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弘天庐

——风横雨冷,博客是我们共同的伞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不加“五毛”和“毛粪”为友,有此癖者请绕开。 对我的博客有兴趣,日后可经常去这个地址看看——误入棋途_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2798703057

网易考拉推荐

“轰炸东京”  

2015-12-24 09:05:28|  分类: 味蕾乾坤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百度”输入“轰炸东京”,最先弹出来的词条可能是一部电影的名字。影片取材于真实的二战史,描述美国空军中校杜立特在珍珠港事件后对日本本土实行的一次报复性轰炸。那次轰炸影响深远,虽然轰炸本身的战果微不足道,但它促使日本军方为此制定了一个“中途岛战役”的反制计划,众所周知,太平洋大战,“中途岛”正是日本由胜而败的转折点,杜立特实施的“东京轰炸”,也就成了日本最终战败的诱因。

   二战后期,美国已占领了日本所有的前沿岛屿,并以此为基地,展开了对日本的全境轰炸,其中又以1945年3月9日进行的东京轰炸最为著名,这次由燃烧弹轰炸造成的当场十万之众的超高死亡率,超过了五个月后的广岛原子轰炸。正是这次东京轰炸造成的重大伤亡和财产损失,促使日本高层开始了求降的动议。

   显然,当时具备如此规模轰炸日本的海空军事实力,世界上唯有美国才具备,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们说美国是当时世界上唯一能战胜日本的国家,所谓红军出兵东北才促使日本投降这等贪天功为己有的无耻谰言就像蚊子叮咬也能让巨人摔倒一样毫无事实依据。但要说轰炸东京的欲望,虽然由美国人实施,却是中国人最为强烈,且持续心念口淫了整整七年。

   1938年2月,日军开始了对国民政府陪都重庆持续七年的战略轰炸,重庆百姓饱受空袭之苦,苦于军事实力实在太差,国军既无御敌域外的防空能力,也无还以颜色的报复手段。整个抗战期间,据说中国空军也去过一次日本,但不是丢炸弹,而是扔了一捆传单,成了国际交战史上的一个笑话。但更大的笑话却创作于国人的餐桌之上,中国人在抗战期间发明了一道菜,竟然也叫“轰炸东京”,充分阐释了中国人最善意淫的特长。

   其实,“轰炸东京”这道菜并非抗战时所创的新菜,而是一道流传有序的老菜。三十年代,陈果夫主政江苏时有个私嗜,喜欢邀三五同僚到其家中聚餐,但有一个附加条件,就是来者必须自带菜肴,且以自己的家乡特产食材为上选。陈省长客厅的官宴成了常态,江苏各县大小官员当然也深谙其中门槛,于是,纷纷以选送美食佳材为籍口而登门逢迎巴结。1937年元旦,陈国夫索性搞了一次名肴大赛,让各县市官员都带家乡的名菜参加,按色、香、味、形、意五项标准进行评选。这次宴会的隆况之盛几乎聚集了日后苏菜的所有精华,堪称苏菜作为独立菜系的一次系统而成熟的展示,比如苏州的鲃肺汤,江阴的河豚鱼,无锡的脆鳝背,肉骨头,常熟的酱鸡,松江的四鳃鲈,镇江的水晶肴肉,扬州的蟹粉狮子头,……等等。但评选“天下第一菜”的结果既出人意料,却也在情理之中,这些名菜纷纷落马,陈省长亲手所做的一道“虾仁锅巴”夺得魁首,为何谓“大官出马,一人顶仨”做注。

   不过,据说陈果夫对这道康乾年间即已盛名苏州的传统菜肴确有改良,在传统的茄汁和虾仁之外还添加了鸡丝、香菇等辅料,使之在味感和视觉形象上更为丰满和多彩。据说那天陈省长亲炖鸡汤,以此为汤底,放入各类虾仁、番茄,香菇、鸡丝等辅料充分拌合,最后浇上刚炸好的锅巴块之上,锅巴遇热即发出吱吱的声响,一时菜声与肴香热烈互动,赞叹与拍马竞相试长。有一位幕僚当即颂曰:“蘑菇与番茄并列,中外一体,虾仁与蘑菇共存,水陆并用,锅巴与鸡汤,干湿并存,虾仁与雄鸡,能屈能伸,可谓面面俱到,实至名归。”

