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弘天庐

——风横雨冷,博客是我们共同的伞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不加“五毛”和“毛粪”为友,有此癖者请绕开。 对我的博客有兴趣,日后可经常去这个地址看看——误入棋途_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2798703057

网易考拉推荐

选“色”还是选“才”?  

2015-11-04 09:20:43|  分类: 谈人论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选"色"还是选"才"?对徐志摩这样的风流才子来说,在择偶问题上就从未产生过如此让人纠结的两难抉择,因为他的眼睛里只容纳才貌双全的绝色佳人。当然,他也天生拥有相匹配的资本和手段,只要下得功夫,总能俘获他所追求的肉体和芳心,所以,尽管年纪轻轻就死于非命,作为一个男人来说,却也可以死而无憾,因为属于他的那些日子虽少却精,他活得有足够高的质量,虽然横死也能闭上眼睛,让全国的男人都垂涎和仰瞻。但那些穷屌丝们就只能实行“捞在篮里就是菜”的择偶下策了,尽管也没有“选才还是选色”的纠结,心里泛起的涟漪,却全是打落牙齿往肚里咽的苦楚,实属自身资源贫乏的无奈,虽然也没有两难选择的纠结,却丝毫谈不上人生四大皆空的愉悦。但这个世界上还有第三种状态,比如像鲁迅那样,手上有一大把女人,却只能众里寻伊,偏偏这些女人里没一个才色具佳的角色,再怎么精挑细选,也只能选二得一,这种境遇,相比徐志摩这样的顶级艳福,当然等而下之,但比起穷屌丝选无所选的无奈,却是福高一筹了,即使百转纠结,也属于幸福的烦恼。

       鲁迅因在《新青年》上发表了《阿Q正传》、《狂人日记》等文学作品一炮走红而爆得大名,以后又先后在北京八所高校走穴讲课,从而成为当时文艺青年的精神领袖,尤其赢得女学生的青睐。李伶伶的《周家后院》里有这么一段话描写这一隆况的场景:“在许广平之前,朱安,以女人特有的敏感觉察到了鲁迅的变化,走马灯似来来去去花一般的女学生,舒缓着他冰冷的面庞,他变得开朗起来,对她,他吝惜着一个字一个词,在她们面前,他话多而幽默。”   

       如今,这些“花一样”的女学生大多已淹没在历史的 尘埃里了,但还是有那么几个留下了一些屐痕芳踪,成为我们茶余饭后的八卦话题。这里就梳理一下。

       鲁迅与周作人兄弟失和后搬出八道湾另择西三条胡同独住的那段时间,除了许广平之外,经常出入其间的还有许羡苏  、俞家三姐妹(俞芬,俞芳,俞藻)、王纯卿等。 其中就数许羡苏和许广平与鲁迅走得最近也最勤。许羡苏非常能干,是鲁迅的小老乡,能做地道的绍兴菜,替鲁迅打过毛衣,能用家乡话陪周母说悄悄话,那些日子里简直就是老周家的开心果,尤其赢得周家老太太赏识,老太太称它是“活脚船”,显然是一种规格很高的赞誉。但对男人来说,许羡苏赢得人心还有更重要的利器,她有一张纯江南的脸面,她的脸上洋溢着一种江南女人特有的灵气,在婉约中能看到刚毅,在妩媚中能看见清纯,确实是一种人见人怜的样子,哪个男人见了都会催发怜花惜玉的情感。可惜,她在许广平这杆标尺面前有另一样东西输了,她胜在硬件,却输在了软件,是什么软件呢?——文才!

        我没读过许羡苏的文章,只读过后人对她文采的评议,说她虽然也是二、三十年代大学中文系的学历,却没什么著作,解放后写过一篇回忆鲁迅的文章,平淡无奇,毫无文采,所以没啥影响。

        但许广平就不同了。许广平虽然也是同时代的中文系,虽然也是没啥值得一提的文学或学术著作,但文笔却漂亮得上得了台面,懂得在白话的句子中夹缠几个文言靓词的增彩作用,正是女文青最擅长的笔调,尤其情书写得出色,能不道一个“情”字,却把情感和盘托出,从而能不显痕迹、不露声色地牵着老男人的鼻子一步一步地按自己的既定方针信步迈进。《鲁迅全集》中的《两地书》,应该是他俩的合著。鲁迅在生前就编定《两地书》,把自己的情书公开,除了展示一个革命者如何投入爱河的坦荡胸怀,不能不说,也渗透着一种对自身文本的自信,而这里的自信,除了自己的那部分,当然也包涵着“小许”的那部分。“小许”的文笔既然能让大文豪都折服,别人还有啥挑剔的资格?

       选色还是选才? - 弘天庐 - 弘天庐不过,在鲁迅正式宣布自己的决定之前,连三弟周建人也很迷惑。那年周建人从上海回京处理家务,大哥和“许小姐”的绯闻也像清风拂柳般传入了他的耳朵,他问:许小姐?哪个许小姐?是我的学生许羡苏还是她的学生许广平?鲁迅的好友孙伏园悄悄告诉他,你哥爱“长”的那个,周建人不解,“长的”?孙伏园解释,长的,就是个子高的嘛,许广平比许羡苏高半个头。但周建人还是不解,因为他是从普通男人的眼光看待择偶标准的,据说,人类从猴子时代开始直到当代的2015年深秋,250万年的进化历程中择偶观始终保持了绝对纯度的稳定性,堪称一成未变,都是以“色”为首选,所以他觉得大哥更应挑选漂亮点的女人成为他的新大嫂,原配大嫂不是就难看了一点吗,你就一辈子不理不睬。但孙伏园显然更了解鲁迅,对周建人说:“你哥爱才”。选色还是选才? - 弘天庐 - 弘天庐

       但八十多年后,尽管早已尘埃落定,却依然有人不依不饶,为许羡苏在这场争宠竞选中的不幸落败而打抱不平,传记作家李伶伶在《周家后院》里说,要是许羡苏也像许广平这样懂得主动出击死缠烂打更易占得先机的好处,“鲁”死谁手还真难以预料。也就是说,这“许”还是那“许”,竟然并非是鲁迅的“才”、“色”之选,其实主动权完全操在两个女人手里,是两“许”之间饿虎扑食还是守株待兔的手段之争。

                                                            
  

 
 
 

 

 

 

 

 

 

 

  评论这张
 
阅读(424)|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