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弘天庐

——风横雨冷,博客是我们共同的伞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不加“五毛”和“毛粪”为友,有此癖者请绕开。 对我的博客有兴趣,日后可经常去这个地址看看——误入棋途_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2798703057

网易考拉推荐

风从何来?  

2015-06-04 09:47:53|  分类: 谈文论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现在无限怀念民国,其中原因之一,就是那个时代培育了好几位敢于和善于骂人的文人。

       说起民国敢骂和善骂的文人,我们第一想到的往往是鲁迅。其实,鲁迅的骂人多是文字,是广义的“骂人”,而实际上,他在生气的场合,通常并不开口,惯常采取的任性方式,往往都是佛袖而去,不告而别等等,而不是开口即骂。估计他天生有金口难开的脾性,谁佛了他的逆鳞,惹了他脾气,他都是先闷在肚子里,等待发酵,然后才酝酿为嬉笑怒骂、鞭辟入里的千古骂文。由此看来,鲁迅的擅骂,其实是善写骂文。相比于那些仅仅擅长口头创作的骂家,这等一流本事给他的成名成家带来了诸多实在性好处。第一好处当然是换钱,鲁迅的骂文有诸多忠实粉丝,是报刊杂志抓眼球、引围观的热源,刊载他的骂文,报刊杂志老板都要给超高的稿费,书商结集出版,要支付超高版税,鲁迅是中国历史上少有的以写作成为百万富翁的专业作家之一。其二是传媒学上的好处,同样一句骂语,当场能听到看到的总是少数,少则几人,多至几十人,但一旦形诸文字,通过传媒,受众面就成千上万倍地扩展了。扩展的不仅是受众面,还有时间,口头创作,历史留不住,时间长了,人们就忘了。但鲁迅的擅骂,却通过文字流传下来了,遗响不绝,他那冷嘲热讽,一剑封喉的骂语风格,成了骂坛一景,归入了人类宝贵的文化遗产。

        但我看到陈明远在《那时的文化界》一书中,有一份将近二十人的民国擅骂文人的名单,其中却偏无鲁迅大名,让我百思不得其解。看来,那份名单的选家,确定擅骂敢骂的那个“骂人”,采用了通俗语义上的那个语境,会写骂文流传于世,却避免当众让人难堪,反而是不在其中的,擅骂敢骂的评选标准,是必须以当面诘难为准。

       假如说,擅骂的衡量标准是语言的艺术性,这是骂文的上品,那么当面诘难的品第衡量标准,却应以一个“敢”字为重量砝码,那份名单的评选就是如此,这些入选的擅骂文人,骂相千姿百态,但共同点是,都以当面敢顶撞老蒋出名。当时的媒体评论,当年国民党开参政会,这些人是“蒋介石最害怕起立质询的参政员”。

       这份名单以马寅初和傅斯年为首,其中也记录了几件隐没在历史皱褶里的往事,是那个时代文人尚有发言权的最好注解,骂者的极度放肆和被骂者之间的宽容体谅,共同构筑了中国由帝王专制向民主宪政过渡时的一道短暂而靓丽的天际线。

       马寅初在抗战爆发前就出任国民政府立法委员,兼经济与财政委员会委员长。抗战初期,他以专家身份考察战时经济,对国民党军政人员大发国难财极为不满,他将这种情况概括为“前方吃紧,后方紧吃”。1938年,马寅初有针对性地提出征收“战时财产税”,他说:“先从大官之中发国难财者入手,令其将用政治势力所获得的不义之财全部提出,贡献国家,以为其余发国难财者戒”。矛头直指孔祥熙。于是就有人奉命前来利诱马寅初封口,说可以把重庆北碚立法院的好房子让他居住,若想购买黄金,只要提个数字,若想去美国考察,常住和短期,经费都可报销。马寅初公开发表申明:“1,在此国难当头,我绝不离开重庆去美国考察,2,为了国家和民族利益,我要保持说话的自由,国民政府的立法院没多大意思,我绝不去北碚居住,并要逐渐同立法院脱离关系,3,不搞投机生意,不买一两黄金,一元美钞,有人想要封住我的嘴,不让我说话,这办不到?”

        马寅初当时还在中央大学和重庆大学任教,分别担任经济系主任和商学院院长,在高校任职,说话的影响力更大。孔祥熙见明的利诱不成,就玩阴谋,要委任马寅初为财政部次长,哪知马寅初一口回绝:“绝不做官!”发誓坚守那个说话更具影响力的平台。老蒋出来打圆场,找来重庆大学校长叶元龙,去叫马寅初来:“我要当面同他谈谈,他是长辈,又是同乡,总要以大局为重。”马寅初一见校长来请,气得大骂:“不去,让宪兵来绑我吧”。又说:“我给他上过课,是他的老师,世上哪有老师去见学生的道理,他有说话,就让他来见我。”由于马寅初的坚持,国民政府不得不采纳了马寅初的建议,开征“非常时期过分利得税”,“遗产税”,“财产租赁所得税”,“财产出卖所得税”等一系列专门针对富人的税项。马寅初还当面对老蒋说:你想当民族英雄,必须做到四个字,大义灭亲,惩办孔祥熙、宋子文,否则,你只能算家族英雄。

      “五·四”闻人傅斯年在批孔揭孔上也非善茬,他甚至在学术生涯的倥偬之际拔冗整理孔祥熙违法乱纪的人证物证,当场拿给老蒋看,老蒋要他相信自己担保孔祥熙的人格,傅斯年回答,你个人自当别论,但孔祥熙,砍掉我脑袋也不敢信。据说,到了台湾,傅斯年还一直保持着对领袖翘着二郎腿说话的姿态。

       记得曾有朋友问我,作为官本位意识渗入骨髓的中国人,马寅初、傅斯年们哪来的这份傲骨?民国文人的风骨从何而来?我当时回答他说的是“学问”。其实我心里明白,这个回答很苍白,根本说明不了问题,因为同样也是这些人,比如马寅初,四九易帜后老毛组织御用写作班子批判他的“新人口论”,这都危及他安身立命学术生涯的基础了,但他就是连一句辩解的话也说不出来,无奈受辱。由此可见,当年民国文人的“敢骂”,那份令人怀想的“风骨”,其实都是领袖惯出来的,没了领袖的雅量和大度,中国文人缩头乌龟的本相都会尽显无遗。谓予不信,梁漱溟从犯言直谏到终于闭口一言不发的事实就是一个经典的范例。

 

 

 

注:今天一篇《那年那月》被屏蔽,日子特殊,网警新上岗,新官上任,估计不可能解封,只能以备货充数。     

         

 

 

 

 

 

 

  

 

 

  

 

 

 

 

 

 

 

 

  评论这张
 
阅读(455)|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