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弘天庐

——风横雨冷,博客是我们共同的伞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不加“五毛”和“毛粪”为友,有此癖者请绕开。 对我的博客有兴趣,日后可经常去这个地址看看——误入棋途_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2798703057

网易考拉推荐

“碑”和“帖”  

2015-05-29 09:10:18|  分类: 谈文论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现在,我们临习毛笔字时用到“碑”和“帖”这两个字时通常合起来使用,称为“碑帖”,一般人也不知“碑”和“帖”有啥区别,但确实是两回事,尽管它们作为习字范本的功能相同,且在上古也是用了同一种印刷方法,即“拓印法”,但因为“原始文件”的来源不同,形成了事实上有“碑书”和“帖书”两种书法风格,并因此成为“雄奇”和“绮丽”两种审美风范的代名词,前者的精神追求是“金石味”,后者的精神追求是“书卷气”,而金石味和书卷气,则合成了中国文化审美的全部秘密。

  在专业的书法词汇里,“碑”是专指那些从碑刻中拓印下来用以做习字参考的范本,母本一般来自前人墓志或庙堂记功,前者如《董美人墓志》,《张玄墓志》,后者如《玄秘塔碑》,《石鼓文》,《九成宫醴泉铭》……等等。从过程看,这些作品的制作本来并非以书法临本作为目的,都是文献的一种记载形式。由于书写者技艺高超,后人遂拓印下来,以此作为书法练习的范本。另外,由于碑都建于公众场合,有庄严肃穆的氛围要求,所以,所用书体无一例外都是正书,比如篆书,隶书,楷书等。我没见过草书或行书的碑,大概即使有,也应是特例。当然,现在一些名胜中观赏性的题刻是不能算在其中的,那是利用了碑刻的形式,本质上是不能算作“碑”的,比如南京中山陵和浙江慈溪的蒋母墓,都有许多于右任的草书碑刻。江南园林的长廊里,更是把那种石刻当做了一种装饰长廊的手段,成了一道独特的人文景观。

  但“帖”就不同,它从一开始就是当做书写临范而被创制出来的,也就是说,它是书艺作为一种社会活动达到高度自觉和成熟期的产物,一开始就有着推广书艺自觉而明确的功用。也正是这个特点,决定了它与碑刻在细节上的一些不同的外部特征。

  从产生时代看,碑产生的年代早多了,远在先秦,中国的碑刻文化已高度成熟,秦始皇封禅泰山就刻石为纪,这是勒碑为铭的早期杰作。当然,那时的碑刻都是篆体。到了两汉,文字简化,则流行隶书碑刻,碑刻文化的应用范围也溢出墓志和记功范围,在东汉还成了太学生的统一课本,比如蔡邑书写的《熹平石经》。魏晋南北朝,书写形式进一步流变,流传到今的楷书书写方式终于确立。可以这么说,中国的碑刻文化除了提供书艺临写功能外,还是一部汉字字体书写演变史的化石。

   贴的产生晚多了,最早的“帖”是北宋太宗朝淳化年间的产物。相传宋太宗酷爱书法,遂命工匠把内府所藏前朝名家墨迹用枣木版摹刻下来,拓印装订后分赠大臣,此种木板刻印本遂被称为“帖”,从此“字帖”开始流传。由于木板刻印比石刻容易制作,立即取得了商业发展的契机,得以迅速流行,后来居上,取得了与石刻的“碑版”分庭抗礼的地位。

“碑版”和“字帖”制成临本后在细节上也有不同,碑一般都很大,整张的拓片作为临本就很不方便。为了便于案头临写,一般都要把拓片重新进行剪裁装裱。但为了文句相连,就不得不打破原碑整体一幅的形制,裁成一条条的从新进行编排。所以,假如我们细看,原拓碑版的页面都是剪裁成竖条拼贴而成的。但字帖没有这个问题,由于它的制作目标就是临本的式样,所以,它就可以在木板摹刻前就解决文句相连的问题,它的页面外观就是整幅的了,看上去就整洁了很多。另外,也不用装裱,便于规模化量产。这也是“字帖”的势头在后来的发展中盖过“碑版”的硬件原因之一。由于需求量大,每版木刻印量有限,所以,多有重刻和再刻本,犹如子孙繁衍,由此形成了研究字帖流传溯源的版本学,是为“帖学”的由来。

