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弘天庐

——风横雨冷,博客是我们共同的伞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不加“五毛”和“毛粪”为友,有此癖者请绕开。 对我的博客有兴趣,日后可经常去这个地址看看——误入棋途_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2798703057

网易考拉推荐

假如穿越来世  

2013-10-11 11:47:37|  分类: 世相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去年,博友出了个题目,“假如穿越过去,你希望去哪个朝代”,我写了一篇《穿越宋朝(上)》,部分回答了对宋朝政治相对清明,物质和精神生活相对富裕,文化事业健康发展,人民安居乐业,耕读一生悠闲生活的无限向往。但一到过节,长假前后,经历了一周双休固有周期被打乱得七零八落的痛苦折磨,人的生物钟像女人经血不调一样开始紊乱,并显出一定神经错乱的症相,我就会遥想穿越未来,因为我们国务院有个“节假办”,专门为节假制定休止日期,这样轻松而颇具恶作剧色彩的工作,有一个黄鱼脑袋的智商就足够,却直属国务院,至少也是处级吧?这个岗位实在诱人,逗引我遐想联翩,我期望来世能在这个官位上一展宏图,真心期待来世皇上把这个折磨全国人民神经的小差事交给我来干吧。
       这个穿越首先当然有个假定,也就是说这个世道能够延续足够的长,因为“节假办”是古今中外独有的政府机构,过了此村,就没这个店了,因此,这个长度必须大于等于我灵童转世的时间周期。另一个假定当然也是基于现实,那就是百姓依然像当今这么愚蠢,全民族像一群奴才,自己的时间自己做不了主,休个假也要听命于国务院,死改不了的官本位崇拜,否则谁还会认真把个“节假办”也当盆菜呢。
         有了这两个前提,当今的“公务员”热也就必定会继续延续。所谓“公务员”,是个近年才流行的时髦称呼,其实就是各级当官的,为皇帝卖力,古代文言统称“官吏”,“官”是决策层,“吏”是操作层。杜甫写“三吏”“三别”,放过了决策层的罪恶,盯住了操作层的凶残,那是原版的写实主义,当时杜甫正在流亡,作为下层民众,当然看不见庙堂决策,只见得百姓遭殃,他忠实于只写眼见的事实,是经典的现实主义。民国时引进日语,“官吏”改称“干部”,以示与封建官僚有别,其实一个袜筒管里出气。49年后从苏联引进了一个词则是“公仆”,由于名实不符,实在让人恶心,倒是成了人们讽刺官场男盗女娼的贬义词,官僚们自己也觉得不好意思如此标榜,所以一直未在公众语言中流行。改革开放后西风东渐,遂有欧美系的“公务员”一说进口转民粹,虽说换了名堂,也是换汤没换药,戴的是同一顶乌纱。国务院专属“节假办”主任的乌纱,在现今的官吏级别的序列里,大概不会低于16级吧。老父生前混到了18级,假如我能混到16级,也就够得上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标准了,老父地下有知,绝对应该高兴。
       我在《穿越宋朝》时说过,我这个人官瘾和志向虽然都有点,但都很迷你,即使年轻时,最高级的梦也就是做个国务院总理而已,绝无做皇帝的念头。在美国那个邪恶国家,公认社会最底层的黑人穷孩子竟然都敢竞选总统,真是没有体统,十足的野蛮,没有教化,哪像我们天朝,历来长幼有序,尊卑分明,普通人想当皇帝是非分之想,从来都是杀头的罪名,十恶不赦之首,古代叫“篡逆”,49年后叫“篡党”,现在变隐晦了,大多用经济罪名来代替,改成了“贪污受贿”,不明就里的还真看不出来。古代圣贤说过,“君子不站危墙之下”,像我这样聪明的,当然没理由去做这份危险的皇帝梦,林彪和bo-xi-lai的下场都足以让人长点记性。有一个当“节假办”主任的梦想最大的好处就是绝无政治风险。
