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弘天庐

——风横雨冷,博客是我们共同的伞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不加“五毛”和“毛粪”为友,有此癖者请绕开。 对我的博客有兴趣,日后可经常去这个地址看看——误入棋途_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2798703057

网易考拉推荐

现实主义绘画  

2013-07-11 14:29:07|  分类: 谈文论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传统中国画并无“现实主义”的概念,但有“法自然”和“法前人”的说法。“法前人”的意思是以临摹前人墨迹为法,走的是笔墨程式化的路子,具体到画史,就是前清“四王”临古摹古的那一流派。“法自然”的意思是以自然为师,以天地江山为蓝本,当然有“写实”的意思,与西画的现实主义有学理上的相通之处。

  但中国画从未与科学产生过联姻,传统画家从不进行写生的基本技能训练,向来走的是一条普通文人“表情达意”的诗化道路。现在弄到路人皆知的黄公望《富春山居图》,被认为是师法自然的杰作,但你要是按图索骥,傻到以此画去寻找富春山的现实图景,那是要让人神经崩溃的。所以,中国画的“师法自然”,与西画的现实主义和自然主义还是有很大的区别,不仅仅在技术细节上,而是在绘画从训练到创作的根本理念上。

现实主义绘画 - chy195603 - 弘天庐
 

 


        但宋画中的《清明上河图》却是一幅被公认为现实主义的杰作,没人再拘泥于细节上与西画的巨大差异,而认为那描写的就是大宋首都汴京的一片城市世俗生活的真实图景。我就以此画按图索骥,因画中没找到一间茅房,所以就得出了堂堂大宋首都没有一间公厕和中国城市建设古来即没有公厕的概念,以及随地大小便古来即有的结论,写了一篇《如厕问题》的博文,颇得好评。想不到,如今浏览网页,有人更加独具慧眼,从《清明上河图》中竟然发现了“城管”的身影。我倒是很想认真随着他的指点看看大宋城管的行头啥模样呢,没想到他话锋一转,用的竟然是推测法,说是如此繁荣和谐的市场,没有城管怎能这么井井有条?他娘的,这样的“五毛”真是出类拔萃,古为今用,画为实用,竟然可以玩得这么头头是道,不得不服。他以为全世界只有中国有市场,而且只有有“城管”才会有市场秩序,全不顾全世界只有当代中国才有“城管”的事实,而全世界的市场像中国这样充斥假冒伪劣商品的也仅此一家。“五毛”的眼睛都善于选择性发现或者选择性失盲。
现实主义绘画 - chy195603 - 弘天庐

 

    西方十八世纪现实主义画家的代表人物是库尔贝,他的现实主义杰作是《画室》,我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看到此画的图片,让我大吃一惊:画面是盈盈一室穿着体面的上流人物,其中有画家自己,以及当时巴黎文艺界思想界以乔治·桑、肖邦等为代表的诸多上流人物,一位三点尽裸的女模特旁若无人、搔首弄姿的站在这群男女宾客之间,摆着窈窕迷人的POS。尽管当时已经国门打开,西风微露,但像我等这类从未出过国门,被闭关锁国几十年,刚从文革愚昧困境中走出来的懵懂屁民,看到西方女人能够在大庭广众中毫不羞涩地展示自己的酮体,实在有点惊世骇俗,甚至匪夷所思,所以当初我一直不信这是西方“画室”的真实情景,以为只是我所熟知的“宣传”。但九十年代以后,上海苏州河沿岸部分工业建筑遗址被开发成知名画家画室,随着媒体记者的踏访,才终于了解了西式“画室”的大概,当然也明白了《画室》“现实主义”反映客观世界技术性的一面。

