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弘天庐

——风横雨冷,博客是我们共同的伞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不加“五毛”和“毛粪”为友,有此癖者请绕开。 对我的博客有兴趣,日后可经常去这个地址看看——误入棋途_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2798703057

网易考拉推荐

屈打成招  

2014-12-15 13:04:45|  分类: 时闻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痛感,原来是上帝造人时设计的一个极其精巧的外界危险信息的反馈机制,凭借痛感,人们得以在实际生活中避免各种对身体足以造成伤害的危险。比如,因为怕骨折造成疼痛,再顽皮的小孩子也不至于胆大妄到从太高的地方跳下;因为怕皮开肉绽造成疼痛,人们会自觉的规避各种锐器的划伤;因为疼痛难忍,人们会自觉停下各种过于激烈的运动,避免器官因负担过重而造成不可逆转的伤害……。痛感给人们的神经反馈制造了一个在绝大多数场合都适用的经验,几乎所有危害身体健康生长的后果都有痛感,人们因此得以自觉规避各种危险。历史上曾发现过不怕疼的人,有英国科学家认为,这人在实际生活中的危险度比正常人大百倍,因为不怕痛,便丧失了对自身危险的警觉能力,并断言无法长寿,这也是不怕疼的人被自然进化必然淘汰的原因。

  其实,不仅人怕痛,所有的生物几乎都有怕痛的共性,并且是弱势一方的自身保护机制。我们可以在《动物世界》里看到,在原始森林里,两头雄鹿为争夺交配权展开角斗,弱势的一方因为怕疼便会落败而逃,从而保护自己不受重大伤害,得以继续享用青草的美味而活下去,为大森林增添一份生机。我们可以设想,假如鹿不怕痛,没有痛感,那弱势的一方为交配权的争夺就有可能鏖战致死,这场景不仅是雄鹿个体的灾难,也必将是整个种群的灾难。由此我们可以判断,在怕痛的前提下,所有的生物都有在痛感面前做出妥协退让和畏葸避害的思维机制,这心里机制也是上帝繁荣大自然的精巧设计。

   但是,人,注定了是这个自然界和谐生态的破坏者,人在发展和进化的过程中竟然发现了上帝设计痛感的缺陷,竟然发明了人为制造各种痛感为目的的酷刑用来为一己私利服务了,中国历史上多少屈打成招的案例都在昭示着人类这桩滔天大罪的斑斑血泪。

  中国肯定是这个世界最早发现人的痛感可以作为统治手段的民族之一。三千年前的甲骨文里已有“打”字,足以证明,远在三千年前,古老的中华民族已把“打”与“关”和“杀”作为并列的有效手段,并成功和娴熟地运用于驭民的政治实践。在中国的各级官衙里,打人的板子和行刑的皂隶是官府行使行政权威的标配。中国的古老语言也为那些善于打人的专家创有一个专用名词,是为“酷吏”是也。

   打人能使人就范的秘密被中国人发现后就相当多的运用在司法领域,酷吏大多出在司法部门也就不足为奇了。“酷吏”在历史上享有名气自汉朝武帝时的张汤开始,而到唐代武则天时代的来俊臣达到第一个峰值。鸦片战争后西风东渐,西方文明行政和证据判案的理念也开始侵润愚顽的中国以口供判案的官场,酷刑才为世人所恶,民国后的县衙里那套打人的标配终于撤下,打人的板子和行刑的皂隶成了古中国行政和刑侦的展品而送进了博物馆。

   但事实证明,中国人在心底里始终是一个泥古不化的民族,死抱传统是一种融化在血液里的文化基因,再怎么努力也卸载不了的传统习惯的操作程序。近年大量屈打成招的冤案显示,县衙里打人的板子撤了,但打人的皂隶却换上了共和国警察的制服,摇身一变,与时俱进了。更因为打人手段没有了旧时打板子的规范,反而使从业者得到了自由发挥想象力和创造力的一片天地,中国的打人事业,竟然成了一项机智百出,最能体现国人智慧的竞技项目了。

