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弘天庐

——风横雨冷,博客是我们共同的伞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不加“五毛”和“毛粪”为友,有此癖者请绕开。 对我的博客有兴趣,日后可经常去这个地址看看——误入棋途_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2798703057

网易考拉推荐

赢了官司,输了身份  

2014-02-24 08:52:43|  分类: 时闻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日,《晨报》刊登了一张杨绛喜开颜笑的照片,是何等喜事让这位已活过了一百多岁,且一向以淡定著称的著名女作家、女学者竟如此破例地喜形于色呢?原来,她去年起诉北京一拍卖行未经她允许,拍卖他老公钱钟书写给朋友私人信件一案的一审她胜诉了,法院判决,被告除公开赔礼道歉外,另赔付名誉和精神损失费20万人名币。

私人信件买卖是否合法?自爆隐私和泄露隐私如何界定?写信自书隐私被外界所知属于“自爆”还是别人“泄露”?受信人该如何鉴别隐私“泄露”之错?无主观恶意,泄露了私人通信中的个人隐私错有多大?具体到杨绛案,二十万的名誉损失赔偿是高还是低?有没有名人效应?我不是法律专家,无法置喙。但注意到立案之初许多媒体和文化名人对此案的评论,一般都认为,作为物权,私人信件一旦寄出,物权即属于受信方,受信人有权对此进行任何方式的处置,当然也包括买卖。这个观点当然是认为拍卖公司并不违法的。但同样也是这些媒体的执笔和文化名人,几乎都异口同声地认为,拍卖行在接到杨绛的抗议后不该再继续拍卖行为,他们都从人道的观点出发,批评了物权所有人和拍卖公司太看重这些私人信件在当下变现的巨大物质利益而轻视了一位百岁老人对自己面子的关爱。我记得有位女记者甚至说,你们想赚钱,难道对一位已经一百多岁的老人都等不起么?言下之意,名誉案件属于自诉案件,等老人一死,那些信件还不是随你怎么办,何必在当下与老人纠缠呢?我是认可媒体对拍卖行和信件持有人的这些指责的。

但我却并不赞成杨绛坚持起诉的态度,且认为这份意想不到的固执和坚决恰恰有损于她这么多年来刻意经营的那份清高和随缘的个人形象,这也是人们在文章的褒奖以外,给她们夫妇俩在为人处事上以特别优厚的尊誉的原因。与那些媒体执笔和文化名人以尊老的道统批评拍卖行一样,我这不赞成杨绛固执地追究拍卖公司和持信人法律责任的理由也是缘于中国的国情。

中国的书信文化史,从文物传承的角度看,可能是世界上最悠久和丰富的一个国家了,在长期的历史沿袭中,形成了一套独有的赏习文化体系。中国有名有姓有史有记载的最早的墨迹,目前已发现的,也就是一封私人信件,——西晋陆机的《平复帖》,据说是张伯驹用巨款买来后转增故宫博物馆的。五十年代,周恩来动用国库,在香港买回的《王洵伯远帖》和《杜牧赠张好好诗》,前者是私人信件,后者在文本上虽是诗歌的形式,实质也是一种诗化的私人信件,且暴露了作者和受信人嫖娼和卖淫的隐私。它们虽然现在都落户在故宫博物馆,但之前却都经历了在各位藏家手中的长期流转的经历,当然,都是以钱为媒介的,但从未听说过,这些买卖有过啥法律纠纷,哪位作者或他们的后人提起过法律追诉认为自己先人的信件被后人倒卖是一种侮辱,要求法律禁止或赔偿精神损失的。王羲之父子的书法得以流传,其实仰仗的也是书信。我们现在说起二王书法总是说《兰亭序》为代表,其实《兰亭序》的真伪一直有疑问,倒是日本王室收藏的《丧乱帖》,被公认是王字的经典,当然也是一件书信。唐武侯时期,王氏后人王方庆拍武则天马屁,把先人墨迹送给武则天以表示恭顺,武则天让人临摹后把原作还给了王方庆,没有利用权势夺人之爱,那些墨迹也全是书信,史称《万岁通天贴》,又称《王氏一门书翰》。到了宋朝太宗年间,宋太宗收罗古人墨迹汇刻成《淳化阁帖》,里面所收的二王字,也全部是私人交往的书函,无一件例外。正是在这个文化大背景下,在中国文人中形成了特有的书翰写作的文字品味和书法传承特有的载体媒介,当然,也就形成了这些特殊的字媒在流转过程中约定俗成的游戏规则,即:赏玩高雅,怡情悦性,买卖公道,合情合理,自古至今,从无听说过一件书信买卖犯法的实例。另外,除了特殊场合中的文献功能,人们收藏书札,一般注重的价值是信函的书艺传承功能而轻视文字内容。也正是这个原因,古代流传有序的信函大多是一些书法大师的作品,而一些书艺水平一般的大文豪,想要让自己的字流芳百世,也没有这个机会,比如杜甫和王勃,都无只字留存。从这个文化背景看,无论过去重书艺的收藏理念还是当今重名气的收藏理念,书札买卖,都是中国文化人或附庸风雅者闲适人生的游戏内容,而买卖,只是其中一个自然而然的环节,具有天然的合理性,并不构成侵权的概念。

