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弘天庐

——风横雨冷,博客是我们共同的伞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不加“五毛”和“毛粪”为友,有此癖者请绕开。 对我的博客有兴趣,日后可经常去这个地址看看——误入棋途_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2798703057

网易考拉推荐

从鲁迅的版权证里管窥民国的版权和版税一斑  

2015-05-25 10:58:32|  分类: 谈文论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民国文人显然赶上了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时代。我们说民国是文人的好时代,理由不仅在于流行了一千多年因言获罪的“文字狱”取消了,还在于出版业首次引入了国外的版权和版税制度,文人刻稿第一次有了与书商讨价还价的余地,有了分享出版业财富的机会,许多文人通过写作成了百万富翁,中国这块古老大地终于诞生了一个新兴的自由职业,迎来了一个被称为“专业作家”的行当,成为一项被年轻人特别尊敬的职业,并引领社会时尚和舆情导向,催生了一种被称为“文艺青年”的族群,据说当年不过三四百万人口的上海就聚集了两万多名文艺青年,整日趴在石库门的亭子间里挥笔成梦,折腾着一朝成为“作家”的念头,文化人社会地位空前高涨。 

其实,中国的出版业自古就十分发达,活字印刷术由中国人发明绝非偶然,正是出版业繁荣昌盛达到一定程度的必然。但因为无版权和版税制度,作为出版业重要一方的作家权利却无从保证,历史上,从来就没有一条完全依靠写作发财的致富道路。这就形成了一种事实上的怪诞现象,某作家的作品在社会上广为流传,而作家本人却在穷困潦倒的窘境中艰难度日或死无葬身之地,如此悲惨的例子不胜枚举。说远一些的,比如宋代的柳永,一流的词作家啊,但他的创作只能从妓女手里换一口软饭,虽说吃喝与嫖宿都有近水楼台之利,不用花钱,但实在是穷,要钱花却犯难。死后,据说是京城大小妓院的妓女们集资买了棺材,才算草草埋葬,入土为安。年代近一些的如曹雪芹,就算到了他那个水准的超一流小说大家,也不免陷入“举家食粥酒常赊”的贫困境地,著作是红透了半边天,算是举世争读了,但作家的身世,却至今没一个定论,说他在当时是不名一文也实不为过。而曹雪芹的乖蹇命运并非孤例,中国那些名著作家的身世,大都不如一个九品县官来得脉络清晰,许多甚至无名无姓,这都是生前日子过得贫寒潦倒的特征之一。

   民国出版业与前清最大的不同就是引入了版权概念,从出版书籍的外表上看,附页大都会印上“版权所有,翻印必究”的字样,成了民国图书的一个标志性版式。同时,书商印制图书,也须与作家商定分利比例,再不可拿来稿子就随性开印了,私印某作家的作品也成了经济犯罪。

   我知道那时书商给予作者的分利一般有两种方式,一种是书商买断出版权,谈妥价格后一次性给钱,然后出版权就完全归属书商,印多少都无需再与作者分利,通常不出名的新作家都会采用这种方式,因为能一次性拿到更多的钱,这对于是否有再版机会缺乏自信的新作家显然更为有利。比如,吴晗的第一篇论文经胡适推荐后开印,书商就一次性买断,给了80银元,解了吴晗经济窘迫的燃眉之急。另一种是按印数给钱,印多少,按比例提成,知名作家大都愿采用这种方式,因为他们对自己作品的生命力有自信,假如一次了断,经济上肯定吃亏,像林语堂所著的《开明英汉词典》,每年都开印好几万册,一次了断就吃大亏了,而事实则是他这部书的版税在大陆他一直拿到了四九易帜,仅这一部书就吃了十几年版税,是作家致富的经典案例。

   但以前我始终没弄明白,书籍的印制一般都由书商一手操作,作家如何了解和控制印数,从而保护自己的利益不被侵犯呢?参观了鲁迅纪念馆以后,我了解了鲁迅采用的一个方式,那就是自己印制版权证,贴在自己认可的印数上,凡没经鲁迅贴上版权证的鲁迅著作,即为盗版盗印,都可予以销毁或没收,甚至追责。

   鲁迅纪念馆的展品中有这么一块铜板,上面像整版小全张邮票一样蚀刻着鲁迅的一枚印章,大家可以展开想象,鲁迅自己是不可能亲自动手用这块铜板来印制版权证的,应该是家人或佣人,在这块铜板上涂上油墨,然后覆盖上一张白纸,用胶质滚筒碾压一下,一张印有鲁迅印章的图片就印成了。然后,按每枚印章间隔的纹路剪下来,形成如邮票那样印有单枚印章的小纸片,然后,把这些小纸片贴在与书商商定印数的那些上书本上。比如,双方议定这一版印数是两千,版税20%,那么,书商给鲁迅每本书定价20%乘 X 2000本的钱,鲁迅就交给书商2000枚小纸片,这一版图书的出版交易就算完成了, 贴有这张小纸片的鲁迅著作,即为经作者和书商双方认定的正版,除此之外,即为非法盗版盗印。

   实事求是地评价,这确实是个由作家本人控制合法印数的好办法。但除鲁迅之外,以我的孤陋寡闻,却没见过第二人采用过这个方法,我家中藏有上百册民国图书,也无一册贴有此类版权证。民国是个旧未去、新已来的转型期,许多文化人都还保留着不好意思当面谈钱的积习,也不好意思给人留下锱铢必较的印象,但鲁迅肯定是一位貌似冬烘的前卫人士,是一个特立独行的一个例外,他不仅在著作的印数上想方设法维护自己的利益,也敢于与自己合作多年的出版商撕破脸皮为偷漏版税打官司,捞回了好几万,他在各个领域都凸显了他那“一个都不放过”的独特个性。

  近来,读了一本鲁迅孙子周令飞写的《鲁迅是谁》,其中大量篇幅述说了他不满当下政府或某些个人利用“鲁迅”品牌大赚其钱,而自己是鲁迅唯一的嫡孙却只能干瞪眼的窘境。看来,周令飞先生继承的不仅是那张酷肖自己爷爷的脸面,还有一颗对自己经济利益无比敏感和在乎的心灵。

   另外,这枚用作版权证的“鲁迅”印章,据我考证,是许广平与鲁迅拍拖期间所赠,时间在1926年鲁迅独自前往厦大任教期间,许广平在上海请人刻了寄往厦大的,鲁迅曾有回信。为了这枚情人所赠的印章,鲁迅还特地求人从上海给他买了最好的印泥送往厦门。现在看来,这枚镌刻着“鲁迅”名字的印章上,还注满了情人间的无尽思恋,还有两人不伦爱情的体温。

顺便说一句,假如现在谁还藏着贴有鲁迅版权证的鲁迅著作,那此书肯定属于文物了,价值当千万倍于鲁迅著作的普通版本,这不仅是书籍,也是财富,那是一张小纸片演绎的财富神话。

         

   版权和版税 - 弘天庐 - 弘天庐

鲁迅纪念馆所藏的鲁迅版权证印刷铜板。

版权和版税 - 弘天庐 - 弘天庐
鲁迅生前用过的印章,左起风别为:“周树人印”,“洛父”,“鲁迅”,“周树人印”。用作版权证的,即为其中“鲁迅”那枚。
版权和版税 - 弘天庐 - 弘天庐
鲁迅展览馆展出的部分鲁迅著作。
 

  评论这张
 
阅读(281)|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