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弘天庐

——风横雨冷,博客是我们共同的伞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不加“五毛”和“毛粪”为友,有此癖者请绕开。 对我的博客有兴趣,日后可经常去这个地址看看——误入棋途_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2798703057

网易考拉推荐

这一个足以颠覆一百部抗战烂剧——被遮蔽的地主抗战  

2013-08-24 11:18:48|  分类: 故纸钩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过去,钦定的文艺主张是“经典人物”和“经典环境”,成为我国49年后相当一段时间里文艺创作的金科玉律,不可稍有差池,做得不好,不仅有牢狱之灾,还会有性命之虑。这个定律的主要内容是文艺作品中的人物形象必须带有以一当百的说教作用,代表着这一类人物的普遍特征和行为方式。而人物类型又必须以阶级作为划分标准,创作中主题先行,然后找素材往这个筐里丢。比如根据主题,无产阶级是最革命的阶级,那么写农民,就必须是勤劳勇敢,无私无畏,勇斗地主,支持“革命”,在抗战中不是英勇的八路军就是智勇双全的敌后武工队,老人都是舍得用生命掩护游击队战士的老大爷,妇女总是用奶汁抢救伤员的好大婶。与此对应,地主则总是凶残贪婪,懦弱猥琐,在抗战中则无一例外地投靠日本人,总是有个做汉奸的儿子,担任伪军要职,成为日军追杀抗日武装力量最得力的鹰犬。这一叙述模式贯穿了49年后几乎所有抗战题材的小说和电影,比如《地道战》,《苦菜花》,《烈火金刚》,《敌后武工队》,……等等,莫不如此。这一宣传产生的政治效果是给几代人造成这么一个认识,且至今那些“五毛”和一些不知开化的愚民们仍持这一套叙事逻辑,即地主阶级不仅是无产者的阶级敌人,还是国家的民族敌人,从而给1949的改朝换代制造了奉天承运的历史合法性,为“阶级论”统治一切思想文艺领域制造了政治逻辑。
       要说这说法的荒谬本来也经不住推敲,抗战期间有上百万为虎作伥的伪军,协助日本人统治中国。我从没看见伪军有拉壮丁的记载,当然都是志愿兵,可以说这些大大小小的汉奸都出于自愿。但中国哪里来这么多地主?中国农村假如真富裕到遍地“地主”的地步,那“土地革命”就真的没必要了,这其实是他们自扇耳光的逻辑。实际情况当然是那些无以为生的农民,甚至是最贫穷的无地农民才是构成伪军的主体。我们把做伪军上升到“卖国”的理论高度,但对饿肚子的人来说首先是活命,对一般老百姓来说,当兵吃饭是一条生路。也正是这个原因,战后公审汉奸,并不把普通伪军列为汉奸进行追责,因为法不责众是普世道理。
       那么那些真正的地主乡绅是否就都是电影里描写的那种戴着瓜皮帽,穿着绸缎马褂进出日军司令部告密乡亲们在哪里挖了地道的汉奸?回答当然也是否定的。今天说一个被党争淹没的历史小人物,一位为了让子侄辈无所牵挂,英勇抗战而慷慨赴死的民族义士,当然是一位乡绅,让大家也看看地主的抗战形象。
       1938年,抗战形势危急,南京失陷,苏鲁溃败。武汉会战前夕,一名叫邹炳蔚的长沙乡绅预言,倘若日军再占武汉,他将跳河自杀,以激励众多投笔从戎的子侄辈无牵无挂,奋勇杀敌,矢忠报国。是年秋天,武汉不幸失守,老人悲愤填膺,嫌自己老朽没法亲上战场厮杀,但也不愿拖晚辈后腿,果然手书遗嘱,择一清泉慷慨赴死,以一己之死,自断退路,坚定儿孙辈的抗战杀敌意志。——呜呼壮哉!真是惊世骇俗的壮烈义举,实在可歌可泣,至今闻说,依然为之动容。遥想两千六百多年前,四面楚歌的困境中,虞姬以一弱女子的断然一刎,免除项羽的后顾之忧,激励夫王杀出重围,再整河山,感天动地,滴血成花,是为“虞美人”,故事流传了将近一百万个日月,至今广为传诵。可如今,一位现实中民族义士的坟茔,不过几十年,竟然已淹没在荒草萋萋之中,此情此境,让那些为民族生存而献身的英雄何以瞑目,让那些有良知的国人情何以堪。
       其实,老人这一番壮士断腕的义举在当时即感动了全国,国军上将陈诚于当时主政湖南,他根据实地调查得知情况,亲自拟文向蒋介石发了要求国民政府予以通报表彰以激励民情的电报,并总结说:“设使战地民众均能如邹炳蔚,尚何愁强敌之不灭耶?因知今日之战争,能用民者胜,而用民的基础,在于知识教育之普及与深入,未有文盲占人口十之七八的国家,而能应付现代化对外战争者。”
  抗战开始后,国共双方表面上发表了联合抗战的宣言,它暂时放弃了“打土豪分田地”的土地革命政策,承认了全民抗战的事实。但后来的发展却证明,这只是一个图生存,求发展,摆脱被剿灭困境的权宜之计。49年执政后,它就动用大一统的舆论工具,把抗战胜利说成是它一党的功劳,甚至美国的原子弹也是纸老虎,而它领导的山村民兵的土制地雷却不得了,日本人不怕原子弹就怕这山寨地雷。除了它领导的工农阶级,其他阶级阶层不是抗战中的逍遥派就是破坏者,投敌做汉奸的都是地主资本家或国民党高官。其实翻开大汉奸名录,臭名昭著的除了有国民党高官汪精卫,也有共产党创始人周佛海;民族英烈既有王小二那样的农民子弟,也有邹炳蔚那样的地主乡绅。同样,共产党有平型关和百团大战的功劳,国民党也有三战长沙,血战台儿庄和昆仑关大胜的捷报。本来,这都是民族共同的耻辱和荣耀,但共产党就是这么个东西,它总是习惯于把坏的都归之于别人,却把好事一股脑揽下来,同时兼备贪得无厌和恬不知耻两种处事品质。那些抗战烂剧和全民族抗战事实的故意遮蔽,正是这两种恶例品质的体现。


附:邹炳蔚遗嘱和陈诚将军吁请褒奖电
附一:邹炳蔚遗嘱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况余年老力衰,焉能自全,其所以速自决者,坚汝等报国志耳。此嘱。
附二:陈诚《请褒扬义绅邹炳蔚电》
        重庆委员长蒋:兹查湖南长沙前清邑庠生邹炳蔚曾入山东方伯汤聘珍,江苏制军魏午庄幕中,办理文牍,保荐知县,后鼎革返里,以医术名。客岁暴日进犯,常以年老不能杀敌为恨,每与人言:“如敌入侵武汉,即择清泉之滨跃入就义,以激励子侄,矢志报国,免以我老为念”。今秋闻武汉失守,果手书遗嘱,赴水而死,其忠义慷慨,殊堪矜式,理合抄同该绅遗嘱,电请褒扬,可否之处,敬请鉴核。
                                                  二十七年十二月二十八日



        




  评论这张
 
阅读(660)|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