众把某小三的衣服给扒了的新闻,则是这一侮辱女人的理念在当代民间作为惩罚手段的延续。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上海发生了一件邻里打架事件,一户人家夫妻两人和小姑联手把邻居女人的上衣给扒了。这事要发生在现在,可能也就一件极普通的涉刑案件,但在当时,却造成了轰动上海的重大社会影响,时任上海副市长,主管妇女工作的谢丽娟也为此发表了慷慨激昂的谴责,定性为不杀不足以平民愤的恶性刑事案件。既然市长都表了态,脱邻家女人衣服的夫妻俩和小姑子都被立即批捕,快捕快判,被迅速定了死罪,一个多月后就枪毙了,留下一双嗷嗷待哺的孤儿……。二十多年过去,现在回过头来看,这个判例值得反思之处颇多,强脱人家女人的衣服肯定犯法,却罪不及死,判死刑真的于法无据;市长在法院未依法审判之前即发表定性定罪的倾向性讲话,纯属行政干预司法独立,典型的程序违法,违背起码的现代执政理念;法院置成法不顾,法外设法,按长官意志审判,则是典型的草菅人命。

        要说风俗习惯和思想观念上中外有何重大差别,例子似乎不胜枚举,但要说荣辱或是非观念截然相反的一件,我看非属女人赤膊不可。中国女人一概以赤膊为辱,但外国女人却有以赤膊为傲的例子。曾见过一幅世界名画,描绘了古罗马的一个著名案件,一名妓女犯了法,按法当斩,但她在法庭上当众脱去衣服,展示自己美轮美奂的酮体,包括主审法官在内的整个法庭都被人世间这销魂摄魄的绝顶美丽惊呆了,于是法外开恩,赦免了这名妓女的死罪。这画面让我想起几年前在网上看过的一篇文章,一名武警战士,奉命执行枪毙一名女毒贩,他说面对史上最美女犯,他是真下不了手,无奈之下,奉命行事,执行以后好多年都一直有心理压力,一直有干了一件毁灭美好物件的犯罪感。由此看来,罗马法庭上发生的法外开恩赦免美女罪犯的义举,竟然是那些法官的自我救赎。

        法国现实主义画家库尔贝的创作题材大都来自现实生活,他以自己的画室为题材也画过一幅画,题目就是《画室》,画面描绘了他与许多朋友在画室中的济济一堂,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既有社会名流如法国著名女作家乔治·桑,以及她的情夫波兰著名钢琴家肖邦,也有来自下层的流浪汉。但画面的重心却是他雇佣的女模特,赤膊裸身站在画室中央,神色自若地摆着窈窕迷人的PS。这里举这个例子更想强调的是,画家在模特的脸上赋予了一种怡然自得的神态,却没有一丝自惭形秽的羞涩之意,充分显示了女模特对自己体型的高度自信。我们徜徉欧洲街头,到处都是各种材质的女人体雕塑,既有那种变形的现代派人体雕塑,也有高仿真的古典女人体雕像。与中国北京机场引发的非议相反,在欧洲,对这些赤膊女人的美术作品抱以非议的态度,正是没教养的表现。欧洲人给我们提供了一种迥然有别于我们的女人赤膊理念。

         说欧美艺术品中的女人都不惮于赤膊,这话大致不假,但要说现实中的女人也都勇于赤膊,那当然也是不符合事实的谬论,我们观察欧洲女人在公众前的赤膊行为,大都发生在这么一些场合,一是艺术领域,比如艺术院校或私人画室影棚里的模特,那是展示一种令人销魂蚀魄的美,这种理念近年也为国内接受,艺术院校开始录用裸体模特尽管遮遮掩掩,却也不是新闻,只是我们把充当裸体模特称为“为艺术献身”,委实有点让人觉得啼笑皆非;另一种是商业娱乐行业,比如脱衣舞场、酒吧或其他一些商业助兴表演场所。但同样的情形在中国却属于“淫秽表演”,是重大刑事犯罪,组织者甚至有杀头之虑。另一种很难界定属性,在欧、美、澳等国海滨,有许多“天体浴场”,不管男女,到了天体浴场,都必须赤膊,甚至光屁股。中国的娱乐界名人邓丽君和林青霞曾结伴前往一试,在法国的天体浴场脱光了衣裤晒太阳,被狗仔队拍了个正着。但外国女人赤膊光屁股都不是新闻,两个中国女人跑到法国海滨的沙滩上裸体晒太阳就成了掀翻舆情骇人听闻的重大社会新闻,什么样的评论都有,五花八门,就是找不到一个正能量的。但更值得我们注意的是,在欧美,由于女人赤膊并非“坏事”的理念,在现代主义的日渐占据主流思想意识领域的社会氛围下,女人赤膊渐渐演变成了一种极为丰富的社会语言,成了一部分女人表达情绪和思想意识的特定方式,甚至成了一种具有当代性标志性风格特征的行为艺术。网上经常可以看到欧美一些国家的女人举行裸体游行,浑身一丝不挂,或只挂一丝,或步行或骑自行车。我不懂外语,看不懂她们举的牌子写的是什么诉求,看中文解释,才知道内容也是五花八门,有抗议强奸的,也有提倡环保的,还有要求同性恋合法权益的,甚至还有抗议俄罗斯入侵和肢解乌克兰的……等等。

       但无论如何,女人当众赤膊的行为总非传统淑女所认同,至少在目前,我们还是可以下一个无论古今中外概莫能外的结论。曾有朋友跟我说德国大妈总理默克尔也有在海滨浴场当众换泳衣的照片在网上流传。我说换泳衣,正说明默克尔并非想当众赤膊展示自己的酮体,否则的话就是裸体游泳了。至于换衣环节中的一张照片,无非显示了狗仔队的尽职和敬业而已,至于默克尔换衣不避人,那正是她实乃平民总理的本色,对待百姓就像对待家人一样,也是欧美人体概念的一个活生生的诠释——是多元文化的一种理念,却绝对不是邪恶,更与淫荡无关。

       女人赤膊的另一种常见情况是非洲和太平洋岛屿上的一些居民,但她们以膀妇形象示人的理由实在太简单了,就是因为气候太热,穿衣服肯定是死要面子活受罪。当然,在她们那里,女人赤膊也就因习以为常而无法成为话题了,女人的膀妇形象从来不可能因此而形成淫荡的风俗概念或风化罪的犯法理念。可由此可见,任何“文化”,都不能脱离生活本身要求的“舒适性”前提,如果我们以文化人自居,在那些地方提倡女人也必须穿衣,那就是罪不容赦的顶级装逼。

 

 

 

 

赤膊,(女人篇) - 弘天庐 - 弘天庐
面对女人赤膊,这些政要们的各种表情,实在有趣,从这里也可管窥人类“文化”的虚伪性一面,丧失坦诚,是东方传统文化的大罪。
 
 
 

`
  评论这张
 
阅读(754)|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