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弘天庐

——风横雨冷,博客是我们共同的伞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不加“五毛”和“毛粪”为友,有此癖者请绕开。 对我的博客有兴趣,日后可经常去这个地址看看——误入棋途_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2798703057

网易考拉推荐

拒绝素食主义的理由(味蕾乾坤之三)  

2014-09-18 13:26:04|  分类: 味蕾乾坤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许多外来物种在迁入中土后都会蜕变成奇丑无比的怪胎,马教和佛教是两个经典的显例,前者这里暂不去说它,就说后者的不碰女人和不吃荤腥,简直就是向上帝宣战,结果当然众所周知,“花和尚”及“荤和尚”多如过江之鲫,数量堪与当今贪官一比,布道者自掉陷阱的堕落向来是尘世的最大笑柄。

       上帝造人给人安了一个荤素兼容的胃,能品尝各类荤素美食正是做人的福气,但偏偏有人愿意弃绝一端,走入素食的魔道,古有吃斋念佛的和尚,今有前卫时髦的素食主义。所不同的是,中国的和尚们在素食的旗帜下,固执地把豆制品做成了“素鸡”,“素鸭”,“素火腿”,“素牛肉”……,在这份执著里,我们能看到的是和尚素食的虚伪理由以及对尘俗世界的渴望被刻意打压后表现出来的加倍贪婪,而唯一看不到的,就是自然之子理应具有的那颗坦诚的心。当今的素食主义者已不再以不杀生作为主义,高举起“健康”和“卫生”的利己大旗,但在资本逐利和人心向肉的本性下,素食主义在向餐饮业的渗透中,从不占有一席之地。

           美国小说《廊桥遗梦》里,为爱情加料的前卫元素触目皆是,爵士乐,叶芝的诗,贴面舞蹈,还有男主角罗伯特只吃素菜、坚果与水果的胃。女主角得风气之先,两情相悦之际,为罗伯特做的饭菜是纯素的,她从后园采来胡萝卜,洋葱,土豆,香菜,用素油和面粉做了一锅纯蔬菜,这是他们第一顿浪漫的晚餐。后来浓墨重彩的另一顿烛光晚宴也是纯素的,菜谱是番茄酱,黄米,奶酪,以及与香菜末拌馅做的夹馅辣椒,简单的菠菜色拉,玉米甜饼,甜点是苹果酱蛋奶酥。看着这样一份菜谱,犹如看素食主义的行动纲领。

        其实,女主人公的这一番素食主义的实践是为第一次出轨而刻意营造的氛围。与之相对照,她的左邻右舍们日常饮食习惯却专吃肉汁,土豆和鲜肉,有时一天三顿都是如此,他们都对廊桥发生的素食浪漫熟视无睹。女主角那个不解风情的老公也是一只典型的吃牛排的胃。或许女主角认为,在吃的方面表现得清心寡欲,在爱欲方面就特别敏感而有另类的追求吧?或者,就是看中了植物菜料苍翠欲滴的鲜活和五彩缤纷的颜色所暗示的性幻觉?再或者,是作者在暗示,惩罚异端是一种下意识,素食者给荤食者戴绿帽子也是一种不自觉的党同伐异。

      《廊桥遗梦》出版于上世纪九十年代,尽管当时美国的头号敌人朝鲜的金二胖还在为朝鲜人民能喝上肉汤而声嘶力竭地宣扬他的贫穷社会主义,而号称要让苏联百姓吃上“土豆烧牛肉”的赫鲁晓夫,也早已在姓“社”还是姓“资”的擂台上败下阵来。但在资本主义的美国,能吃肉却早已不再是一件值得炫耀的往事,早在1977年,美国政府就已经为国民的肉食过多而忧心忡忡了,国会议员以亮出“美国膳食标准”为舆论倡导,号召民众多吃蔬菜水果,少吃红肉蛋奶。但真是所谓风水轮流转,现今的营养师们又开始质疑这种“健康的摄食方式”了。《时代周刊》曾发表研究者的文章认为,禁止脂肪是错误的,统计表明,美国人的身体并未因此比过去更好,吃点牛排和黄油对身心有益。不止国外,中国媒体也加入了质疑的行列,今年8月《北京日报》将“素食更健康”列入流言榜,中国科学院研究表明,长期严格吃素,会导致内源性脂质代谢障碍,对心血管疾病也没什么好处。

