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弘天庐

——风横雨冷,博客是我们共同的伞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不加“五毛”和“毛粪”为友,有此癖者请绕开。 对我的博客有兴趣,日后可经常去这个地址看看——误入棋途_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2798703057

网易考拉推荐

人命的价格  

2015-06-09 13:31:52|  分类: 时闻解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东方之星”以它在长江中完成的一个180度转体侧空翻高难度动作而成为2015年六月上旬国际要闻中当之无愧的世界之星。随着“东方之星”成为世界之星,它那凄艳的一个转身也留下了许多迷,但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许多迷也都在一一解开,比如,促使它侧翻转体的动力是哪来的?现在说是“龙卷风”,由于这股龙卷风有点邪,只刮沉了“东方之星”,边上其他小船却秋毫未损,这个道理却没人能说清,超出了我们的常识。但我们知道,有了龙卷风的天灾解释,至少与责任事故就可撇清关系,这却是常识之内的问题,而这一点归结到最后,却多少都会影响那些落水怨鬼最后的定价。
        随着时间的流逝,能救活多少人的悬念也在消失,尽管时至今日还有“失踪”8人的不确定因素,但接下来还能找到的只可能是死尸,而不可能再有活人了,于是,沉船死亡人数就可定格为一道小学两年级的算术应用题,试解一下:456-14=442;答:6月2日长江沉船事故合计死亡442人。于是,“东方之星”成为灾星后只留下最后一个疑问了,每人赔多少钱?这个疑问,也就成了“东方之星”日后唯一还可以在容易集体健忘的中国百姓口中津津乐道的新闻价值了。
       文艺青年读到这里,一定会觉得我太冷血了,怎么可以给人命议价呢?他们会引经据典地说上一大通生命无价的道理。但是!可惜!中国的公务员们可从来不是文艺青年,当你很不幸地成为“家属”,你必须与这些非文青打交道,当你用文艺青年的理论说事,他们会让你发现和体会,什么叫撞上橡皮墙的滋味,那是一种你想撞死却撞不死的东西,一种坚强和柔软结合得天衣无缝的坚壁。
       依稀记得,八十年代,就有人统计过我国历年的工伤赔偿制度,虽然随着物价的上涨,总体上也有向上提升的趋势,但直至八十年代,大体上总维持在十头牛的价格,而这个价格,在八十年代,也就是万把元左右。
       不得不说,上海人确实是全国经济细胞最丰富的一个族群,不断有人挑战这个“十头牛”的人命价格赔偿体系,几乎每次撞橡皮墙形成突破,都是由上海百姓完成的。也是八十年代,一家浴场发生了浴客触电死亡的安全责任事故,那位浴客是一位年赚百万的老板,而浴场想按普通工伤死亡赔偿标准结案,家属当然不同意,于是闹上法院,法院当然只能坚持人人平等的原则,但也不得不承认,家属要求特案特办,区别对待,有其合理因素,十头牛的不变标准就此打破。后来,在延长路口发生了一起交通事故,上海工业大学一位教授被撞死,法院也责令肇事单位超规格赔偿,以符合“教授”的特殊身份。由此可见,人命在现实中确实有上下浮动的空间,你要是太过老实,立马就把死人贱卖了,这是要吃饭的文艺青年也不得不正视的现实。
       十五年前的世纪之交,我们的事故死亡赔偿标准,就全国来看,大体还维持在十万上下,那年,我单位一个铲车司机,在工地压死了一个路人,我参与了赔偿谈判。当然,我那时的职责不是帮助家属抬价,而是协助肇事单位想方设法压价。我采取的压价办法是两个,其一是“哭穷”,为了给家属制造穷单位的印象,首先关照全体员工,家属来单位谈判期间,所有员工禁穿名牌服装。另一个办法,就是制造一个慈悲假象,那时正好要发放一笔奖金,财务已做好了银行提现单据,当家属来单位为人命议价时,我就拿出那张价值十万的提款单说,我单位员工为表达歉意,决定集体捐出这笔奖金,这笔钱不算在赔偿标准之内,以寄托哀思。这一举动迅速感动了家属,压抑了他们漫天要价的念头,谈判顺利进入了和谐的渠道。后来,在我们领导的预算内,以十六万的价格谈妥了一条人命,而当时农业户口的国家赔偿标准,各项费用加起来不过六万左右,我们给出的人命价格,堪称人道。
       新世纪第一个十年,当矿工事故死亡国定赔偿金还在十万左右徘徊时,也是上海率先突破了这一瓶颈,2010年上海胶州路火灾,赔偿金第一次成倍猛涨,达到了近五十万。而后,上海的交通死亡事故赔偿,大致也执行了这一标准。前年,崇明岛上五位道路绿化工人被过路车辆撞死,都是六七十的老太,尽管雇工单位有违章用工之过,但肇事车单位仍然给每人赔了五十万,个别年轻点的还略微多了几万。
       但现在五十万肯定解决不了问题了,因为今年元旦,上海外滩发生大规模踩踏死亡事件,市府给出的赔偿金达到了百万,这个赔偿金额,又是一个标杆,可以当做长江沉船死亡人员赔偿数额的参考,根据我的判断,除了外籍人员,大致都只能在这个数字上下五万之内谈判。漫天要价是不可能得逞的,但软磨硬泡,说出正当理由,争取小额浮动,却是完全可行的,我们就拭目以待最后一个谜底揭晓吧。
       需要补充的是,我们都不得不接受这么一个事实,渴望平等在中国永远只能是一个理想,而这个不平等最终都会在死人的价格上体现出来。当年,大韩航空一架飞机在上海坠落,大韩航空对中韩两国的旅客实行了两套赔偿方案,金额有十几倍差异的悬殊,中国旅客的家属当然不同意,以“同命同价”的理由上诉韩国法院,但被人家一句话驳回了,中国人在中国死亡,按中国国情处理赔偿定价情理皆通,大韩航空已经法外开恩,给了你们几倍于国定价格的赔偿,别给脸不要脸了。韩国法院的道理在国际上能行得通么?肯定行不通,但为何敢欺负中国旅客呢?为何中国政府无法支持百姓闹事呢?大家都明白,人家抓住的就是我们社会主义特色的软肋,它的这个赖皮政策。针对的就是中国这个赖皮国情,因为中国政府经受不住韩国法院对中国国情的诘难。
       最后一个告诫,当你不幸成为“家属”,千万切记,“人命无价”只能是挂在文艺青年嘴里的口头禅,丝毫不解决实际问题,这是一个针对活人的理念,而人一旦意外横死,就只能谈一个价格了,世界就是这么一个骨感的存在。
 
 
 
 
 
  评论这张
 
阅读(445)|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