中国人开始以文献价值观审视私人信函的收藏价值,是近代才开始的,得之于洋人的搜藏理念,拼音文字没有书法,重视名气是理所当然的收藏价值观。而过去,中国文人对名人手迹的价值理念则是完全依附于书艺价值上的。据马未都说,他在出版社工作的那些年,每年都要销毁几十万封作者与编辑间的通信,当然也有大量名作家的通信,从没人意识到,这些不具书艺水准的私人信函也会有价值连天的一天。以过去书艺为重的收藏价值观,钱钟书的书艺只达到了“公务员的字”的水准,他的信函本来到不了价值连天的地步,但近年开始的重名轻艺的藏界风气,使得“名人信札”与“名人书法”一起水涨船高,鲁迅的一张稿纸竟然都拍上了六百万,当代即使专业书法家也没一人能达到那个价格。有了如此让人热血沸腾的旁鉴,受信人和拍卖公司想乘着这股热劲尽快把钱老的信札变现的急迫心理状态也由此可见一斑。

拍卖公司和受信人有见利忘义之嫌,被人诟病,那在情理之中。但杨绛追索过度,也失之恕道。当时,迫于舆论压力,信件持有人和拍卖公司是撤拍了,但之前做的拍品宣传,却覆水难收,杨绛却以此为理由提起诉讼,认为这些拍品宣传资料泄露了作者隐私,要求赔偿名誉损失,显示了一种十分罕见的不依不饶的决绝姿态。

我不知这些男人间的通信究竟会有怎么样不可告人的隐私,以致损害了名人的声誉,所以无由置喙,但有个道理却是很明白,即钱财和诉讼都挽回不了名誉损失,打赢官司唯一能获得的,是一份对方也终于受惩罚的心理安慰。世人皆知,杨绛先生和钱钟书先生都是中国对鲁迅的“一个也不宽恕”的痛打落水狗精神最不屑一顾的著名人物,以他们的实力和才情,也当得起这样的隆誉。但想不到,杨先生活过了百年,却突然改变了世界观和为人处事的一贯姿态,竟然无比认真和执著地操起了痛打落水狗的大棒,威武是自然,可惜,坚持了这么多年一付与世无争的清高形象,也一朝塌落。


附:钱钟书信札一例

 赢了官司,输了身份 - chy195603 - 弘天庐

 简短点评:钱钟书和杨绛夫妇俩都能书,钱老行笔如飞而杨先生用笔凝滞。但杨绛先生用钢笔时候较多,毛笔字很少见,去年北京中贸拍卖行惹争议的那件拍卖案中,杨先生给香港一编辑的十几封信札全部是钢笔,而钱钟书先生的则全部是毛笔。

看钱先生的字,就让我想起明代才子解缙的字,只是解缙常用的字体是草书,而钱先生则是行书,但圆转流利的风格则一脉相承,具有很浓的书卷气和才子气。

 

 

  评论这张
 
阅读(706)| 评论(9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