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弘天庐

——风横雨冷,博客是我们共同的伞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不加“五毛”和“毛粪”为友,有此癖者请绕开。 对我的博客有兴趣,日后可经常去这个地址看看——误入棋途_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2798703057

网易考拉推荐

赤膊(男人篇)  

2015-08-24 09:44:22|  分类: 俗世男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忘了是哪个作家的回忆,是说一次拜访周作人的经历。那天,他敲开了八道湾周府大门,开门的正是周作人,但未及说话,周作人又迅疾把门关上了,客人正纳闷之际,周作人却又来开门了,原来,那天大热,周作人正赤膊在家,有人敲门,本以为是家人,但开门后发现,是一位从未谋面的生客,于是,他迅疾关上大门,跑回屋里穿了一件汗衫再出来迎客。这位作家还说了一个周作人待人接物的细节,说是他哪怕送人一枚小小的图章,也要亲手用卡纸糊一个纸盒,他说这些事例,其实都是一个意思,无非是说明周作人是一个极其讲究“包装”和礼仪的绅士。

       周作人以在客人前赤膊为窘,无论肉身还是礼物,都须穿戴包装后才能面见客人,显然,在他的理念中,他是认为,赤膊待客是一种不雅不礼的士林犯忌。但与周作人同时代的著名北京人力车夫“骆驼祥子”则肯定不会这么认为,大热天,男人赤膊见人正是季节里应有的风景。那么是否所有的士大夫阶级都如周作人这么认为呢?显然也不是,这个世界总有例外的另类,“东床坦腹”便是一个著名的典故,这是一个王羲之赤膊相亲的故事,似乎那位后来成了王太太的大小姐还特别欣赏这种不拘小节的风度,也许她认为,一个大丈夫,倘若非如此形实相彰,还真的就无法证实你的坦荡胸怀和倜傥形象了。

       平心而论,一般情况下,男人向无赤膊为羞的概念,男人的天体唯尚论似乎是世界各国各民族的公论,由此看来,周作人的穿衣待客之道纯粹是人类文化过头后的矫情,就效率而言,是一笔负资产,周作人在大门口的一个耽搁,客人间要少说多少话啊?同时也说明,文化,是有钱和有闲阶级的装饰品——高雅,但没用。

        处于生存竞争前线的阶级成员显然大都没赤膊为羞的概念,水浒传里的好汉们大都以喝酒少为耻,却从不知赤膊为羞,不仅经常忘了穿衣,就是穿了衣服,一旦有事,情不自禁间第一个下意识的动作也是脱衣服,为啥?因为穿衣服妨碍打架的效率,赤膊打起来才爽啊。我看过《水浒传》的连环画,黑旋风李逵是经常赤膊的一个;鲁智深那件袈裟也从没端端正正系上纽带的时候;浪里白条张顺的赤膊自然是为了游泳方便,而浪子燕青的赤膊则是为了秀一秀那一身健美的纹身和肌肉,已经具有现代潮男的范了。《水浒传》连环画的画家们显然都精研过赤膊男人的经典品性,不愧是连环画的经典巨作。

        中国另一本经典的男人书《三国演义》,也为赤膊留下了经典场面,曹操爱将许诸与马超大战三百回合,尽管不分胜负,就因为许诸的赤膊而战而青史留名了。

       其实,吕巷斗殴与战场厮杀是两种有本质区别的打斗,前者以痛为止,本意仅在惩罚,手下自然留情。后者却意在索命,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招招都对着对手的死穴,所以,防卫就凸显重要,是不败之本。赤膊能给打斗带来身手宜于施展的便利,却留下了宜于遭受致命攻击的缺陷,因此,权衡利弊的结果是各有所取,在不是重大妨碍的前提下尽量完善防护手段,战士上了战场一般都不愿赤膊,都愿意披挂一些东西,以此作为护身的手段,那种东西就叫“盔甲”,哪怕对施展手脚有所限制,也在所不惜。这也是许诸与马超的赤膊之战之所以青史留名的原因,因为这种不要命的战法太稀罕了,违背了战场常规,既具有很大的新闻效果,也具有渲染氛围的情节性。许诸为了在打斗中更便于出手,孤注一掷地在鏖战中脱去盔甲,赤膊敞开胸脯软肋,是一种不要命的战法,罗贯中浓墨重彩铺陈这一段情节,既显示了许诸莽撞的人物性格,却也是表现许诸报答主子的 一片忠心,反过来,这也是赞述曹操善于笼络人才为己而用的领导艺术。

