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弘天庐

——风横雨冷,博客是我们共同的伞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不加“五毛”和“毛粪”为友,有此癖者请绕开。 对我的博客有兴趣,日后可经常去这个地址看看——误入棋途_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2798703057

网易考拉推荐

该来总会来(故纸钩沉之十五)  

2015-12-17 09:01:02|  分类: 故纸钩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一个女人一不小心成为“小三”之后最怕的是什么?相信地球人都有共识,是当大奶找上门来的时候,每当这一“该来总会来”的场景发生的经典一刻,我们总是可用一个形容词来描述此刻“小三”的即时心理反应,那就是“晴天霹雳”。1944年2月,如此晴天霹雳的一景也发生在了上海一幢被称为“爱丁顿”的高级公寓里,女主人是上海孤岛时期最著名的文艺女青年张爱玲。

       那年,号称汪伪文胆的胡兰成已被当局冷淡,每日点卯撞钟之外闲得无聊,以看小说度日。一天,他在南京家中收到曾经得到他帮助而得以创刊的《天地》杂志寄来的样刊,遂搬了一张藤椅,躺在太阳底下翻书度闲。翻了几页,有一篇《封锁》,才看了两节,不知不觉就坐直了身子,仔仔细细地读了一遍,印象颇深,遂翻看作者名字,是他闻所未闻的“张爱玲”。于是,他立即写信问《天地》的女主编苏青,但苏青回答他的只有一个性别,告诉他那是个女人。《天地》第二期上又刊登了张爱玲的作品,胡兰成就有了迫不及待要见一下这位才气横溢的女作者的欲望。后来的故事就成了公知,胡兰成被张爱玲的才情折服,花心复萌故伎重演,把一朵才盛开不久的文艺鲜花揽在了他这堆汉奸牛粪之上,张爱玲也成了他铁打营盘流水女人中的之一,当然应该加一个定语,是最有名的之一。

       1944年时胡兰成名下的大奶叫应英娣,原是上海百乐门舞场的舞女,正是一个阅尽人间风情的角色,胡兰成私截公粮的偷情勾当当然瞒不过她的眼睛。应英娣侦得详情后勃然大怒,决计要给她的情敌弄点颜色看看。但一个无权无势的女人家又能有啥有力道的“龊克”手段呢?想了半天,使出的还是女人的本色表演——泼妇伎俩。

       女人的泼妇伎俩沪语俗称“现开销”,是一种必须以面对面进行的较量。考虑了对手的性情,守株待兔等情敌上门绝无可能,应英娣也等不及,于是她决定找上门去。1944年2月她在爱丁顿公寓引爆晴天霹雳时正是一天里平常人家最忙碌的时候,这一适时之举也充分证明了应女士的会挑时间——公寓里有人在弹钢琴,有人开着门打电话,楼顶平台上,几个孩子正在滑旱冰,溜冰鞋在头顶上咕吱咕吱挫过来又挫过去。应英娣为把事情闹大准备的功课显然很充分,因为她除了挑了一个能扩大影响的好时辰以外,还像一枚装了GPS的美国导弹一样,准确无误地在爱丁顿公寓的众多住户中铆住了6楼5室张爱玲的房门。她刚一探头时,张爱玲的女佣正好开门倒垃圾,应英娣从虚掩的门缝中看到一身盛装、满头珠翠的张爱玲,她拨开女佣就往里冲。女佣吓了一跳,继而大惊失色,以下这些人物对话采自一位叫陶方宣的作家所述。肯定不是他的亲耳所聆,应该也是二手转述。

       女佣:“你要干什么!”

       应英娣已冲到张爱玲面前:“我是胡兰成太太,我告诉你,我是胡兰成太太,请你不要纠缠,请你不要纠缠。”

 张爱玲闻声一愣,瞬间却啥都明白了,就像俗话说的,“该来的总会来”,像世间所有的“小三”一样,在毫无准备的仓促间满脸通红地颓然坐在椅子上。对君子来说,名不正言不顺无论在政治还是男女私情,都会让人产生震慑性的难堪。

 女佣将应英娣往门外拖,“你是啥人,青天白日私闯民宅,”

 应英娣拍拍胸脯,“我是啥人?我是胡先生明媒正娶的合法妻子,你问问你家张小姐都做了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好不要脸,小说里写一套,做的又是一套,真不要脸。”显然,应女士自觉的明媒正娶意识给了她师出有名的底气,“私闯民宅”就成了“讨还公道”。

  度过了最初一瞬的难堪,张爱玲此时已冷静下来,她很不客气地说,“我不认识你,请你走开。”到底是名门之后,有淑女范,大怒大囧之下仍知道用个“请”字。

 但应英娣心头积聚的火药却一下子被张爱玲的沉着冷静而引爆,事到如今,你竟然还理直气壮,怎么能做的比我更像一个坐大堂的大奶呢?应英娣觉得憋屈极了,她扑上前一把揪住张爱玲,“你敢说不认识我?你真会做戏啊,你把小说中的事搬到生活中来了,我们去找胡兰成,三人当面说,把话说清楚,”

 估计秀才遇到兵和淑女遇泼妇是一个道理,张爱玲一时不知如何对付,只是用力掰着应英娣的手,“你放开,你放开。”

 女佣一下子从张爱玲的话中得到了启示,有了助东家一臂之力的方向,于是上前帮忙拉偏架,“你松开手,松开手,有话好好讲,有话好好讲。”

 应英娣招架不住两个人的齐心协力,只得松开手;张爱玲气的嘴唇颤抖,顾不得捋平扯乱的衣服,说:“请你离开,阿姨,将这个女人赶走,赶得远远的,让我再也瞧不见她。”随即一转身,进了房间,将身后的门砰的一声关上。

 应英娣不顾女佣的的拉扯,扑到门前,用力猛拍,“你不知羞耻,你明知胡兰成是有妇之夫还跟他来往,你算什么女作家?你好不要脸,下作,呸!”说完这些当然意犹未尽,正好一口痰涌上来,她就顺势吐到了张爱玲闺房的红漆木门上。不过,这却丝毫无损于张爱玲了,只是让多事的女佣多了一件让人恶心的劳作。

 其实,我起意写这篇文人轶事时最初拟定的题目是《雇个女佣真好》,原因不是别的,就因为在这起“该来总会来”的事件中,女佣起到了不可或缺的作用,没有她,那天真不知如何收场,估计张爱玲不仅肢体上不是泼妇的对手,心理上也不是师出有名的对手,她在情理和实力两方面都落下风。

补充一点晴天霹雳以外的后事。应英娣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和胡兰成离婚,胡兰成事后百思不得其解,对友人说“她怎么会这样?”潜台词谁都能听出来,因为应英娣与他也并未成婚,本来就是同居关系,他并没拿她当回事啊。

但胡兰成不知是真不明白还是故意装糊涂,事发前他多年来一直称她为妻,可能忽悠得太久了,连应英娣本人也当了真。离开胡兰成后,应英娣在香港开了一家胭脂花粉店谋生,五十年代去日本进货,还到胡兰成家蹭饭。不得不承认,就性别角色,胡兰成堪称男中翘楚,对女人而言,确实有无穷魅力,凡是他追过的女人,没一个能出得他的手心,甚至连因他的劈腿而一拍两散的诀别之人都能旧情不忘,堪当艳福不浅四字。提醒一句,在他众多女人中吃回头草的母马不止应英娣一个,那个当年做过露水夫妻的汉奸吴世宝遗孀佘爱珍在六十年代后还跟着他白头偕老,为他送终。



 

  评论这张
 
阅读(277)|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