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弘天庐

——风横雨冷,博客是我们共同的伞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不加“五毛”和“毛粪”为友,有此癖者请绕开。 对我的博客有兴趣,日后可经常去这个地址看看——误入棋途_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2798703057

网易考拉推荐

文山寺  

2015-01-28 07:54:50|  分类: 逝水流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不仅不信佛,甚至疑佛斥佛。八十年代末和九十年代初,我因各种公私机缘走遍了大江南北,途经各地建于景区的寺庙都绕道而行。那时公干出差,与一位领导同行,他因夫人多年不孕,老婆关照他途径寺院必须进庙烧香许愿,祈求观音菩萨送子,并把这份监督她老公必须不折不扣执行的求子任务交给了我。他老婆曾是我们一个办公室同事,相处的较好,所以,她交代这份任务很认真,我接受任务也不得不当真。通常,我敦促领导烧香求子的方法都是这样,办完公事,打听一个当地最著名的庙宇,然后替领导买好寺庙门票,买好香火,然后交由他一个人独自进庙烧香,而我则在山门外挑一闲处静侯,拒绝参与这侮辱自己智商的活动。

       但我与寺院却也有过恢建交集,那座寺庙不是别处,就是苏州的文山寺,而其特别之处还在于它是一座尼姑庵,据说,在苏州市区也是唯一。

       江南自古繁华,幅员辽阔,信徒众多,唐代即有“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的古句,苏州更是遍地丛林,几乎到了凡风景绝佳处必有庙宇的地步。但“文革”一来,尘外净地也概无幸免,统统打翻在地,文山寺也是巢中一卵。

       大概是八十年代后期了,苏州的大表弟给我来电,说苏州的文山寺将恢复旧观,因表弟能写一手很漂亮的四六骈体古文,苏州宗教局就把写一篇《文山寺重建记》碑文的任务交给了他,他则推荐由我来书写那块重建碑,因恢建资金有限,在优先保证添置各类法器的前提下挤不出润笔了,问我愿不愿无偿效劳。我那时觉得佛家普渡众生,既然他们是为大众做好事,我协助他们弥补文革浩劫,恢建丛林,也等于间接做了一件普渡众生的好事,便一口答应。我那时正练习魏碑,一周后就带了这件带有《张黑女》笔意的楷书重建碑墨迹去苏州交稿了,交稿的地点就在文山寺。

       那时的文山寺刚从废墟里恢建,文革期间被当作工厂作坊的机器设备刚搬走,遍地狼藉,所谓庙宇只是一个空架子,几个木匠正忙着雕塑大小菩萨,重塑金身。表弟带我拜见了当时的住持方丈师太,老师太则向我介绍了众僧尼,一共有十来个,记得是老的老,少的少,老的是文革后遗留下来的老尼姑,文革时都被迫还俗,做了自食其力的小作坊工人,这番文山寺恢复旧观,她们顺势再次出家,算是“二进宫”,都是七十以上的古稀老人了。小的则是来自文革后恢复的闽南佛学院的生徒,估摸都是二十上下的年纪吧?因为都剃着光头,形式上已断尽尘俗,青春的样貌不再,何况脸上还留有来自乡间的泥土气息,还真的难以确定年龄。

       显然是因为寺庙恢复旧观在即,老师太很兴奋,拿出好几本影集,向我一一展示她与各地著名寺庙方丈的合影以及参加一些知名法事的纪念照。知道我来自上海,就特意翻到那几张与上海龙华寺与静安寺这样局级方丈的合影。还特意向我介绍与国外那些洋和尚的合影,介绍那些洋和尚在国际佛教界的身份和地位。言谈举止间一片得意洋洋的神情,直让我忘记了,这个世界上还曾有过“老僧入定”这么一个成语。