   看到自己的精心之作大受追捧,陈果夫高兴得忘乎所以,当即挥毫作诗,诗曰《天下第一菜颂》:“是名天下第一菜,色声香味皆齐备,宴客原非专惠口,自应兼娱眼耳鼻,此菜滋补价不贵,可代燕耳或鱼翅,番茄锅巴鸡与虾,不独味甘更健胃,燥与湿兮动与植,中外水陆品类萃,勇能赴敌屈能伸,因物尤可激志气,我今郑重作宣传,每饭不忘愿同嗜。”据说此诗还发在当时的报刊上,但我却有点不信这是陈省长的即兴之作,如此涂鸦水准,真妄为民国首善之区的一省之长了。民国时代,别无所长,但有一点却是后来者望尘莫及,那就是官员普遍较高的文化水准,那种口不择言,只知谄媚谀颂之词的文盲官员,是四九易帜,泥腿子造反成功后才产生的时代特征。

  1937年元旦赛菜大宴只半年多后,“8·13”淞沪抗战爆发,国军脆败,国都被占,国民政府迁都重庆,国军不可倚,国府不得已只能以丛山峻岭蜀道难作为抗倭屏障。国家都到了亡国灭种的紧要关头,但民国官员的吃兴吃趣依然浓厚,时人有言讽曰:“前方吃紧,后方紧吃”,这道盛名于抗战前夕的陈府苏菜名肴也随同那些犹在吃兴上的苏地京官带入蜀境,流行在陪都的大小饭馆里了。不过,此时饭店老板们结合时政,给这道大菜改了个更值得大吃特吃的名堂,当鸡汤茄汁浇上锅巴发出吱吱声响时,满桌食客兴奋地大叫,“轰炸东京开始了”……,于是,吃和抗战在餐桌上结成了互为因果的紧密关系,一种心满意足顿然而起,简直就是“直把杭州作汴州”。中国人就是有如此优点,能够在意淫的氛围里陶然忘形,哪怕时岁日艰、国难当头,美其名曰,革命的浪漫主义。



“轰炸东京” - 弘天庐 - 弘天庐


   “轰炸东京”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时还依然流行在沪上各种级别的大小饭馆,只是近年才少见了,我只在郊县的小饭馆才偶尔一遇,不过,菜名多已恢复本色,一律称为“XX锅巴”,只是浇头早已不以虾仁茄汁为限了,鱼片肉汤,瓜菜蔬果,荤素皆宜,各种改版创意无限,只是当“吱吱”声如期而至,“轰炸东京”的名号只成了餐桌上笑谈的典故而已。

   简版的虾仁锅巴制作起来并不烦难,也属家常菜肴之一,但愿意下厨做菜的我却从未一试。上周日全家去华亭扫墓,午饭在“齐家花园”餐厅便饭,菜单上看到有虾仁锅巴,一时勾起往事,遂点来一尝,哪知全桌十多个热菜,这价格最实惠的普通一盘,却被老妈评为全桌最善,原因是它那锅巴并非剩饭所做,而是爆米花粘结而成,被汤汁一淋,变得十分松软可口。老妈牙口不好,这软烂的口感自然十分相适。只是爆米花粘结而成的锅巴缺乏韧劲,汤汁浇上去也就没了吱吱作响的声音,犹如轰炸东京扔了个哑弹,见此情景,信口开了个玩笑,说情况不妙啊,今天下午世俱杯三四名决赛恒大对抗广岛三箭,扔炸弹不响,只怕要输球。哪知戏言成谶,恒大先胜后败,遭广岛三箭翻盘,果然1:2败下阵来,给刚获得的亚洲老大的名号蒙尘。

 

 

 




 

  评论这张
 
阅读(249)|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