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弘天庐

——风横雨冷,博客是我们共同的伞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不加“五毛”和“毛粪”为友,有此癖者请绕开。 对我的博客有兴趣,日后可经常去这个地址看看——误入棋途_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2798703057

网易考拉推荐

鲈鱼  

2013-11-04 10:13:41|  分类: 故土风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司驻地在上海的松江,注册博客时是在单位操作的,于是当时注册资料上的居住地就填了松江,虽然不是真正的居住地,离住家有五十多公里的距离,却每天有一半时间要呆在松江,算是一个很熟悉、很亲切的地方了,也带着被窝的温暖。现在的松江只是上海辖下的一个郊县区,其实,这是典型的地理上的反客为主,在较远的过去,上海其实反而是松江县辖下的一个不为人知的小渔村,在唐诗宋词里,我从没找到过一句与“上海”相关的句子,因为太无足轻重,但与松江相关的记载就太多了。
       古诗里最早知道的松江是与一个人一条鱼联系起来的,那个人叫张翰,那条鱼就是“鲈鱼”。传说东晋张翰,被执掌朝廷大权的司马囧征召为相,但身处“八王之乱”前夕,张翰不想当那个那个乱世的国务院总理,就找了个理由,说秋风已起,家乡的莼菜鲈鱼正是肥嫩时候,想回家吃老妈做的“莼菜羹”和“鲈鱼脍”了,很潇洒的把那多少人求之不得的天下第一官给辞了。这故事流传后就成了一个典故,叫“张翰思鲈”,隐喻一层出尘出世和辞官避祸的意思。唐人欧阳询把这个典故记录了下来,写成了《张翰思鲈帖》,是中国书法史上的巨迹;宋人辛弃疾词中描述自己报国无门的苦闷,也常以“鲈鱼堪脍”,和“季鹰归末”(季鹰是张翰的字)做自嘲和反喻,是诗文用此典的范例,而这条鱼的学名,就叫“松江四腮鲈”,与中国其他许多地方一样,地名因风物而得到了彰显。
        古人文字中另一处著名的鲈鱼出现在苏东坡的《后赤壁赋》,老苏说:“是岁七月,步自雪堂,将归于临皋,二客从余过黄泥之坂。霜叶既降,木业尽脱,人影在地,仰见明月,顾而乐之,行歌相答,已而叹曰,有客无酒,有酒无肴,月白风清,如此良夜何。”正在郁闷之际,“客曰,今者薄暮,举网得鱼,巨口细鳞,状如松江之鲈,”更难的的是,老苏那位随了他颠沛流离了半辈子,懂得大学者“一肚皮不合时宜”的家庭妇女,文学史上最著名的小妾,跟老苏说:“我有斗酒,藏之久矣,以待子不时之需”。老苏欣然笑纳,就提着这一鱼一酒,“复游于赤壁之下”,“放乎中流,听其所之而休焉。”苏学士由此展开了人生要意的思索,得出了及时行乐的正解,并有豁然开朗之感。
        写《赤壁赋》时的苏东坡据说是在湖北的黄冈,我不知道松江四腮鲈到底能不能游得那么远,这本来是一个诟病老苏文章地理常识的理由,但后来才发现,老苏早就留了后门,他文中所提鲈鱼时故意用了一个“状如”,是“好像”的意思,本来就是一个疑问词。原来只是借鲈鱼说事,说的就是“归隐”的乐趣。假如文里说这是一条当地特产的武昌鱼,那就只会让人联想游泳,哪里还有隐逸山林逍遥人生的快意,那就成了梁山好汉“浪里白条”张顺了,而不是诗酒人生的苏东坡了。
        尽管我很小就知道鲈鱼,却不是从餐桌上,而是从姐姐文革前的生物学教科书里,松江四腮鲈与鲥鱼一样,是长江流域四大名贵鱼类之一。说实话,却一直未见真容,更不知其真味,尽管上海就是松江,鲈鱼就是上海的特产,但这东西自我童年就已从市场绝迹。后来还知道,不仅绝迹于市场,也灭绝于大自然,皮之不存了,是我们追求GBT创下的“伟业”之一。
       但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饭店的水族箱里出现了一种也叫鲈鱼的鱼,当时以为这就是松江四腮鲈,可品尝以后觉得味道实在一般,与塘养的鲫鱼、鳊鱼相比,只是细骨头少一点,却实在谈不上鲜美。再后来才知道,这种“鲈鱼”并非松江四腮鲈,是从美国引进的一种人工培育的鱼,因原产美国加州,就叫做“加州鲈鱼”,除了名称相似,却无任何血缘,面貌全非,没一点相像,此鱼非那鱼,完全是别一种了。
        进入本世纪,终于传来了一个好消息,从新闻报道中得知,上海水产研究所经过多年研究,终于成功复活了松江四腮鲈,在人工培育的基础上,已有了规模化养殖。但四腮鲈游上市民餐桌,还须时日,现在少量供应大饭店,价格在四百以上,百姓们还是只能望鱼解馋。
        但不幸中的万幸,四腮鲈是终于逃脱没顶之灾了,后来的达官贵人还可以继续体味“莼鲈之思”的滋味。可并非所有的鱼都有如此的幸运,鲥鱼,江豚,扬子鳄……等等,长江里百分之九十的生物都在经受着亡国灭种的灾难,等待着上帝的救援!可这个上帝在哪里呢?而我们扮演的角色,却是种物多样性的阎王。
                  




  评论这张
 
阅读(228)| 评论(4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