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弘天庐

——风横雨冷,博客是我们共同的伞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不加“五毛”和“毛粪”为友,有此癖者请绕开。 对我的博客有兴趣,日后可经常去这个地址看看——误入棋途_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2798703057

网易考拉推荐

有感于“读书立法”  

2013-08-20 09:02:54|  分类: 时闻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年一度的“上海书展”如期开幕,关于读书的信息也乘热纷至沓来,昨今两天传来两条,让我不得不有所感言。一条是关于国人尴尬的读书统计数字,人均每年不到2本,这还是上海的统计,相信内地和边远地区则更少,而英国人是20本,以色列犹太人是60本。调查还显示,城市中从不读书的群体除了农民工还有商业服务业人员,一般职员,文员,秘书等。(注:“不读书”的定义为除了教科书,职业书和杂志。)但这个数据一点不让我感到意外,因为我从没有过爱国贼那样的良好感觉,一直觉得国人是一个需要改良的低劣品种,其中需要改良项目之一就是普通人读书的习惯,因为好学才有上进的可能。书承载了人类智慧的结晶,阅读是学习和进步的最重要途径。对个人是如此,对国家民族同样如此,可以这么说,阅读状态是个人或民族进步状态的充要条件,也是个人和民族素质状况的基本反映。而这样尴尬统计数据,显然与当下民族素质低下的现状是相符合的。

新任老总席大爱做梦,他中国梦里国人一定都排排坐,吃果果,凉风习习,书声朗朗,但这样尴尬的调查统计显然与他的梦不相符,于是我们的官僚们开始了焦虑,于是又传来另一条消息,据说读书也进入了国家立法议程,我们的官僚们急皇上所急的特点充分发挥了出来,梦想以立法来矫正国人不喜读书的习惯,拯救民族的平均智商。我不知道自己是应该高兴还是担忧。应该高兴的理由是我从“回家看看”立法到“读书立法”的囧事中看到了这样一幅图景,中国人终于从无法无天进化到“立法癖”层次了,中国的依法治国似乎走上了超速发展的道路。担忧的理由却是,在这样一连串荒唐的立法命题前,如何来理解中国“肉食者”的智商,到底应该先拯救国人的平均智商还是先拯救这批立法大员的智商。

之前为“常回家看看”立法的荒唐写过一篇时评,曾断言这条无法实施的荒唐法律必定废纸一张。上周日去母亲家,她订了一份《老年健康报》,上面果然大量报道了这条法律实施后的各类尴尬记录。有人被法院判决“回家看看”,但到了家门口往里看一眼转身即走,还立此存照,说法律判决回家看看,可没判决回家坐坐,立此存照是留个痕迹,以后法官来问可以有个说法。显然,那些不回家看看的逆子智商比立法者高多了。但我并不能因此表扬他们的高明,因为他们的高明实在是立法者的太愚蠢才促成的。这道理就像邻家孩子与一群智障人士一起做一头猪加一头猪等于几头猪的算术题,结果只有那个小孩子做对了,你能够因此夸奖他聪明吗?真那样,你自己也成智障人士了。

那么读书一旦立法的实施境遇会好些吗?国人读书的环境会因此改观吗?国人不喜欢读书的习惯会因此改变吗?超级傻逼才会这样想!

从硬件来说,上海的读书环境肯定是全国最好的,以前各单位都有图书馆,现在,街道有街道的图书馆,区有区图书馆,市有市图书馆,市图书馆还是国家级的藏书馆。我家步行十分钟的距离内就有三家街道图书馆,交一定押金就可办理借阅卡,但我陪女儿去借书,不能说门可罗雀,但从没遇见过一个年轻人,除了免费蹭报纸的退休老人就是小孩子,我都不好意思在里面多呆一会。浏览一下书目,大都是一些让人看了变傻的东西,当然也有一些常识性的书籍,但那些东西现在网上查阅更方便,女儿除了借几本校园小说,对其他的一概没兴趣。显然,政府办这样一些机构一是装门面,二来也是把它当做洗脑工具。反观麻将室,烟雾缭绕,热火朝天,男女老少,全民皆麻,不管简陋的还是精装的麻将室,家家客满。由此可见,没有从本质上吸引人的东西,你建的再多再好的图书馆也没用,筑巢引不来凤凰,那是因为凤凰还没有生出来。

中国人是一个最讲实惠的民族,看不到读书的眼前利益断然不会受骗上当。古代即使职业读书人的悬梁扎股或凿壁偷光也是看中了“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的美妙前景。所以,要使中国人具有主动读书的动力不在严刑峻法的付诸实施,而在“持续利好”的可以兑现,中国历史上估计唯一一个全民读书的时代就是这样促成的。文革时期,“四人帮”政府行政组织全民读老毛的那四本书,采用了大棒加胡萝卜双管齐下的高压政策,大棒是敢于不读“雄文四卷”的轻则批斗,重则进班房,但能够倒背如流的则加以赏赐,除了给予学毛选标兵”的荣誉称号,一些佼佼者还因此进入“领导班子”,一时鸡犬升天,沐猴而冠,连一些不识字的老太太也把“老三篇”背得滚瓜烂熟,阅读成了效忠皇上和加官进爵的一个凭证。也许,那些读书立法的积极倡导者憧憬的大概也就是这样轰轰烈烈的一景吧?

但时过境迁,当年的黎民百姓都是由“单位”监督着,城市里成年人由企事业单位管,农村则由生产队管,孩子由学校管,老人由里弄居委会管,天罗地网,任何人逃无所逃,由前苏联首创,我们继承发展了的驭民体制保证了一个人人必须过关的行政硬件。但现在政府“大撒把”,百姓自谋生路,个体和自由职业者众多,大量私企都没有支部书记,都不会把读书这类鸟事当回事,公民的法定读书计划何以监督实施呢?没有监督,当然也就无从奖惩,法律也就成了废纸。

那些“法力无边论者”和“立法癖”们可能始终没搞明白,法律只能针对不能做的事,针对的是做人的底线,不该也不能越界道德范畴,进入社会舆情倡导领域。就比如你可以表彰跳入河中救起落水儿童的见义勇为者,但你并不能因此而惩罚那些见死不救者,尽管你可以予以道德谴责。不读书确实不是好事,却没到影响别人的地步,读不读书是个人自由,他愿意做不读书的傻蛋,你可以用读书有益的实例教育或引导他,却没有以法律法规强制他读书的道理。所以,读不读书可以作为择优而士的依据,却不能设为违法处罚的理由。读书立法,又是一粒中国法律的乌龙球。

古人对中国的统治者总结说“肉食者卑”,我是不大愿意承认这话有道理的,因为违背了一般规律。“肉食者”掌控了更多的社会资源,理应比食的百姓站在一个更高的层次,包括智商,但现实总让我发现自己不愿意发现的实例,来证明古人的英明论断,“读书立法”又是一例。









  评论这张
 
阅读(222)|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