   由于完全的现实主义作品难以塑造“高、大、全”式的英雄人物,所以,四九年以后,为了表现我朝的奉天承运,我们钦点的官方文艺主张是“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相结合的典型环境和典型人物”,由此全面拉开了“假、大、空”阴影肆意蹂躏文艺的铁幕,文化人被改造成当政集团的谦卑侍女,文化艺术则被全面改造成党争的廉价喇叭,艺术发展陷进了现实政治沼泽的泥潭。文革后触发反思,社会思潮掀起了以巴金《随想录》为代表的“讲真话”热潮,绘画上则出现了以四川油画为代表的现实主义和自然主义甚至超级现实主义创作,其中的代表作就是罗中立获第二届青年美展一等奖的《父亲》。

 

现实主义绘画 - chy195603 - 弘天庐

 

       

 《父亲》创作于1980年,处于文革结束后向改革开放转进的重大历史转型期。篇幅216x152公分。作品受美国画家克洛斯巨型肖像画的启发,技术上采用了照相写实主义手法,描画了中国一位普通的、贫困的、苦涩的老农。在那枯黑、干瘦的脸上布满了象沟壑似的皱纹,是一种无言的沧桑;深陷的眼睛露出了凄楚、迷茫又带着恳切的目光,象是在缅怀过去,又象是在期待未来,让我们感受到那牛羊般善良目光的“通视”。干裂、焦灼的嘴唇似乎已被风干许久,仅剩一颗门牙的嘴里不知饱尝过多少酸、甜、苦、辣;犹如耙犁一般粗糙的大手捧着一个重新锔过的粗瓷碗,内盛半碗维持生命的浊水,与身后他所奉献的金黄色稻海形成鲜明对比。细小毛孔里渗出的汗珠不知已滑落多少,稀疏的胡须,还有那象征着悲剧色彩的苦命痣,都无不打上了他艰苦劳动、无私奉献却又生活悲惨的烙印。在巨幅领袖像样式的强烈视觉效果下,其画面具有一种悲剧性的震撼力,唤醒了观众的心中平凡而又伟大的情感,具有撼人心魄的魅力。这正是现实主义作品的通透之处,画家把农民的“丑”真实地,毫无遮蔽地表现出来,才使得“父亲”的形象如此真实可信、有血有肉。站在这幅巨大的肖像画面前,使我们能很真切地感受到人物身上特有的烟叶味,感到他的肌肤在抖动,他的血液在奔流,从而激发我们的共鸣。

  作品送展时题为《我的父亲》,由于作品表现的人物具有很高的典型性,评委们一致觉得,这位老农的形象不仅是某个人的父亲,而是中国经历十年浩劫的八亿人民的父亲,也是当代中国农民的经典形象,这个形象有很大的概括性,又有巨大的包容性,具有划时代的意义,所以评委们一致决定,把《我的父亲》由特指改为泛指——《父亲》。

  这幅画有几个花絮后来一直为人传诵,一是据说《父亲》一画的模特取自四川大巴山乡村一位看守粪坑的老农,(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以前,内地农村种地还没有化肥,种地肥田全凭农家肥,所以田头粪坑得有人看着,否则粪肥会被人偷走。)老人也因此画成名,画家与他建立了深厚的感情,真把他当做了父亲。九十年代后画家已是四川美院的院长,还常去看他,褴褛茅檐下,把酒话桑麻。二是这幅画的奖金是400元,在现在还不够买几罐进口颜料,但当时画家觉得是得了一笔巨款,请全班同学吃饭,只花了200元。其三是当时主管美展政审的行政官员不同意此画展出,觉得把中国农民描画得太黑暗了,不符合他理想中经典农民的形象。但评委们据理力争,终于使此画冲破政治阻力得以展出,但有一个妥协,那就是根据那官员的意见,为了表现新时代农民的新气象,画家在老农左耳上补画了一支竹竿圆珠笔,以显示老农“有文化”,那种简陋的圆珠笔现已绝迹,当时买0.11元。其实,这才是这幅画现实主义最浓墨重彩的一笔,幽默而深刻反映了中国政治奴役文艺的现状。

    




  评论这张
 
阅读(242)|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