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弘天庐

——风横雨冷,博客是我们共同的伞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不加“五毛”和“毛粪”为友,有此癖者请绕开。 对我的博客有兴趣,日后可经常去这个地址看看——误入棋途_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2798703057

网易考拉推荐

三年之痒  

2013-10-16 10:15:53|  分类: 谈文论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学者做过社会调查,婚姻在经历最初的激情后会慢慢步入一个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期,一些夫妇就因耐不住这个“无味”的考验而选择离婚,或者从新开始,或者由此转向,成为非婚主义者。据统计,引发这个质变的时间跨度大致是七年,所以,在家庭婚姻关系的社会学研究中,有“七年之痒”一说。我以这个规律审视自己的写博经历,竟然发现,与这个过程高度相似,在开博三年后,正在从最初的激情期向无聊期快速转化,关博不玩了的念头时时蹿上心头,挥手告别似乎已见预期。
        三年前的8月,朋友加亲戚的“夏渎上人”开博了,通知我有空就去看看,触网多年的我这才第一次接触草博,在“夏渎上人”的博客里,开始了与其他博友的交流,在一些留言的互动中,委实体验了一把与陌生人说话的异样新鲜,与与熟人说话相比,似乎更多一份想象的空间,更多一份自由的宽度,更多一份不由自主的热情。受此激励,遂决定自己也开博迎客,于9月底注册,国庆长假后就发了自己的第一篇博文,至今正好三年,并开始发痒。
        除了名人开博,一般草民开博大概谁都会经历最初一个门可罗雀的寂寞时期吧?倒过来追踪一下,其实那个时期倒是青春燃烧的日子,激情四溢的年代。有些女博口称博客文字是写给自己看的,我是一直弄不明白给自己看的文字为何发到网上这个公共平台来的逻辑,所以一直鄙视这类似是而非的鬼话。我是毫不隐瞒自己持“人来疯”观点的,“点击”,“推荐”,“引用”都是我写博的最大动力,假如没有这些日渐增长的数据,我是一分钟也不愿呆下去的。也正是为了这份追求,在开博之初花了大量时间广交博友,前后大约加过上百位博友,现在也还有一半留在账面上,如今盘点开博营收,这 也是文字之外的另一份收获,在祖国的各地,竟然有一批从未谋面的男男女女因此成为心念的朋友,比如久未上线的“抚琴客”,以及当时来往密切,现在断了音问的“肥肥狼”,“听雨斋”,“羊羊”,“十里春风”,林曦……等等,这里权借这篇三年小结表达一个遥祈——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写博之前虽然也经常作文,但无非为稻粱谋,大多是技术文件,比如图纸技术说明,工程招投标文件、或者质量验收报告……等等,偶尔文艺,都是听命应景的宣传文字,歌功颂德,吮痈舐痔,假话连篇,其实丑陋不堪,实乃文字的耻辱。九十年代初期,应一位做晚报编辑朋邀约写过一点生活随感类的豆腐干文字,但由于有篇幅和选用率的压力,写得无比痛苦,只坚持一年就江郎才尽,写不下去了。要问写作有无快感,我是在写博后才有所体会,这也是我理解文化人为何对“自由”格外敏感的原因。也是在写博中才深切体会,自己写什么,怎么写,不用顾忌别人脸色,也不用操心能否发表,是一种多么引人振奋的写作妙境,而博客就是这么一个为草根码字人员量身定做的平台,引无数博友竞折腰。当然也有坏处,就是不能换钱,除了积累一堆数据,换不得半文收获,是一种纯粹的无偿劳动,在我,这也是终归无趣的原因,成为“三年之痒”的理由之一。这也从另一个侧面证明,我很俗,我很无奈,从来不会把码字当做生活必不可少的内容,在我的理念里,假如不能换钱,那就分文不值,所以我的博客经历注定了只能是插曲,或者是点缀
        “三年之痒”的另一个原因是审美疲劳。由于之前眼见的文字都来自于各种官媒,长年被那种文字的霉味浸润,开博之初,看见博友自抒性灵的文字犹如开窗透气,有一种春风扑面的清新和新鲜,比如“静玉无香”的题图诗。但三年过后,对这类词语堆砌成的甜叽叽的图片说明却再也体味不出美感,读这类东西成了一种让人心生恐惧的阅读经历,而她的文风和题材、体裁却一以贯之地坚守着这一个人偏好,也是因为我变她不变的原因吧,与许多曾经的博友都因这样的原因而断了来往。这是天下没有不散宴席的道理,也是我萌生退博意念的原因之一。在女博们太多的家庭流水账中既然大多已读不出美感,读不出共鸣,读不出惺惺相惜,读博便成为一种心累。而在我,读博与写博从来就是密不可分的同一分币的两面,读博的兴趣少了,写博的兴趣自然也同时下降,这种心绪积累到一定程度,也许就是关门大吉的终点。
       写博三年,留下了三百四十多篇日志,另有二百多篇未完稿在草稿箱,发表的接近三天一篇,以篇数论,与博友相比,仅在中游。但我的日志篇,甚至万字以上,这可是以一当十的容量,故以字数论,可算勤快。内容遍涉政经时事、轶闻逸事与艺文家常,也偶得几篇自己满意的佳作,敝帚自珍,差堪欣慰。我的博客在线时间利用的大都是上班时无事可做无聊时间,以前大多下棋打牌蹉跎虚度,除了QQ游戏上那个曾经到达过的业余四段的虚誉,无任何其他成果,改成写博,却留下了一份思考的痕迹。笛卡尔说“我思故我在”,假如突出思想对于一个活人的重要,从这个意义上立论,说这三年是我五十多年来唯一真正活着的时期,没有沦为造粪机器的行尸走肉,也是说得通的,这当然应该是三年写博的最大收获了,让我自得自恋。
        其实,写博之前我在单位业余负责“通讯”,因为职工很少投稿,基本由我一人进行所有的写作与编辑,每月至少要准备四千字左右的稿件或和八张照片才能填满两张3A的复印纸,单位奖励300元稿费和编辑辛苦费。但自从写博,体验了一把写自己想写、愿写的愉快,就再也提不起那种当别人喉舌和传声筒的兴趣,遂把那份工作辞了。让我骄傲的是,自我辞了那份工作,单位里却再没人挑得起那份担子,我单位从宣传工作先进,一下子成了挨批单位,反让我得了搞好宣传工作非我莫属的大名。当然,我自己体验的却一种心境,即说到底,写文应该遵从心愿,做一个给钱就说违心话的“五毛”不仅无耻,其实还是犯罪。我尽管十万分期望码字换钱,但从此以后,却再也不会写任何歌功颂德肉麻文字,把无耻当有趣了,哪怕不止五毛而是五元,这是通过写博才获得的写文道德净化和道德自觉,最为自己看重。
        以“三年之痒”为题给自己的三年写博做一个小结,感慨的不仅是时间,还有人事,不得不说,博中的与友往既有高兴和愉悦,也有遗憾和失落,有相知和互赏,也有龃龉和误解,甚至还有愤怒与唾弃。假如哪天我真的就此挥手告别,我期望那些遗憾和误解会随着我的关博而被朋友们彻底遗忘,至于我的那些唾弃,倒是期望那个人铭心刻骨,否则就真的无以为救地成了人渣。    
        
       
        


       
        


  评论这张
 
阅读(380)| 评论(7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