  今早9点不到,我打开网络新闻,内蒙古呼格吉勒图案平反的消息已赫然在目,内蒙古高院的领导已向冤死的呼格吉勒图父母送达了撤销十八年前错判的决定书,呼格吉勒图父母抱头痛哭,实在让人唏嘘不已。一桩冤案,在真凶已经自动招认,却仍需十年之久的上诉历程,并经历异地复审的程序才得以平反,中国官场的愚顽和丧尽天良的程度由此可见一斑。

  没有罪行,却自诬名节的事在中国是屡见不鲜的事实,之前的赵作海案因当事人侥幸没被枪毙而给我们还原了这一过程。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一旦发现了命案,在命案必破的压力下,警察就根据自己的想象,捉几个嫌疑人进局子,一番以制造痛感为特点的花样百出的肉体折磨,不管你是否真凶,一直到你承认是凶手才会停止。这一经历就是所有屈打成招案例的经典过程。在中国的司法实践中,中国的警方已用屈打成招的方式成功地为自己打造了一条虚幻的“命案必破”的流水线。但赵作海案,呼格吉勒图案,聂树斌案这些极小概率侥幸翻案的事例告诉我们,当今中国,只有酷吏没有神探 。

  曾有人疑问,没有杀人怎么可以胡乱承认呢?这不是自己找死么?我觉得这话问的好傻逼。狄仁杰做过唐代的司法部长,他对武则天说过一番狱政最高管理者的肺腑之言。武承嗣忌讳狄仁杰的刚正不阿,意欲除之而心安,支使来俊臣诬陷狄仁杰谋反,把狄仁杰抓了审问,意图打出一个谋反犯,但狄仁杰深知来俊臣办案套路,为了避免皮肉无端受苦,还没等来俊臣开打,狄仁杰便主动招供了。来俊臣便以狄仁杰的自供上报结案,狄仁杰巧施诡计,狱中传出密信,让儿子上报武则天伸冤,武则天接密信后亲自复审案件,狄仁杰说明了自己被冤枉的过程,武则天明了狄仁杰被人陷害的冤屈后也发出了这样的傻问,她说谋反是死罪,你自己招供了,不是自寻死路么?狄仁杰告诉他,来俊臣办案,他没有其他的聪明手段,无非一条棍子,一个“打”字,打到你认罪为止,我要是不承认,就只有被打死一途,连今天向你声辩的机会都没有。当年赵作海说他当时也是死不承认,但后来被折磨的实在撑不住了,觉得再不承认就会被打死,才按照警察的诱导和提示,做了犯罪过程的笔录。但当时没被打死,换来了法院判决时的申辩机会,由于证据实在不合逻辑,留下了诸多疑问,才被略存良知的法官判了个死缓,有了纠错的机会,等到了被害人复活,才为杀人冤案揭开了谜团。但呼格吉勒图却没有此等侥幸,他也在屈打下成招,但既没有遇到武则天这样的明白人,也没有遇到赵作海审判时那样还略存良知的法官,一条仅仅十八岁的鲜活生命,就这么被无良狱吏以强奸杀人的污名枪毙了。

   作为一个旁人,我之所以对这个冤案特别的感到阵阵心痛,还在于这个蒙古族的小伙子一张俊俏斯文的面孔,怎么看也不是一个奸人歹徒呀!虽然以貌鉴人不是科学手段,但许多共产党的贪官污吏,那坏蛋二字几乎就写在脸上,比如重庆12秒不雅视频的主角雷政富。这说明当今管事的主管官员良莠不分,已丧失了起码辩别能力,在好人坏人的鉴别前已丧失了最起码的敏感,或者说,他们本来就是一群坏人,才把好人都看做了必欲杀之而后快的仇敌。人死无法复生,内蒙古高院迟到9年的一声道歉真的没法安抚地下有知的冤魂。

谨草此文,是为呼格吉勒图和所有被屈打成招的冤鬼一悲一哭!

屈打成招 - 弘天庐 - 弘天庐
这张俊俏的的脸上写满了哀伤,一个社会的热心者,竟然在一天之内从报案者被警察屈打成招成罪犯,我看见了这双忧郁的眼神,从此知道了死不瞑目!

 

  评论这张
 
阅读(494)|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