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弘天庐

——风横雨冷,博客是我们共同的伞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不加“五毛”和“毛粪”为友,有此癖者请绕开。 对我的博客有兴趣,日后可经常去这个地址看看——误入棋途_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2798703057

网易考拉推荐

祭父  

2014-12-24 08:24:24|  分类: 逝水流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忠”、“孝”二字,是中国人的立身之本,国人习惯用下跪来表达对帝王和长官的忠诚,用祭祀来表达对已逝长辈的孝顺。

祭祀,虽然是对僵尸、骨灰或遗像的施法,却是做给晚辈、左邻右舍或亲朋好友们看的面子,深具“虔诚秀”的展示和“诗礼传家”的功能定位,所以丝毫马虎不得,即使你不信鬼神,也得忌讳旁人的蜚短流长,指指点点。

家父驾鹤仙逝整整三年有余了。汉语语词的时态概念不明晰,我不知“墓木已拱”这个成语的使用年限定位在故人西归道山几年之后,但看着家父坟前当年栽种才及半腰的柏枝如今已迎风招摇超过了一个半人的身高,一种“今已亭亭如盖矣”的缅怀之思便汇作了一股潸然浊泪从眼眶里奔夺而下。

我家的祭祀工程采取分工合作的方式,按照的是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各献所长的原则。老妈退休在家,有大量闲暇,所以负责用锡箔纸折叠各式银锭;大姐和小弟都在好几年前就买了小车,于是负责把全家送往远在沪苏边境的陵园所在地——华亭小镇;我最无能,一生所能只学得做几个家常小菜,便自觉担起责任,为老爸在天之灵的肠胃添几筷人间的饭菜。

祭祀的菜品是老妈的规定,也许也是家乡古制的规矩,荤素合计5个,其中万年不容改变的是三个,另两个可由我自作主张。不变的三个菜品是“红烧肉”,“葱烤鲫鱼”和“家常豆腐”。今年冬至祭祀我自作主张的另两个一荤一素是“烤全鸡”和“双菇青菜”。

毕竟是祭祀,同样的家常菜我多加了两分匠心当做表达孝心的佐料,一分叫菜品形制的规整,是依据老夫子所谓“割不正,不食”的古训;另一份是菜色的搭配,依据的是五彩缤纷的色感喜庆原理。

红烧肉假如切块后再烧由于肉块非匀收缩的原因会造成肉块变形,虽然不影响口感口味,却有碍观瞻。于是,虽然祭祀所需只要一斤就已足够,我还是去超市选购了一块三斤多的上方带骨五花肉,回家后整块入锅焯水,待其有了三四分熟度,彻底收缩以后才整体捞起,修整边角,选其仍然方整的部位切成大小规整的小块,每块都肥瘦相间留皮带骨,加入浓油赤酱红烧,酥烂后用筷子夹起,小心地码在白色的磁盘里,通红的酱汁亮晶晶地滋润着每一粒肉块,粘稠的酱汁撒上一青二白的葱花和白芝麻,象征着父亲的清白人生和琐碎无华的流年岁月,一瞬间,一盘红烧肉似乎就打开了天地阴阳间父子默默对话的大门,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

限于远行祭祀携带大盘子的不便,盘子小,只能做小尺寸的葱烤鲫鱼,我让老婆去鱼市采买鲫鱼时特意关照了买两条七两左右的,别烦劳鱼贩了,回家后自行宰杀,为的是鱼肚的剖口尽量小一点,留一个全尸的样貌。鲫鱼是最像鱼的鱼,也是最江南的鱼,江南鱼米之乡的丰饶几乎都写在鲫鱼摇头摆尾的鳞片上。鲫鱼的腹腔很大,去了内脏能留出一片空旷,似乎天生就是一个让厨子发挥想象力的空间。我把七精三肥的肉块剁成肉糜,拌上切细的虾仁,塞进鱼肚,鲫鱼里就吃得出肉味的丰腴和虾味的鲜美来了,这种鱼、虾三混合的味道就是江南的味道,既是一缕牵动乡愁的味道,也是一种叶落归根的味道。一个中国人魂归道山后头枕故乡山水之上是一个与生俱来的夙愿。可惜,老父回不了故乡,遂不了心愿了,不是儿子不孝,是家乡的土地都姓了共产党,已没有老陈家的立锥之地,儿子只能用故乡的味道聊慰一缕乡思,恰如一丝游魂,同样沟通了今人与祖先魂牵梦绕的道场。其实,所谓祭祀,就是登上人鬼互动的平台,与阴阳相隔的祖先把酒话桑麻。

今秋以来,大闸蟹身价大跌,给了做家常豆腐提升品质的空间,3两的雄蟹只需十元一个了,买两个蟹,剔出蟹肉,把家常豆腐做成蟹粉豆腐。老爸在世时也算老饕,到了季节,蟹价再高也要尝鲜。如今阴阳两隔,但愿这份蟹粉豆腐也能借助一缕青烟,袅袅地,袅袅地传递到冥府老爸的桌前。

中国人的想象力有限,人间所想也就是天堂所具。现世流行边吃边聊,阴阳两隔也如法泡制。到了陵前,老妈扫去飘落坟前的枯叶,小弟擦拭蒙尘的墓碑,大姐祭上鲜花,我摆上供品,燃起香烛,然后依次磕头祭拜,随着青烟的袅袅上升,就意味着老爸已动筷进食了,女儿乘此向祖父汇报中考的优异成绩,侄子也向祖父汇报了添丁大喜,新陈代谢,老去新来,绵延不息,老陈家的第四代诞生了……。

我,其实是个很坚定的无神论者,但我不愿把这份坚定撑足百分之一百,我将永远留出百分之一的信神空间,献给我在天堂颌首含笑的父亲。

 


 

  评论这张
 
阅读(408)| 评论(5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