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弘天庐

——风横雨冷,博客是我们共同的伞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不加“五毛”和“毛粪”为友,有此癖者请绕开。 对我的博客有兴趣,日后可经常去这个地址看看——误入棋途_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2798703057

网易考拉推荐

把高仓健找回来  

2014-11-20 11:58:07|  分类: 时文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前天就看到了高仓健逝世的消息。本来,人都有一死,生死都是不惊不咋的常态,不死才是奇闻,要不是自己的亲属,大都都很难在心中画下刻痕。但看到高仓健的逝世消息,还是不由得心中一痛,因为这个名字唤醒了许多记忆,这个记忆里盛满了这么一些东西,既有最初对于异域的好奇,也有对于英雄人物的崇拜,还有对于自己青年期阳刚审美意识的养成。但最主要的,还在于敬畏于他所塑造的角色所呈现的那种非语言所表达的近于悲剧式的深沉以及崇高的情感。于是,立即就有了思绪的涌动,想写一篇纪念的文字,既是悼念这位伟大的演义艺术家,也是追忆自己在思想资源无限贫瘠的青年时代艰难成长的一段苦涩经历。

但昨天真不巧,网络因故断了,下午和晚上出席一个竣工会议,这篇想写的纪念文章就黄了,但看到《晨报》发了一个纪念专刊,其中这篇纪念文章写得情真意深,说出了我想说的话,就一字一句地输入后转载了,权作我的悼情表达了。

 

把高仓健找回来

所有药物都没能完成对癌细胞的追捕,令我们在这样的深秋时节失去了高仓健。

气温已逐日下降,在日本以及中国的大部分地区,走在路上,正适合把外套衣领竖起来,就像高仓健那样,情景的契合具有微妙的感官功能,它帮助我们准确地找到回忆的支点。

基于这个支点,更多的感触和思绪将被撬起,让我们想起高仓健立体化的荧屏形象,他的沉默寡言,冷峻而坚毅的表情,那不需要刻意为之便展露无遗的沧桑气质;又想起他带来的巨大社会影响,尤其是对1980年代中国的中青年女性形成的致命诱惑和长久吸引。分不清是主观意愿还是连带后果,总之,中国的男性也发生了不同程度的改变,这不仅包括对高仓健外形方面的效仿,(据说当年国内一家服装厂按照高仓健在电影中的那款风衣生产了十万件,半月之内即告售罄),也体现在男性性格和行为方式的重新塑造上。还想起以《追捕》为代表的一批日本影视作品与中国观众结下的宝贵缘分,那些晚饭后一家人围坐在电视机前“追剧”的时光,那段象征着中日关系暖意融融的岁月……

时过境迁,偶像的死亡看起来是一种文化宿命,伴随着某个人群的叹息和伤怀,让曾经的内心共鸣暂时复活。是的,新的偶像会接管新的时代,然而总有一些特别的人物,他们理应停留的更长久一些,想粗粝的岩石,经得起海浪日复一日的拍打。

1999年,高仓健主演了电影《铁道员》,2005年,出演他坚定的粉丝张艺谋执导的影片《千里走单骑》。这两部高仓健的晚年作品,从片名到剧情,都反映了对于孤独的刻画,我们还可以联想到1981年拍摄的《远山的呼唤》,如果评选百年电影史最具孤独感的演员和角色,那么高仓健和他饰演的人物形象无疑是有力的候选者。

孤独未必是一种良性的生命状态,一旦失去自我意志的掌控,它可能滑向消极和冷漠。但在适当的维度里,孤独能充分锻造精神的强度,增加心灵的密度。今时今日,受新信息技术和社交模式的推动,我们越来越厌弃孤独,不再能够悉心揣摩孤独的价值及其耐人寻味之处。当我们看似孤独的时候,比如一个人吃一碗面我们也要拍照发送至朋友圈。当我们渴望被看到和看到别人,渴望表达,同时也视分享为当然的社交义务,聚合是如此轻易,而孤独需要足够的距离,像高仓健这样的形象,无法再时代的剧院里安然入座。年轻人会说,我们不欢迎心事重重的家伙,他看上去多么古怪,一点也不友好。

如果他们观察到他的严肃,那就更没共同语言了,这个社会流行轻快的语调和松弛的神态,言词必须讥诮,文本必须谐谑,新媒体的导师们语重心长地劝说那些高仓健式的写作者摆脱对长句的依赖和对复杂命题的严谨剖析,因为这种板起面孔的思想产品不仅无法迎合大众的趣味,甚至还会被视作故作深沉的东西而遭到无情嘲弄。类似的际遇已经波及更多的社会心理,且正在不露声色地施加作用。除非是一个团队的领导者或某项权力的真实操作者,否则,严肃的个性形态将毫不费力地把最与他人隔绝开来,继而沿着逻辑的链条,回归到孤独的境遇中。再来看看高仓健塑造的那些角色,几乎没有什么朋友,即便有,也只是在道德层面互相握手。我们现在不一样,我们需要朋友,很多朋友。

在“暖男”和“花样美男”盛行的文化环境中,高仓健留下的硬汉形象遗憾的成为了有一个过时的产物,如果不去考虑和讨论女性社会地位变化这种需要复杂论证的问题,我们至少可以偷懒地认为,是相当一部分女性审美偏好的改变决定了这一点。男性坚硬的生命本色固然让人心动,但坚硬势必带来抵触,无法再现实中激发具体的愉悦。倘若一个男人既不愿吐露心事,又整天端着一张臭脸,(以1980年的眼光显然不是这样),还处处不愿妥协,要他何用,遍观周遭,女王范的角色不在少数,公主病的患者更是规模庞大,高仓健这种类型,大概做个保镖还算合适。

高仓健的气质与这个时代的气质总体上是相悖的。当然,说到底这也是一种感觉,正如我们不能真正区分谁是“我们”。“我们”的 定义正在不断变动,一些人尽情拥抱新世界,一些人被快速卷入时代的车轮,一些人仍竭力坚守传统,具体到男性品性的自我构建和自我呈现,也不可能具有某种唯一性的,确然无疑的论断。“嫁人就嫁高仓健”,当年中国女性的这句宣言,此刻变成一曲挽歌,不能说高仓健是无可挑剔的男性典范,但至少应该明白,高仓健之所以震撼了一个年代,绝不仅仅是因为《追捕》是文革后再中国上映的第一部外国电影。

男人应该是什么样?

这个花岗岩一样的男人一定会以沉默作答,而我们,我们男人,甚至也可以包括女人,不妨都问一问自己,哪怕就是对高仓健的纪念吧。

  评论这张
 
阅读(853)|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