       由于许诸的赤膊之战有“不要命”之称,于是,“赤膊上阵”也就有了“不要命”的寓意,喻含了一份迹近傻蛋的鲁莽之义。三十年代,鲁迅以骂人著称,一时间谤议蜂起,有人说,鲁迅虽然骂人甚众,但骂的却都是手无实权的文人,他是只挑能骂的骂,对那些实权人物,他是不敢骂的。鲁迅回应,他说说这些话的人是想挑唆我学许诸的样,赤膊上阵,但他却是不屑于这份鲁莽式的勇敢,他说一个好战士的基本功,就是在保护好自己的前提下攻击敌人。这份辩解策略,如今网上那些只骂已揪出来的贪官,不骂屡出贪官的制度和世道的网友,大概也能拿来使用。

            古代是农业社会,当赤膊成为一种行为艺术的时候,尽管也有推销自己的功能,比如王羲之的东床坦腹,但大都不具商业价值,赤膊难以换钱。十八世纪以后,世界开始进入资本主义,赤膊也就渐渐地打上了资本的烙印。在我的印象里,有两次商业性的赤膊秀记忆犹新,上一次是英国足球运动员贝克汉姆的访华,他在大庭广众下优雅地褪了一下衣衫,秀了一下他的胸肌,结果引发全场女粉的一片尖叫……,相信那身肌肉的形象在日后相当一段时间里都会成为那些女粉展开性幻想时的美妙图景,有助于成事时心神俱爽。据说小贝那次访华的品牌代言费是上百万欧元。嘿嘿,毕竟是名人的肚皮,就是价值连城,要是换我来袒胸露腹,估计还得罚款。这并非戏言,因为我写此文时记忆尤深的是另一次赤膊事件,前不久,深圳一家饮料公司雇佣了一批外国人,模仿罗马角斗士赤身裸体的形象,在大街上进行商业宣传,被中国警方取缔,理由当然不是赤膊,而是聚众闹事,引发围观,影响交通和治安。由于这些外国人与我一样,都是些微不足道的小人物,中国警方的不友好举动也就没造成啥国际影响,只是好事的网友随手拍了几张颇具滑稽意味的外国人赤膊照片,放在网上,让国人围观。

       当然,男人公然以赤膊为亮点的赚钱营生就是健美表演,当年奥地利穷小子施瓦辛格就以赤膊秀肌肉而在美国站稳了脚跟,进军好莱坞成了著名的打斗影星,并藉此赢得了无数美国女人的青睐,纷纷以上了他的床陪睡为荣。

       但普通男人想用赤膊来抓眼球委实有点困难,原因就在于男人赤膊是常态,所有的常态都难以成为新闻看点。想当年空调未普及,百姓家电风扇都稀罕,大暑天都聚在马路上熬夏乘凉。那时,上海的马路上一到晚饭后,你一眼望不到边的都是一片齐刷刷男人的光脊梁,周作人在生人前不露肚皮的风雅绅士观念真的没法推展。现在空调普及,在家孵空调都要穿件衣裳,怕的是着凉,需要渐成习惯,现在马路上不要说光脊梁,就是穿背心的也少见,偶尔你能发现个把,则肯定是外地来沪人员。这一事实充分证明,坚实的文明礼节和风俗习惯,必须建立在与之相适应的物质基础之上。

       相比之下,男人赤膊常见,男人因赤膊而成为历史名角却不常见。有人问我重庆雷书记大战赵红霞女士,在视屏上留下12秒赤膊画面,在网上广为流传,能不能因此像东床坦腹一样成为红色官员嫖娼时赤膊上阵的著名历史典故?我回答毫无此种可能性,因为八千万共产党员中这样的角色太普遍,长江后浪推前浪,雷振福这个行政级别只能拍死在沙滩上,近日揪出的几个军中大老虎个个玩小三的能力都比他高上好几个百分点,历史还轮不到他来逞强。

 

 

 

       

  评论这张
 
阅读(417)|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