  但“字帖”和“碑刻”更大的差别还在于内容。前面说过,碑刻的内容大多是死人墓志,帝王功业,或庙堂祭奠,所用书体均是正书,字帖没这个限制,私人通信,书札文稿,任何文字样式只要达到书艺门槛,均可进入编辑内容,形制上就蔚为大观,多姿多彩起来,书写样式也百花齐放,不再局限于正书,实际生活中流行的行草书成为主流。以宋太宗命刻的《淳化阁帖》为例,二王父子以及张芝、钟繇等前朝书家的行草书信札均有赖于这个刻本才得以流传。

  也是上述的原因,形成了碑刻和字帖在书艺风格上的差异。由于碑刻文字整体上有肃穆端庄功能上的氛围要求,它体现的书风就整体上表现为刚毅凝重;而字帖所选内容由于大多取材于日常生活中的文人通信和书札文稿,所以书风上就表现为率性随意,由此形成了两种审美风范,前者刚劲雄迈,后者婉转流丽。

  另外,由于碑版的原始文件大多在北方,比如西安碑林,龙门石窟,而刻帖的作坊大都在早期工商业相对发达的南方,比如苏州、扬州,徽州等,所以,晚明书家董其昌提出了“北碑南帖”的说法,以此区分书风的地域性特点,也不能说没道理,南方文人书风靡丽,北方文人书风雄强毕竟是普遍现象,尽管落实到具体个人并不能一一对应,比如典型北方人的乾隆就写一笔软塌塌的字,像轻风吹佛下的病梅弱柳。而广东人康有为的字则雄强有力,一如万岁枯藤,愈老弥坚。

  另外需指出的是,书法史上狭义的“碑”专指“魏碑”,即北朝的碑刻,以龙门石刻为代表,其书风特征点划犀利刚劲,结体轮廓鲜明,用笔雄强方硬,史称“魏体”。后经包世臣大力褒扬后与重考据的时风合流,成为有清一代的主流书风。文革时上海写家在写大字报、大标语时把它的点划规范化,形成了一种新美术字体,那就是“新魏体”,如今已广泛运用于各类媒体印刷,也是我们电脑字库里字体的选项之一,此是碑字滥觞的后话。

   最后补充一点个人见解,当“碑”和“帖”作为一种风格来定义时无所谓艺术成就的高低,只是审美趣向的区别,特定的喜爱只是个人选项。我个人趣味较偏向帖字的流转婉丽,但并不贬薄碑字的拙朴豪放,习字过程中既临习过南帖祖本《淳化阁》,《十七帖》,也临习过北碑代表作《张黑女墓志》、《杨大眼造像》等,各取所长,都有教益。

 

 

附部分碑、帖拓本照片

“碑”和“帖” - 弘天庐 - 弘天庐
图一,欧阳询《九成宫醴泉铭》原拓本

 

“碑”和“帖” - 弘天庐 - 弘天庐
图二:《淳化阁帖》原拓本

 

“碑”和“帖” - 弘天庐 - 弘天庐

图三:《董美人墓志》原拓本 


 

“碑”和“帖” - 弘天庐 - 弘天庐
图四:石鼓文拓片

“碑”和“帖” - 弘天庐 - 弘天庐
图五:石鼓

“碑”和“帖” - 弘天庐 - 弘天庐
图六: 魏碑拓本残片。从这张图片中可以看出拓本的制作方式,即为了文句相连,把整张拓片裁成竖条重新装裱的过程。

 

 “碑”和“帖” - 弘天庐 - 弘天庐

图七:杨大眼造像。

(注:本来很想借此篇炫耀一下家藏的各类碑帖,可惜照相机坏了,只能借用网络图片)

  评论这张
 
阅读(266)|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