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弘天庐

——风横雨冷,博客是我们共同的伞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不加“五毛”和“毛粪”为友,有此癖者请绕开。 对我的博客有兴趣,日后可经常去这个地址看看——误入棋途_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2798703057

网易考拉推荐

只此一家,别无分店  

2016-04-21 09:01:01|  分类: 逝水流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海有好几家部级企业,比如金山石化总厂和宝山钢铁厂等等。这些十万人级的大企业老总享受部长待遇,让人十分眼红,假如你的志向只是在体制内当一个企业家,那么,这些部级企业的老总位子也是你理想的尽头了。但这些企业无非因大得福,同质的企业各地都有,只是规模小一点,设备陈旧一点,员工傻一点,于是,同样是钢铁厂、石化厂,论资排位就吃亏一点。但上海有一家企业,却是全中国独此一家,别无分店,厂长当然也享受部级待遇,那就是上海造币厂。假如哪位朋友能说出除上海江宁路上的这家印钞厂之外其他何处还有造币厂,那他就可立功受奖了,因为肯定是举报了一家违法的地下印钞厂,当然,这样的山寨印钞厂只能印假钞,一旦被抓,老板和员工都要吃官司,甚至枪毙。
       上海造币厂是上世纪二十年代的老厂,民国遗产之一,估计是老蒋迁都南京黄金十年期间为配合国民政府发行法币而开设,此后还经历了日据时代汪伪储备券发行期,抗战后民国政府还都南京后的金圆券发行期,直至易帜后的五套人民币发行期,至今应有八、九十年的历史了,是中国近代金融史历次重大事件的见证者,具有中国现代金融发展最大实物遗存的历史地位。
        童年时常听人把印钞厂说得很神秘,说是印钞厂都设在监狱里,员工都是无期徒刑囚犯,原因是非如此不足以防范员工进出厂门夹带工厂的产品。想想也真有道理。童年时期,小伙伴们的家长在什么工厂里工作,就能在他们家里发现什么产品,来路不言自明。中国工人善于偷盗所属工厂的产品可是全世界出了名。三四十年代,上海的许多工厂都有下班时对员工实行抄身的制度,为了防止员工集体哄逃出厂,员工密集型企业如纺织厂等,还把大门设计成仅容一人进出的蛇行夹弄,类似于现在的地铁进出口,门卫则对每个出厂员工进行搜身例检。但无产阶级最大的优点就是善于无视自身的先天性道德缺陷而时刻铭记对手的任何不是,中共建政以后的六十多年里,上海的各项经济研究项目里,从不见工人偷盗工厂生产物资给资本家造成多少损失的统计和记录,却从小到大,我不知被灌输过多少次资本家对员工实行搜身制度,侮辱员工人格的血泪控诉。(现在官商又成一家了,无产阶级领袖成了新资本家,倒是经常能在媒体看到超市的物损报告了。)于是,无产阶级善于偷盗的本性一直得不到修正,从而影响无产阶级专政制度下的整个社会风气。
       我中学毕业前在几家工厂有过“学工”经历,其中有一家华生电扇厂,那时的物理消暑手段还没有空调,除了手摇蒲扇外只有电风扇。那时的电风扇价格与现在相差无几,大都在150到300元之间,但那时青年工人的工资却只有三十多元,全市、全工种统一,一个工人吃喝以外累年积也买不了一台电扇,许多员工都油然而生了见扇起意的念头。但那家厂的门禁也超级严厉,工厂设有保安科,专管员工偷盗案件,门卫有直通公安局的电话,涉及整机偷盗产品的案件就直接移交公安局处理了,因为那时的刑案入罪标准只是100元,再便宜的电扇也超过100元,偷一个电扇就够吃官司的标准。说实话,我是受制于这套保安机制才没敢动“顺”几个电扇的念头,因为事情败露的后果太吓人了。但中学毕业后到同学家里一看,竟然除了我以外,没一个没“顺”过厂里的东西。我问他们是如何把电风扇带出厂门的,他们说有两条思路,智力型的是拆整为零,一个电扇拆散了分几次放包里带回家;暴力型的则把电扇带上办公大楼,从楼上直接扔下来,下面的人行道上正好有一堆建筑用黄沙,足以使电风扇软着陆,一个扔,一个接,两人合作每次只需扔两台就可以避免分赃不均。我说那你们为啥不找我合作,他们说我有点一本正经,难以辨别是否能达成合作意向。我又说电扇的网罩可没法缩小成可以放到包包里的小物件呀,他们竟然骂我傻逼,他们说没想到你竟然这么笨,没发现雨伞撑开后有这个遮蔽功能么?把货准备好了,等到中班雨天,把网罩穿入伞柄,把伞柄紧靠肩膀上,借着夜幕的掩护,头一低,快走几步就出厂门了。插播这段题外话的用意是想说明一个事实,再严格的规章制度也禁不了上海工人偷盗工厂产品的执著和决心,哪怕是印钞厂,只要心想,就能事成。八十年代末,媒体就报道过一则新闻,印钞厂一位女工,就用打扫卫生的水桶拎出了整整一桶价值5万元的一元硬币。另外请注意,这个案件并非被门卫逮住,而是在家里穿帮,说明偷盗已然成功,错误出在使用不当,那个女人为自己的成功作案而兴奋过头,忘了自己是印钞厂员工,随意挥霍赃款而被人举报。
       后来,我家搬到了造币厂附近,邻居也多有造币厂员工,印钞厂也就不再神秘,甚至多次去过印钞厂。
       第一次去造币厂是邻居送来电影票,造币厂的大礼堂经常放映电影,本厂员工免费,家属只需一毛,那时正规电影院的票价通常是二角——三角,那就便宜一半多了,而造币厂大礼堂的硬件一点不比正规电影院差。中学时代,我还代表校队与印钞厂乒乓球队举行过友谊赛,印钞厂为此还请我们这些学生运动员在他们食堂吃过一顿商务餐,那张领餐证竟然与当时的一角钞票钞印得一模一样,差别就是上面少了“一角”两字而多了“就餐券”三个字。
        但那时的印钞厂无非一家产品特殊的企业而已,工资以外的福利有限,对员工来说,并无什么特别之处,至少工资奖金这一块待遇是全市职工统一的。但八十年代以后,情形开始有变,在猪容鸡“减员增效”国策的指导下,上海的国企大量倒闭,员工大批失业,而印钞厂却逆势发展,从没辞退一个员工,实际收入也稳步增长,逐渐与其他国企拉开了巨大的差距,当普通单位一个货车司机只能在3000——5000 元月收入上拼命时,他们一个小车司机,每天出车一两小时,却能轻轻松松地获取上万元收入了,何况他们工资以外还一直享有分房的福利。由此也就可以想象他们管理层的收入了,他们厂的劳资处处长曾是我的对门邻居,我从不好意思打听她的收入,但她打麻将成瘾,叫来的牌友都是至少200元一张牌的阔佬,自摸和一副牌都是上千,打一夜通宵麻将要用点钞机数钱。
       但印钞厂负责雕版和刻模的技师工资高一点却完全可以理解的,媒体也有过介绍,那些老技师要是没有特殊工资待遇真留不住人。据说他们在八十年代末就达到了月入上万之巨,但即使如此,国外和港台开出的价格还是高的多,据媒体说,他们全凭爱国心才留在了国内。
       曾有朋友问我,做一个手艺人到了何处才算到了手艺的喜马拉雅之巅,我回答说手艺人有两个极限高峰,一个是瑞士手表厂限量版手表的生产制作,另一个就是各国印钞厂的雕版,世界上只有这两个行当在机械化的浪潮里还维持着手工为上的信仰和信念,而具备先天条件,能训练出具有如此精巧手艺的匠人,只占全人类百万分之一都不到,真是精品中的精品,完全当得起这份价格。
        需要说明的是,上海的印钞厂其实有两处,另一处在江宁路桥西边几里的曹杨路苏州河边。下图的那处专门制造硬币,西边的那处专门印制纸币,印纸币的那处对外并不公开,以代码命名,就是保密单位的编制。当然,所谓印钞厂,其实也就是一家印刷厂和铸造厂而已,它们也印刷或铸造非币类产品,比如像章,纪念章等,只是产品比较高级和精致而已,奥运奖牌和世博会纪念章都出自这家厂,文革期间出品的老毛像章,也以造币厂出产的最精,如今的藏品市场,也以这家厂出产的老毛像章价格最为昂贵。
只此一家,别无分店 - 弘天庐 - 弘天庐
        顺便说一句,我文中所提到的上海电扇厂与造币厂只是一路之隔,相距不足500米,但上海电扇厂早已倒闭,造币厂却逆势发展,这里本来是造币厂寒碜的后门,如今却造了这么一座华丽的大门,彰显了如今的显赫位置。曾赫赫有名的上海大隆机器厂与造币厂本来只是一墙之隔,是真正的兄弟单位,如今的“大隆厂”却没几个人还知道它的前世今生,而这些老厂都是民国时代国家级骨干企业,中国人造枪造炮造坦克的先驱,如今都倒在改革的大潮里。对照西门子、索尼,博世三菱……等等这些百年老厂的不倒辉煌,再看看民国品牌的一片废墟和满地狼藉,直有仔卖爷田不心痛的不胜唏嘘,红色政权的公有制葬送了整整一个中国工业发展的黄金百年时代。