       其实,对过去长期馋肉而不得食的中国人来说,盲目排斥肉食其实是一种超级愚蠢。新一期的《康熙来了·谁才是演艺圈的超级好妈妈》中,小S爆料,姐姐大S茹素十年,“再难也要吃素”,吃素习惯甚至影响了蓝正龙等几任男伴侣,但她婚后为了怀孕,便改掉了吃素的习惯,开始吃肉喝鸡汤,这种报复性的反转简直是对她十年执著的极妙讽刺。

       好莱坞女星格温妮丝·帕特洛一直走脱俗的高雅路线,是极其严格的纯素食主义者,并把这一理念带入到家庭,要求家人同时茹素,连幼小的女儿苹果,也必须坚守。女儿生日之际,格温妮丝自己动手制作了素食蛋糕,不让孩子沾染一丝荤腥,要做到这样完全彻底的素食主义,恐怕连竹林里的大熊猫,古墓里的小龙女,也要望食兴叹了。难怪摇滚乐手克里斯·马丁和格温妮丝结束11年婚姻后,会立即宣布,“我不再是素食者,我要弥补这11年来错过的许多美好事物。”这似乎给人一种昭示,再坚定的信念,在天性的温度下,都会像巧克力一样融化,坍塌,以致最终被彻底熨平,——吃肉是上帝赋予的天性。

       我的博友“风一样自由”去了德国也感染了前卫的时髦风气,自称是个素食者,但并非彻底,偶尔也会贪腥,尝一口荤菜解馋,但她在心情里说为此口福却吐得昏天黑地,长期茹素的生活实践已把她的一只人的胃成功地改造成了牛羊的胃。老婆的侄女嫁了个新加坡白人,老妈病了开刀而回国照料,随身带了个马来西亚的女佣照料襁褓中的龙凤胎。那个马国女佣不懂汉语只会英语,没法告知老婆她也是个素食主义的信徒,于是,不得已采用了肢体语言,她一边摇手做出否定的表示,一边两手着地模仿猪跑,以表示她不吃任何有四只脚的东西,当然不仅仅是指有四只脚的桌椅。老婆笑对侄女说不吃荤菜给你省钱了,侄女却抱怨不已,说家中开伙要做两份菜,她不吃荤菜没力气,一份工资却换得半个人力。资本主义大染缸果然厉害,一个看着长大的社会主义小姑娘,立马变成了资本主义的势利婆。

         毫无疑问,现实中的素食主义者以女人为主体,因为男人下意识的考虑是传种的荷尔蒙,而女人下意识的焦虑是吸引雄性的形体。但也有些中国的男性名人有时也会装逼,把自己装扮成一只温柔的食草羔羊,在公众面前宣扬时髦的素食主义。我曾听冯小刚当众说过他只吃素菜,并介绍自己如何擅长做素菜。那位美丽的冯太太也识适时识趣地献媚,说自己在小刚的指导下才学会了做菜。对这些表白的真假辨别,我对后者没兴趣,因为我知道今生今世绝无品赏冯导厨艺的可能性,但对前者却兴趣盎然,因为拆穿各种名人的装逼是我的业余爱好之一。屈原在《离骚》里写道:“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似乎把自己描写成了一个素食主义者,但在《招魂》里,却自己揭了老底,“肥牛之腱,臑若芳些,和酸若苦,陈吴羹些,腼鳖炮羔,有柘浆些,……”。朋友们瞧瞧,肥牛蹄筋,吴国羹汤,清炖甲鱼,火烤羊羔,……,诗人的吃货欲望暴露无遗。文间指砂说:“诗人的心也是向肉的”。而这,就是我们拒绝素食主义的理由。

  

 

 

 

 

注:部分段落取自文间指砂

 

 

 

 

 

 

 

 

 




  评论这张
 
阅读(435)|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