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弘天庐

——风横雨冷,博客是我们共同的伞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不加“五毛”和“毛粪”为友,有此癖者请绕开。 对我的博客有兴趣,日后可经常去这个地址看看——误入棋途_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2798703057

网易考拉推荐

对比(弘毅赏艺·之一)  

2013-08-26 10:51:15|  分类: 谈文论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不揣学问粗疏,见识卑下,新开一个赏艺系列,或字、或画、或骨董,既不分名流或草根,也不分中外或古今,望众博友指正。

“对比”,既是一种认知事物本来面目的思考方式,也是表达思想情操的一种艺术手段,无论在耳听还是目视的语境中都是符合审美规律的。有些客观事实你不放在“对比”的环境中你发现不了伟大和卑鄙的区别;有些大美,你不放在“对比”的环境中也凸显不出来。前者举一断大历史为例,比如苏联帮中国打了六天仗,帮助中国从日本人手里夺回了整个东北,但它要求中国把其中的两个城市和一条铁路都归它,并把这些占领地的公私财物劫掠一空,所有遇见的女人都强奸一遍。他的理由是我的军人替你出了力,流了血,献了命,总要有点回报吧?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谁又能说没道理呢?所以中国人民只能咽着泪水强吞苦果。但美国在整个抗战期间一直站在中国一遍,中国人民抗战八年,它就支援了八年,给枪、给炮、给一切战争必须的资源。以中国人当时的实力,最多只能在本土埋几颗地雷,挖几个洞,对站岗放哨的鬼子搞点突然袭击表达一下反抗的意思而已,根本无力彻底战胜日本。但美国依仗强大的海空军实力,能够实施隔海投弹的手段,直接打击日本的心脏,迫使它缴械投降,从而使中国人民搭车取利,陪同美国一起成了战胜国。要说对抗战胜利的功劳,美国不知比苏联大多少倍。但它没要求中国人给啥回报,没要一分地,甚至也没要一分钱。一名士兵违纪强奸了一名女生,也被军纪处理了,就是按中国的标准,处罚是轻了一点。这样两相对照,苏联人要求中国以土地和钱财作为援助回报的无理和蛮横就凸显出来了,什么叫国际道义和无私援助,什么叫乘人之危和趁火打劫,泾渭分明。在这一“对比”事例中,对我们认识什么叫“伟大”和“卑鄙”都分外有说服力。

这个举例有些沉重,是因为“8·15”刚过去,思维内容还老停在抗战胜利纪念日的惯性中。其实促发写这篇《对比》的动因却很休闲,那是看到了老朋友的一幅画,谭以文的《朱竹扇面》,看到了“对比”在揭示大美过程中的凸显作用。对比(弘毅赏艺之一) - chy195603 - 弘天庐

其实,“对比”最经常出现在我们日常生活中的实例还是作为艺术表达的一种范本。它的审美原理是不分主次,却又使对比素材的双方都得到了强调和凸显,让人过目不忘。在谭以文的《扇面朱竹》里,画家运用的是色块对比的原理。竹子的原色是绿的,但正因为自然界的竹子是绿色的,你忠实于自然,以绿色来画竹子就不会有突兀感,不会有抢眼的艺术效果。但在这幅作品中,画中的那一撮红色分外挑眼,不能不说,这违背自然界原色的创造性运用,却使作品更具艺术震撼力,视觉效果分外强烈,那红色已不再是竹,而成了火,热烈而耀目,活力四溅,是冷视中的滚烫,静谧中的跳跃。

这一抹红色之所以分外抢眼的艺术效果还在于它有一个显见的“对比”,那就是大块的留白和黑色的拳石。黑色和红色都属于比较强烈的色块,有“重”的份量感,在力量上有秤砣的作用,可以以小胜大。因此,艺术运用中如何掌握比例既是技术技巧,也是胸襟眼界。在具体到这幅画评,不能不说,谭以文的这幅朱竹运用得恰到好处,妙到毫巅,那些红和黑,添一分则过重,减一分却又太轻了。

作为艺术表达的手段,“对比”在绘画中其实是最常见的一种,在中国画中甚至成为程式。除了上述的“色块对比”,我们在齐白石画作中经常可以看到的则是“工、拙对比”。白石老人经常用大写意的粗犷大笔在纸上挥洒一些藤蔓枝条或蕉叶柳丝,却用极工整的细笔精细描画趴在上面的一两只小虫子,或鸣蝉螳螂,或蜻蜓蟋蟀,一粗一细,一工一拙,互相映衬,煞是可爱,风格极为突出,成为他笔墨技法的标志性特征之一。

对比(弘毅赏艺之一) - chy195603 - 弘天庐
齐白石《枫叶鸣蝉》
 

绘画上除了上述的技法对比,还有素材的对比。山川城廓是中国画中最主要的一个题材,在长期的流传中也形成了一些程式化的创作规律,那就是“动静对比”。山川城廓都是静物,为了使这些深山老林活起来,使它具有可游可住的亲和力,所以,中国的山水画有一些固定的套路,高山必有泄水奔流,劲松必有流云围绕,高山和劲松都是“静”,泄水和流云都是“动”,动静结合,这是中国山水画创作的永恒规律,所以庐山瀑布和黄山云海便成了中国画经久不息的主题,那满纸云烟,也是安顿中国文人心灵的一片家园。

对比(弘毅赏艺之一) - chy195603 - 弘天庐

陆俨少《溪山楼观》




注: 以上图片谭以文的《扇面朱竹》来自亲戚,后两幅均摄自家藏。





 

  评论这张
 
阅读(204)|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