只此一家,别无分店 - 弘天庐 - 弘天庐
         这是上海造币厂的前门,这座大楼现在成了历史保护建筑,不能拆除,不得已,厂方只能在后门建造新大楼。五六十年代,这家厂有驻军守卫,常住一个排,产品的出厂则由普通军车武装装运押送,八十年代后期开始,则交由武警防弹车前开道,后压阵的方式运送,装运的车辆则改由特种车辆。最近,我发现武警的开道和压阵也免了,装货特种车辆的款式也变了,大概提高了车辆的防盗防袭能力,就不需要武警开道和压阵保卫了。


 
补记:显然,想当然写文是要犯大错的,本文是个例子。我一直觉得,以现代化印刷和铸造的效率,再大的国家,有一家厂印钞厂也已足够,但本文发表后许多博友留言,质疑我题目中“只此一家”的定位。为此我特意查了一下百度,确实错了,按百度的解释,名号为中国造币厂的单位全国各地有二十多家,但许多厂只是制造造币机器,有些只是印制增值税发票,有些则是印钞纸和其他专用纸的生产单位,大都是造币业的辅助企业,但这些厂都属于中国造币总公司下属企业,原则上也都叫造币厂。但最后完成钱币成品制造的那家厂,似乎确乎只有上海造币厂。这里向所有指正错谬的朋友感谢和致歉。因为我的文从不做学术定位,属于写着解闷的玩票,文中的错谬就不改了。
  评论这张
 
阅读(432)| 评论(3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