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弘天庐

——风横雨冷,博客是我们共同的伞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不加“五毛”和“毛粪”为友,有此癖者请绕开。 对我的博客有兴趣,日后可经常去这个地址看看——误入棋途_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2798703057

网易考拉推荐

巴金故居  

2014-11-17 18:48:59|  分类: 故土风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海图书馆正举办一个馆藏历代手写日记展,很感兴趣。周末阳光明媚,秋风送凉,正是适宜出行的季候。尽管图书馆距家有十几公里的路,坐地铁很方便,但我还是选择了骑自行车,因为还想顺道看看日新月异的市容变化。我是老上海了,对市政改造新建的那些新建筑产生不了丝毫情感,但对市政改造中被拆的那些老建筑却有无限留恋。每一想到隔几个月便会有一片民国风景倒在废墟堆里烟消云灭,让我无限怅惘,不抓紧时间多看看,这些无法再生的一代风华终会被时代的浮躁埋葬。图书馆西侧的武康路正是这样一处让人怀想当年法租界闹中取静的绝佳胜地,而“巴金故居”正是其上的空谷幽兰。

    出图书馆沿淮海路西行百多米便是武康路,仅十来米宽的马路不通公交,只是偶尔有小车以不急不躁的速度驶过,留下一丝沙沙声打破沉静中的寂寞。巴金故居 - 弘天庐 - 弘天庐由于路两边多别墅,没有市区常见的火柴盒公寓和高楼大厦,显然就没有人口密度的压力,马路上很幽静,三三两两的过客几乎都是像我这样前来闲逛的市民,标志之一就是大多带着相机,且多是“单反”,服饰和语音举止一听便知是本市的资深拍客,而不是外地来沪旅游的观光客。有几位两鬓斑斑的美术爱好者坐在小凳上支着画架在写生,围着一些路人观看。画家把大把的橙黄倾倒在画板上,间或点缀数点斑驳沉稳的深棕色,作为行道树的法国梧桐在季节里的残枝败叶在民国老墙的映衬下显出一片将老未老的徐娘韵味,简直迷死人。

  “巴金故居”坐落在武康路113号,黑色铁门敞开着,门旁树立着中英文两种种语言标识的“免费开放”的牌子。这幢欧式独立花园住宅建于1923年。1955年后,著名文学家巴金就一直居住于此,直至逝世。由于缺乏其他相关的资料,这幢老宅在此之前的三十二年历史以及它的主人就成了一个悬想。

   进门是一个小院落,近门处左侧是门卫室,几位保安正在闲聊。主楼左边是一幢两层的小偏楼,底下是车库,有木梯通向楼上,但楼梯口竖着游客止步的告示。边上围着花坛则有一圈条凳,几位少男少女参观者坐在上面嬉闹,演出一幅很是异域的情调。

巴金故居 - 弘天庐 - 弘天庐

    走进主楼,左手边一张小方桌是巴金家的餐桌,每次吃饭时,巴老习惯坐在靠厨房门的位置。故居的安保都在院落里执勤,进入屋内的导观人员都是学生志愿者,他们压低声音提醒参观者“不能拍照”。

巴金故居 - 弘天庐 - 弘天庐  为了保护室内文物,屋内随处可见“请勿触摸”的标识。有一个房间,专门陈列了巴老的著作,手稿,生活用品和荣誉证书等,其中有一个展柜展出巴老的一份遗迹引起了我的注意,察看内容,是一份报销巴金夫人一百元医疗费的申请报告。这让我猛然想起,巴老是四九易帜后中国少数几个不在编制,完全依靠稿费过日子的作家。而文革爆发,断绝了《毛选》和鲁迅以外其他任何著作的出版,自然就断绝了巴老的生活来路,逼得这样一位德高望重的老人也成了“乞食者”。

巴金故居 - 弘天庐 - 弘天庐

  故居的主办方还很细心地收罗了两份当年红卫兵批判巴老的油印文件,这让我想起巴老生前一直主张建立文革博物馆的呼吁。巴老是四九易帜后自觉自愿接受共产党思想改造的老作家之一,按说不应遭此劫难,这两份东西也算是那个罪恶年代覆巢之下的立此存照。

  在巴金故居,许多家具和摆设都是原物呈现,参观者可以看到一架钢琴,正是巴金妻子萧珊用自己第一笔稿费为女儿小林购买的那一架。这显示了巴老一家西化的审美趣味。在整幢楼房的家具里,我没见一个博古架,没见一件榫铆结构的传统古典家具,没见一幅传统字画,只在卧室壁炉上方挂着留法老友林风眠赠送的一方技巧上中西结合的水墨,显示了一点残留的中国趣味。各房间的许多家具都已破败,既显示着岁月留下的沧桑,也显示着中国老人不管贫富贵贱,都有不舍旧物的恋旧共性。巴金故居 - 弘天庐 - 弘天庐