       但现在的公务员考试,竞争焦点似乎都集中在与公权力和经济运作搭界的热点部门,比如“发改委”、财政部、公检法等强力机构,原因心知肚明,那些都是掌管项目审批和是非判定的权力部门,也是各路神仙为了呼风唤雨不得不行贿朝拜的大菩萨。但生活经验告诉我们,最高的智慧来自逆向思维,所谓“塞翁失马”是也。在这样的强力部门掌权供职,自然受人膜拜,让人眼热。但冤家栽赃,同行倾轧,东窗事发,身陷囹圄的比例也实在太高,每每上演“哗啦啦似大厦倾”的闹剧,实在丢人现眼。我简略搜索了一下网络,国务院所属各部委没一个逃得脱贪官落马的事实,唯一例外的就是“节假办”,嘿嘿,真是一块世外桃园啊。
       人都有人性,所谓人性,就是人的固有弱点,比如贪财好色,在财色面前,即使明知是火坑,也会闭着眼往里跳,犹如飞蛾扑火,前赴后继。一个人有了权力,身边便会围一群宵小,千方百计拉你落水,策划与你进行各种权钱或权色交易,每日朝贡鬼点子,所有伎俩都按人性化原则设计,所以,犯各类“人性病”实在无法避免。一个人但凡有了权力,第一个想到的总是利用权力发扬和光大自己的“人性”,大权力会有大人性,小权力便会谋取小人性。皇帝有大权力,所以搞大人性,于是三宫六院,嫔妃三千;女人当皇上也如法炮制,日日二凤一凰玩三P。当今法院当个庭长权力不够大,所以,只能玩个把情妇,或者换换口味,去政府定点消费场馆叫几个“小姐”开房。但当今皇帝三宫六院都算明媒正娶,法官嫖娼则是婚外乱搞,违反党纪,可以暗地鬼混,不能明着胡来,否则,极易成为冤家和竞争对手的把柄,成为翻身落马的正当理由。近日便有一个显例,上海法官和皇帝同样犯人性,因权力不同,后者可称风流倜傥,前者便是遗臭万年。在那些热点部门做公务员,由于行贿的宵小麇集,中枪落马的可能性实在太高,假如有点避险意识,忧患意识,还是去非热点部门来得安全,搞现代化工业生产要坚持“安全第一”的原则,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官场里混,也要坚持这个原则,混得长才是王道,坚持到底才是胜利。“节假办”衙门虽然冷清,难得有宵小上门朝拜,但安全系数就高多了。我有自知之明,最受不得财色的引诱,但没外人勾引,大致还能自持,混到退休不难。“国假办”虽然平日里难得捞到发号司令的机会,但好歹到了节庆时节,便有点狐假虎威的气势,毕竟可以代表国家最高行政机构的国务院发个“通知”,过一把官瘾。且一年的工作量也就是把那几个双休日提前或挪后倒一倒,比和一圈麻将还容易,却能和地方上的处长比一比名气,弄得全国皆知,怎么着也要牛一圈吧?至于政绩考核,也没有GBT的压力,轻松多了,同样高坐庙堂,却可不为五斗米折腰,还有大把的公私时间种菊东篱,世上这样的好事委实不多。何况,不被GBT所累是很重要的,事关盖棺定论,身后名节,如今官员都在GBT的压力下大肆破坏环境,超限榨取自然,名义是发展经济,其实都是毁灭家园的罪恶勾当,做个节假办主任就能避免成为这样的历史罪人,至于弄出了一些经血不调的生物钟紊乱者,那也应该分析主客观两方面的原因,就算有些危害,也只是累及当代而没有遗祸子孙,除非你能够证实经血不调的基因一旦产生也能遗传,哈哈,这肯定是诺贝尔的题目,中国人一百年做不了
        我看重节假办主任那顶乌纱的心思还在于那岗位的工作实绩有很大的提升空间,有再立新功的机会。今天看见网络消息,超70%人不满现在的长假安排,也就是说,还有百分之二十几的傻逼对现在的长假制度竟然很满意或无动于衷,这些二货就会成为我的工作目标,成为我的工作动力,我会想方设法满足他们的特殊癖好,把拼凑长假的调休日期后搞得花样百出,让他们忘记今夕何夕,直到神经错乱、经血不调。
      

  评论这张
 
阅读(248)| 评论(4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