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弘天庐

——风横雨冷,博客是我们共同的伞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不加“五毛”和“毛粪”为友,有此癖者请绕开。 对我的博客有兴趣,日后可经常去这个地址看看——误入棋途_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2798703057

网易考拉推荐

有个叫“约翰”的中国人  

2015-06-23 14:52:12|  分类: 谈古论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些中国人的名字其实是外国人,我上过当,比如,晚明著名书法家王铎写过一个草书手卷,好的不得了,题目是《赠汤若望》,是一首五言律诗。我在相当一段时间里都一直以为这个“汤若望”一定是王铎的一位同事或好友,理该是个中国人。但后来看了徐光启纪念馆才知道,汤若望不是中国人,是意大利人,明末在朝廷服务的传教士,是开启中西文化交流的先驱之一,明末的抗清利器西洋大炮就是通过他们引进中国的。同样,当我在张中行等老一辈文人怀念清华北大的旧人中看到马约翰这个名字,也曾想当然的以为一定是一位可敬的外国教授,其实也错了,马约翰不是外国人,是典型的中国人,民国清华大学的体育老师,是中国大学开创体育教育的先行者之一。

        中国文化有重文轻武的传统,文人不以弱不禁风为耻,与西方育人成才的文化理念完全背道而驰。虽然经过中英、中日等一系列中外战争,中国以完败的结局充分暴露了中国文化中个人修身养性轻武的缺陷。缺乏体育精神的文化则不具竞争意识,没有竞争意识,在竞争的环境中安能不败?但直至“五·四”,体育育人的理念也还是未渗深入中国新兴的学校教育,而那些具有教会背景的学校则得风气先,首先在学校中引入了体育课程,但大多不为学生和主管部门重视,视作可有可无的装饰。而马约翰,则是这个时期逆势而行的先驱,实乃体育教育在中国学校中扎根的开创性人物。

       中国的名人堂里,很少能见到为体育老师立传的例子,马约翰有一席之地,当然不是因为取了外国名字。但马约翰就读的大学,倒确实由外国人所办,是上海著名的教会大学圣约翰大学,奇怪的是,学的却是理科,最后还读了一年医学。进入清华任教,最初也是教化学,就所学学科而言,与体育完全不搭界。据马约翰自述,他学生时代唯一一件与体育有点关联的事,却是一件出格的事,与一个美国教授打了一架,他没说胜负,但我估计至少没输,否则他不会引为自豪。

       但我的钦佩马约翰,却并非这件打架没有败于美国佬的事例,而是他在清华执教几十年,不计个人利益得失,坚持体育育人的执著信仰,所体现出来的所有先驱者共有的精神素养。

       那时的中国学生都不愿运动,学校采取的方法是在下午4—5点关闭图书馆、教室和宿舍的大门,想把学生都逼到操场上。但有些学生还是想方设法躲进各处角落,不愿去操场,马约翰就各处寻找,把他们一个个请出来,但并非罚过记分,而是与他们一起玩,通过玩的方式,诱导学生喜欢户外活动,这种身体力行的教学方式,很能获得学生的欢心。

       当然,清华的体育一向在民国各大学领先的原因还在于它实行了一条体育不及格不能留学的一票否决制政策,极大地起到了促使学生积极锻炼身体的作用,施嘉炀、梁思成等,当年都是清华的运动健将。但同样的政策其他学校也有,为何不能收得清华那样的效果呢?其实还有一个执行问题,而清华之所以好政策取得好效果,就在于有了马约翰这么一个不择不扣的执行者。据说,吴宓就因为跳远不及格,比规定少了20公分,马约翰就是不通融,直到吴宓跳了12英尺的规定距离才放行,而那已是半年以后了。我们现在的中考名义上也有体育不及格一票否决制的政策,但谁都知道,这是一条名同虚设的政策,学生、家长和老师都会采用各显神通的办法让学生取得虚假的好成绩,而有些无良体育老师,则借助这条政策,把手中的权力变成了自己的敛财之道。

       当然,马约翰让自己在社会上出名,走的还是常规路子,是建立了一支冠军球队。在二十年代,北方大学盛行篮球,足球则在南方大学中较为盛行,但马约翰发誓要建立一支能打败南方球队的足球队,几番努力后,清华足球队终于打败了当时公认最强的交大足球队,成了当时轰动北京城的重大社会新闻。在那个还没有俱乐部球队的年代里,大学间足球赛,也就代表中国最高水平的比赛了。

      按说学校体育教育和球队出了成绩,校长该论功行赏才是,但实际情况却未必,那时,中国传统文人重文轻武的习惯性思维一时还难以改变。罗家伦长校清华后,觉得教体育的也称“教授”不成体统,于是,把马约翰等一干体育教授降职降薪,改称“教员”。当时其他人不愿屈就,就辞职而去,但马约翰却坚持下来了,并没把这份不满情绪带到工作中去,依然满腔热情地投身于清华的体育育人工作,持之以恒,无论学生体质还是球队成绩,都获得了社会广泛的赞誉。那年,马约翰带队去天津参加华北足球赛,取得冠军而回,全校学生列队欢迎,燃放烟花爆竹,把马约翰抬进校门。这一幕显然感动了罗家伦,让他深刻体验了一把体育凝聚人心的作用,是一种文明的战争,也是文化过程中保持人类进取心的最佳育人手段,罗家伦立即恢复了马约翰的教授职称,恢复原来的薪水,还亲手授予他一个银杯。

        按说,这段传统文化人轻视体育的误会就可以以罗家伦实际上的改错认错而结束了,但马约翰有个外国人的名字,却有一付爱记仇的中国人心肠。四九易帜后他旧事重提,给出的结论却是:罗家伦“只是把体育当做沽名钓誉的工具,能猎取到名利,就要你,不能,就一脚踢开。”平心而论,那时体育还比较纯粹,基本与商业无关,学校体育取得好成绩能获得些虚名是存在的,要说实际利益,肯定谈不上,否则,那时体育就不可能没有商业赞助了,出色的体育教授也用不着等待罗家伦们的施舍。说罗家伦为自己的名利而决定对体育教育的重视与否肯定是不实之词。我们现在还原这一段恩怨的本质,应该还是新老两个时代过渡时期的观念转型问题。马老是体育专家,并不懂政治,臧否人物,却也未能避免陷入泛政治化泥沼的时代窠臼。但马老这段评论罗家伦的话,用在评论当今政府的体育官员或部门,我倒是觉得百分百贴切。

   

 

 

 

       

 

  

 

 

  评论这张
 
阅读(260)|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