             巴金故居展品的一个突出印象是诸多中外文藏书,几乎每个房间都有书柜,里面放满了各种图书,并不局限在客厅和书房。底楼的客厅之外,是一个敞廊装上玻璃改建的阳光房,这里显然是晚年巴金家居的主要活动之地,内里也有两个显然是六七十年代制造的书柜,里面存《鲁迅全集》,但很新,简直就是刚从印刷厂里拿出来的产品,与那些经常阅读而翻烂的其他中外文书籍形成了一个鲜明的对比,这一现象让我确信,巴老绝非鲁粉,根本不读鲁迅,这与他的著作中从不见与鲁迅相关的文字可以互为映照。一抹初冬的艳阳照着那张“最后的书桌”,在那个特制的轮椅横板上,巴金编校完成了译文全集,并写下代跋。还写下了怀念曹禺、郑振铎等同辈友朋的文章。轮椅扶手搁置的横板上,还放着一张巴老当年在这张书桌上写作的照片,昔年情景宛然眼前,让人陡然眼眶一热,有一股冲动的热流在其中涌动,因为我想到了“生命不息,写作不止”的偶像。

巴金故居 - 弘天庐 - 弘天庐边上还有一台老式缝纫机,据介绍,巴金就是在这台缝纫机的台板上写下了他的最后巨著——《随想录》。巴老的创作生涯在四九易帜后就几乎停滞,除了被拍成电影的《英雄儿女》之外,几乎就没一部值得一提的作品,晚年的《随想录》却弥补了这个遗憾,这部随笔集显示了新历史条件下中国老一代作家从迷茫到觉醒的心路历程,显示了中国当代性思考可能达到的深度。

  客厅外有转角木梯通向二楼,转角处挂着一张巴老风采迷人的素描肖像,淡雅的笔触衬托着老人爽朗的笑容,这是一种一辈子没有绯闻的灿烂。在二楼主卧室,两张床上的被褥,枕头都叠放的很整齐,屋顶亮着一盏灯,散发着橘黄色的柔光,有一种暖暖的感觉,不禁让人产生一种幻觉,仿佛这屋仍有人居住,主人未曾离去。“1972年,萧珊去世后,床头一直放着萧珊的照片,外孙女端端曾睡在旁边的小床上,给晚年的巴金带来很多温暖。”看着此情此景,读着这样温馨的文字介绍,参观者会情不自禁地追忆这位文坛巨匠。在中国,巴老的地位,应该相当于托尔斯泰之与“十月灾难”前的俄罗斯吧?巴金故居 - 弘天庐 - 弘天庐

主楼建筑的南面是一个占地约两个篮球场大小的花园,中间是一片绿茵茵的草地,让人喜爱得恨不能躺倒打滚。花园西面草坪尽头,有一个钢管制作的秋千架。最醒目的却是南面靠围墙处几棵拔地而起的水杉,一柱擎天,直刺云霄,似乎寓意着房屋主人外柔内刚的性格。这让我想起在八十年代末那场政治风波中,老人曾带头在媒体公开表态,他的同情心在学生那边,在一片血雨腥风中显示了难能可贵的铮铮硬骨。

   据介绍,巴金故居的东西比较完整,都是原物,这与巴老在此生活了将近50年之久有关。巴老本人的文博保护意识很强,很多东西他都没丢,保存的很好。比如他用过的外语单词卡片,这类条状的小本子我在学外语时也用过,现在都被电子词典取代了。那个老式的“小天鹅”洗衣机外壳已有了破损,显然是经常由安徽或河南保姆使用的明证。那个厨房显然经过了七十年代末由进城农民工主持的改建,水管用软管杂乱地接着老式的水龙头,显然都是非专业的设计,显示的是“将就一下”的农民思路;墙上贴着老式的小方瓷砖,部分已有裂缝,地上铺筑的也是很粗糙的劣质地砖,倚墙而建的橱柜则扎眼地显示出七十年代苏北和安徽民工顽劣不堪的木工手艺。但这一切表面的粗劣却尤显珍贵,因为这让我们知道老人当时生活的真实样貌,还原的是历史真相。

 巴金故居自2011年12月1日开馆至今,吸引了众多参观者,日均游客数量达二百多人,今年国庆期间还创下一天游客数量之最——1700多人,除了朝拜偶像的文艺青年,应该都是本市游客,旅行社不会举办这类不合时宜的游览项目。不过,这情形真好,即使周末,在整个参观过程中也始终未见拥挤,让这个理该澄净之地始终拥有一份纯净,容得下一份漫步其间的思考,从而让我这个从来就特别挑剔环境的参观者深感不虚此行。

 


 

    



 

 

 

  评论这张
 
阅读(708)|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