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弘天庐

——风横雨冷,博客是我们共同的伞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不加“五毛”和“毛粪”为友,有此癖者请绕开。 对我的博客有兴趣,日后可经常去这个地址看看——误入棋途_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2798703057

网易考拉推荐

讹诈  

2015-05-08 09:50:23|  分类: 谈古论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讹诈,是指一种通过语言或实物暗示施行的以心理恐吓为手段达到控制对象为目的活动,是古今中外流氓常用的混世伎俩之一,而那些不具备真正开打实力的小流氓出此招数的频率更高。也许是近墨者黑的缘故,古今中外的公安人员在破案时也惯用此策,沈括在《梦溪笔谈》里就说了这么一件古代公安人员用讹诈的方式破案的例子。

      故事说北宋的陈襄任建州浦城县令,有一回,某人丢了东西,事发现场就那么几个人,可以确信嫌犯就在其中,但却无法确证是哪个。陈襄就对嫌犯们说,某座庙里有口钟,能辨认盗贼,如果盗贼的手摸了那钟,钟就会发出声响。随后,陈襄就命人把那座钟抬到了县府后厅,当着嫌犯的面举行了一个隆重的祷告仪式,祈求神明显灵。又命人用帐幕把钟围起来,然后把嫌犯们领到钟前,让他们一个挨一个地伸手摸钟,等每个人都摸完了,陈襄便让嫌犯们把手摊开,结果发现,大家手上都有墨,只有一个人手上没墨,陈襄立即说,这个人就是真正的盗贼,将他拿下。后来经过审问,此人如实交代了盗窃经过。有人问起陈襄破案之策,陈襄说,他给钟暗中涂上了墨,讹骗犯人们说盗贼摸了钟,钟会响,那些没偷的心地坦荡,不怕摸钟,而那个盗贼信以为真,不敢摸钟,结果反而露了马脚。

             冯梦龙的《智囊》提供了一个相似的故事。宁海某地有一群妇女聚会时,其中一人衣物被盗,正巧当地官员胡汲中路过那里,丢了衣物的妇人就央求 胡汲中替他寻回衣物,胡汲中便将所有当时在场的妇女全部集中,并在每人手心里放了几粒大麦,说我已要求神明在天上监督你们,凡盗取衣物的人,在绕佛像几圈后,手中的大麦就会发芽,然后,胡汲中就坐在一旁观察那些妇人的表情,结果,他发现有一名妇人频频张开手掌查看手中的大麦,于是命人将这名妇女拿下,经过审问,盗窃衣物的果然是她。

        古代办案人员在这两个案子的侦破过程中所用道具不一,推理逻辑却高度一致,即只有真正的案犯才会行此不必要的规避,这个推理非常合理地利用了“做贼心虚”的心理特征和心理规律。当然,如此利用近乎儿戏的手段来破案也需傻货案犯的配合才能成功。显然,这两个故事中的古代公安都是无神论者,所以,一开始就对对手具有先天的智力优势,设局讹诈才有了成功的可能,他们都充分利用了中国人的信佛其实脱不了拜鬼的本质,充分利用了拜鬼论者迷信菩萨会显灵的神迷意识,在自食其果的情节上可以说也是一种请君入瓮思路的创造性发挥,确实是一种对付傻货案犯的有效手段,堪称讹诈唯一所能起到的正能量了 。

        要说四九易帜后六十多年来新政府还做过什么值得点赞的事情,五六十年代大力开展的破迷信运动是很少为我极度赞赏的一件事情。因为这一运动,使我与农村和小城市长大的孩子有了本质区别,几乎天然地隔绝了迷信思想的侵蚀,对那些五迷三道的鬼话和求神拜佛的蠢行具有天然的免疫力。可以这么说,古代公安的这些伎俩对我这类人是毫无作用的。但是,公安采用讹诈的方式辅助破案的思路却永远不会消除,当代公安的讹诈方式与时俱进了,我们可以从影视中的法制节目里看到,嫌犯出入的场所总是高悬着这么一条标语,“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可任何一个有过劳教经历的刑释人员都可以告诉你,真正实行的措施是反的,你交代的越多,判罪的年份越长。所谓的“坦白从宽”,其实是一个让你心存侥幸却并不兑现的讹诈。

 

 

 

 

  评论这张
 
阅读(387)|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