       表弟向我介绍了一些文山寺的来龙去脉,以及这些老尼姑的前世今生。他说,文山寺的命名与纪念文天祥有关,有八百年的历史,当年香火甚旺,民国时代,曾是潮音寺等三座寺庙,五十年代才合并为一。这些老尼姑在文革时被逼还俗,为了让她们得以自食其力,寺庙里砸了菩萨,搬进了一些简单的机器设备,改做了街道属下的小作坊,这些尼姑就成了这些小作坊的员工。当然,早年出家的她们已无家可还了,吃住都在里面,改“以庙为家”为“以厂为家”而已,出家人集体生活的形式未变,改变的只是每天的日课内容,不再是木鱼滴笃声里的晨钟暮鼓,而是木桌铁砧上的敲敲打打;生活来源不再是信众施舍,而是出卖自己手中的产品。表弟说,你看她们现在的社会身份是尼姑,但与这些来自农村的小尼姑不同,其实,她们现在也是退休工人,都领取退休工资,老师太那时是小作坊的厂长,现在依然是老大,名称换了,地位未变。难怪老师太一股混迹红尘的尘俗气,果然与当过了“领导”的俗世身份有关。

        恢建资金里挤不出润笔,老师太表示歉意,她说,就在庵里吃一顿斋饭吧,以表谢意诚意。时近中午,苏州宗教局长闻讯也赶来了。那顿斋饭由老师太亲自掌勺,小尼姑负责端盘劝觞,冷盘热炒,合计有三十多个菜。真难为了这些道场中人,就那么几样蔬菜菜料,竟能挖空心思整出了如此繁复的花样,且大都以素鸡素鸭素鱼素火腿命名。从中也可以看出,真正的“清心寡欲”,是真人做不到的,妄图以主义对抗天性,是一种徒劳的心灵挣扎,后果会以一种意淫强迫症的现象表现出来,也是一种神经病。中国的和尚尼姑们,压抑了吃荤腥的本能欲望,就变本加厉的在吃素上变得丧心病狂了。

        那块重建碑,我是多年后才见到的。文山寺恢建完工,开光典礼时节,表弟曾邀我一往,但我因故未去。直到九十年代初,我与同学结伴做了一次宁杨一周的旅行,回沪途经苏州时我们签了一下票,下车在苏州表弟家住了一宿。同学听说我还替尼姑庵写过碑文,顿时点燃了她的好奇心,执意要前往一览究竟,我们就在上火车前匆匆走了一遭。显然,文山寺因地处苏州老城区独到的地理位置,香火确实很旺,众尼们也是里外忙碌,却已不见了老师太和其他老尼姑的身影,老师太和那些老尼姑都没能熬过那段并不漫长的岁月,归了道山,让我顿起一股物是人非的伤感。当年那个端盘劝觞的小尼姑当然还在,只是已认不出我了,且显然已升任了庵中的某一级领导,正以颐指气使的口吻在差遣几个更小的尼姑应对各类杂事。进门的庵墙上贴着一张红纸,上面写的是举办各种法事的价目表,让我立时想起了“价格不菲”这个成语。也让我就此断定,现在的文山寺已不差钱了,我写那块碑,显然生不逢时。

       由于要赶车次,我们也未在庵里多做停留,里外看了一遍就匆匆离去。临走前,我在那块我写的重建碑前留了个影,以为立此存照,做个念想往事的凭藉。前些时意欲写此文时我想找出来看看,却怎么也找不到了。后来,在表弟注册在新浪的博客里,却意外地见到了他拍摄的碑文照片。记得当时表弟曾对我说,那块碑,是他所见同期新建碑文中写的最好的一块。二十多年前的当时,我听了这话是有些得意的,以为是赞扬。但这次看了照片,那笔字,要当得起这番赞誉,却让我有些脸红了。唯一让我差堪安慰的是,这件事,从头至尾,我没提一个钱字,还自己倒贴了笔墨纸张和送稿件的车马费。对比如今文山寺动辄成千上万的法事价目,似乎我才是那个道场中人了。

 

 

 

       

       

 

 

 

 

 

 

 

 

 

       

       

 

       

  评论这张
 
阅读(498)| 评论(5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