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弘天庐

——风横雨冷,博客是我们共同的伞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不加“五毛”和“毛粪”为友,有此癖者请绕开。 对我的博客有兴趣,日后可经常去这个地址看看——误入棋途_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2798703057

网易考拉推荐

“只”字里的风情世故(闲话方言之六)  

2013-10-31 09:09:45|  分类: 闲话方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博文也偶有关于语言的话题,曾想写一篇《汉语中量词的风景》,但沉下心细一思考,才发现这题目竟然大得无边,足以撑成一篇中文系本科生的毕业论文,根本不适宜博客那种孟浪场合,于是大题目换小题目,仅取一瓢饮,说说沪语中的“只”。

  常用量词通常都是中性,本身并不带有情感色彩,只有一些名词、形容词、动词在特定场合改作量词时才会带有一定情感因素,比如“一弯月亮”,“一抹朝霞”,“一泓清泉”,这里的“弯”、“抹”、“泓”以形容词、动词的身份用在这里做量词都带有一种赞美自然的欣悦,除了物称形象化的描写功能外,还倾注着一种欣赏描写对象的情绪。但“只”作为常用量词使用时在普通话里并没有这样的情感因素,且限定只能是物称量词,我们在“一只碗”,“一只鞋”,“一只狗”……里是看不出任何情感成分的,接下来你可以用纯自然和纯客观立场对这些物件进行描写。但沪语有个特例,“只”不仅可以用作人称量词,且具有强烈的鄙薄色彩,比如“这只女人……”(沪语发音为“ge只女人”),词义上相当于普通话中的“这个女人”,但前者是有贬义的,后者则是中性。沪语中假如用了“ge只女人”,那么你接下去诉说的人物形象就只能是泼妇、荡妇、或者蠢妇了。在这里,“只”具有强烈的贬义。

  当然,“只”在沪语中的贬义不仅用在女人上,也用在所有足以遭受贬视的下等人身上。比如上海人鄙视穷人,所以说“ge只瘪三”;上海人歧视愚钝,所以说“ge只憨徒”;上海人仇视小人,所以说“ge只赤佬”;当然,一个花心男人在一群同仇敌忾的上海女人嘴里吐出来的也一定是“ge只男人”……。总而言之,一个人一旦被上海人在品性上定义为“只”,那就带有极为严重的鄙视或蔑视的情感成分了,在“只”的沪语语境里,你只能以一种方式进行描写了,套用一个新闻专业的词汇,那就是“负面报道”。

  口语时常会有省略,为了表达时加重语气的情切成分,其实沪语在说“ge只……”时往往“ge”并不发音,“ge只女人”、“ge只憨徒”、“ge只赤佬”就简化成了“只女人”、只憨徒”、“只赤佬”……。其实只要从这种发音的急促上就足以辩别出那种强烈的语感色彩了,这正是口语的魅力所在,假如能贴切地运用到文艺作品中,会取得身临其境的妙义。特举一例:电影《让子弹飞》中,张麻子携汤师爷赴黄四郎夜宴。酒酣耳热之际,黄四郎拍掌唤出“黛玉晴雯子”,献出宝石两颗。当一名肚兜装的妙龄女子袅袅娜娜出现时,葛大爷用标准的京味国语表达了他的疑惑:“不是黛玉晴雯吗?怎么只有一只女子?”我听了会心一笑,当时的第一反应是,写这句台词的家伙一定听上海人说起过“ge只女人”。普通话向沪语的“借词”,在银幕上起到了惹人注目的奇异神效。这个个案反映的向异种文化取经的道理其实极具普遍意义,用在政治改革上也是相通的,假如当今执政党能够略微放弃一点个人和集团私利,以国家和民族的未来为重,在体制上引进一点符合世界潮流的民主机制,安知不能换回一个灿烂的惊喜呢?

 

  评论这张
 
阅读(317)|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