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弘天庐

——风横雨冷,博客是我们共同的伞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不加“五毛”和“毛粪”为友,有此癖者请绕开。 对我的博客有兴趣,日后可经常去这个地址看看——误入棋途_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2798703057

网易考拉推荐

再说“润例”  

2015-04-15 12:05:10|  分类: 谈古论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去年, 曾以“润例”为题材写过一篇博文,说了郑板桥、吴昌硕和闻一多他们卖文鬻字生涯中有关润例的几件轶事。今天仍以“润例”为题写文,想说的却是文化人从不好意思谈钱到锱铢必较的心路历程。

        闻一多刻章的润例不低,当时他刻两枚牙章的收入即抵得他一个月的教授工资,他也凭此度过了抗战那几年经济上极度拮据的日子。但他也经常无偿为朋友刻章,文科教授冯友兰和理工教授华罗庚都得到过他的馈赠。据说他留下的两千多方印章有将近十分之一都是无偿为朋友所刻。仅凭这一点,就让我对闻教授的人品肃然起敬,因为在联大众教授中,他因孩子多,家累重,经济条件最为困难,每日为柴米犯愁,曾一度到了揭不开锅,以典当度日的地步。但他却始终保留着中国传统文化人对钱只是适度关注的超然态度,古风雍容,是一种极其优良的贵族品质。从性格心理学上归类,只有具有这种品质的人,从事公益事业才有可能具有大公小私之心,不会把“红十会”办成为自己敛财的国家机构。我这里把成语“大公无私”改为“小私”,是因为,“无私”是不存在的,期望一个人做到无私是不切实际的幻想。

        假如把所有职业画家也都可以看做文化人,我们从对待润例的态度上,犹如在一滴水中看阳光,也是可以看出世相的五彩缤纷来的。即使老一辈,处在新已来、旧未去的民国时代,也并非都是一个模样。与闻一多的超然态度相反,在对待润例上锱铢必较的一个极端例子是齐白石。当时的字画市场已流行以尺寸和形制论价的行规,比如,当时齐白石的立轴每平方尺是大洋3元,但扇面不过盈尺,润例却是8元,是两倍半立轴的单价,册页也是按页论价,与尺寸无关。但齐白石的特别之处在于,他还会在尺寸之外另外加价,比如,他画了葡萄或葫芦,上面多了一只蜜蜂或螳螂,需加价多少;色彩用了朱砂,一笔是一笔的价格,两笔就是两笔的价码。齐白石是画墨虾的顶级大师,估计他卖虾画,也是按所画只数论价的,与现在市场上小贩卖虾是同一个路数。齐白石一生创作勤奋,留下了三万多件作品,没一件是友朋馈赠,都是有价售卖,即使最好的朋友,索画也一律按润例付钱取画。这种迹近怪癖的固执,有人归结为出身低微,长期来经济上缺乏安全感所致。这分析也许有一定道理,闻一多的贵族范确实有累世望族的底蕴。

        共产党官员大多出身草莽,中国官场中长期流行的品字论画的雅癖在四九易帜后中断,但以字画换钱的兴趣却依旧盎然。网上曾见有人罗列过近年落马的贪官字画,有些很烂的东西他们也都好意思拿出来换钱,可见买卖双方看重的都不是字画本身,他们间的“润例”只是洗白行贿受贿的价码。

        近年贪官的字,写得好的应属前江西副省长胡长清,他自视很高,我也觉得确实到了准专业的水准,当年的他虽没明码标价,但据说题一块匾的潜规则是至少五万。这个价格与传说中贾平凹的润例相当,可贾平凹那破字他能好意思拿出来换钱,“书法”这两个字都会迎风落泪。 胡长清的贪污受贿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中有一部分其实是他的鬻字所得,既然贾平凹那手破字拿出来应市都不算欺世盗名蒙骗顾客,胡长清就有点冤。他其实是出身贫苦的劳力者后代,还不懂大树底下好乘凉的官场游戏规则。成了阶下囚后倒是大方,他曾对许多看管他的狱警许愿,出狱后将无偿赠送墨宝,已然忘了中国字画的创作动力还有润例一说。只是历史已不给他无偿贡献“墨宝”的机会了,随着刑场上五声枪响(注:据说,胡长清因心脏位子特别,偏离了正常人的部位,开了五枪才最后击毙)他的人和他的字都一落千丈,被人唾弃,从江西老表人人追求的墨宝变成了避之犹恐不及的鬼符,这应该就是所谓“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的最好注释了。我看网络消息,2002年8月,广西一家拍场上出现了他的两幅作品,也都流拍了。由此可见,一旦成了“坏人”,名气也不管用了。

       有意思的是,以“润例”作为打击和铲除政敌的利器也是古已有之的手段。明代奸臣张璁,为了独霸相权,意欲赶走内阁首辅杨一清,就抓住了杨一清收受高额润例的尾巴。当时杨一清给一个叫张永的死人写了一份墓志,估计这个杨先生的书法水平不算很高,却收了百两银子,大概已超过了文徵明的润例。在明朝,制定润例的惯例应该还是按水平论价的时代,与现在按名气和官衔大小的标准不同,官员鬻字,润例超过了职业书法家,就有受贿嫌疑了,一个有力的例证就是,面对张璁的弹劾,杨一清只能认罪受罚,让出相位,告老还乡。由不得我不万千感慨,至少明朝,这还是一个润例自有其尊严和面子的时代。

       当今官员的书法水平普遍很低,能写像样字的官员稀如星凤,但到处题字的嗜好却一直迅猛高涨,除了扬名立万的虚荣,其实,部分还有寄望润例的私念。当然,有些官员的题字不在此列,比如老邓和老江前后两位总书记在上海的许多标志性建筑上都留下了题字,书法水平实在不敢恭维,比贾平凹还差,但他们题字显然不是出于换钱的目的,是拍马之众太盛,是一种场合中的盛情难却。与贾平凹的市场胡乱热捧不同,两位总书记在这番盛情难却面前的轻率题字却在无关润例的情况下让自己的学养和品性都显乖露丑了。

 

 

 

 

 

 

 

 

  评论这张
 
阅读(317)| 评论(4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