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弘天庐

——风横雨冷,博客是我们共同的伞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不加“五毛”和“毛粪”为友,有此癖者请绕开。 对我的博客有兴趣,日后可经常去这个地址看看——误入棋途_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2798703057

网易考拉推荐

“当兵的”和“要饭的” ——兼答博友婉约灵子的“博客修养”  

2013-06-28 12:54:50|  分类: 谈文论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人有家无国,向来没有义务当兵、为国献身的概念,当兵自古以来一直是混饭吃的手段,穷极了才作为一条活路,文革时更是沦为官二代逃避“上山下乡”的手段,当兵目的一向是为了“活得好”而不是“死得好”,所以历史上也就南宋的“岳家军”留了一个冻死不拆屋,饿死不扰民的美名,所以当兵名声一直不好,与英国和欧洲皇家贵族以当兵为荣的传统相悖,中国民间有“好铁不打钉,好男不当兵”俗语警世。民初以来,军阀混战,主义纷争,涂炭生灵,国兵御敌无方,掠民有术,有“兵匪一家”的恶评,民众遂以“丘八”轻蔑称呼。如今大城市,当兵更是考不取大学的“傻蛋”的代名词。由于中国的兵源缺乏贵族传统,所以一直是粗胚形象,甚至成了不讲理的代名词,所谓“秀才遇到兵,有理讲不清”是也。

但我这文以“兵”起兴并非真要说说中国的兵,而是源于前几日与博友婉约灵子的几段互动而引发的联想,现逐一述来。

那天灵子新发一篇博文,题目是《中年男人的性》。以女人的身份公然谈论男人的性,当然有点惊世骇俗,但说的相当好,诚恳坦然,一点不猥琐,情理俱佳,所以很是抓眼球,我在下留言:“你们女人说不喜欢政治类文字,其实,所谓好的政治,按李银河的说法,就是让所有人吃上饭,睡上女人的治国方略。”另一人在我这段话下留言:“李银河是扯蛋”。我对这个“扯蛋”的评价很是不服,所以回帖:“呵呵,是你自己浅薄”。但事情并未到此结束,话题就被以后的互动展开到“谩骂”,“诋毁”“人格侮辱”以及“博客修养”和语言比喻技巧等方面去了。

李银河的性学研究在中国传统道学的眼里成为大逆,这不奇怪,毕竟中国目前还是一个农民道统意识占人数优势的国度,坦然研究和直面看待人性这是当代的城市风气。在这种半闭塞的大环境下,她因此被人视为荡妇理论的倡导者从而遭致历来开风气先者的孤立和轻慢也是历史进程中的必然。毫无疑问,我是“李学”的拥趸,完整读完了她7本一套的李银河性学研究,把李银河看成本世纪中国最具影响力的思想家之一,原因是她的性学研究并非美国人金赛性学报告那样的纯技巧,她的研述把更多的关注放到了普通人的性权利和性义务,对我具有懵懂初开和振聋发聩的启蒙意义,对社会则有拯救苍生的阔达襟怀。严格说来,李银河的性学是两性社会学,是政治经济学庞大领域的一个绕不过去的一个分支,而比侠义的政治经济学更实在,更贴近人性的本质,更贴近我们琐碎的日常生活,更能看到学术对民生的关切,更见证一个学者的人本情怀。

我是持对争议人物各持己见的原则的,但需要一个前提,那就是你是真的了解。但在我留言下留话的那位我就很是不屑,因为在我说他浅薄后他一下子回了三大段话,竟然没一段有一个囫囵的句子,一个连句子都写不通的人也敢妄议一个国内外著名学者的学术成果为“扯蛋”,我只能苦笑,当然就引不起互动的情绪。但婉约灵子似乎很愿意我们争论一下,回帖说一直觉得我是一个好争辨的,因为曾经看我与另一位女博争论过三百回合。我就顺势自嘲,说那就正好印证了你的题目,过气男人没大用了,只能以口淫打笔仗解馋。言下之意还有一层意思是对方是个男的,我即使连好为人师的兴趣也提不起来,并解释争论要看对象,对方有脑子,无论吵架还是密谈都逗引得出兴趣,但与一个没脑子的说话,只会自寻烦恼。接下来就要回到我本文的题目了,灵子说是不是觉得我会有“秀才遇到兵,有理讲不清”之忧?我回答不是“遇到兵”而是遇到了一个“要饭的”。很明显,这里“要饭的”是一个比喻,也许寓意不是很明白,但贬义却很明显。于是灵子认为我是人身攻击,是“谩骂”和“诋毁”,并上升到“博客修养”的理论高度予以口诛笔伐,这就是她那篇关于《博客辩论中的修养》的由来。

就文论文,灵子关于博客修养的道理我是基本赞同的,也是我推荐此文的理由。但引发我狗尾续貂草成此篇“兼答”的意愿却是另有动因,是她的以为我诋毁或谩骂了那人的感觉,因为那是一个误解,我觉得误解的原因之一可能就是那个“要饭的”一词喻意不明晰,可我本来觉得有了前面那么多铺垫这里的意思应该很明白,这里的一个教训是花言巧语往往有词不达意的害处。

我当时不愿就李银河的评价问题展开话题有两个原因,其一是这实在不是一个简单说说就说得清的问题,第二是实在看不出对方是一个合适的说话对象。当灵子用了一个“当兵的”来比喻“讲不清”,我就犯了中国无聊文人常喜欢犯的一个毛病,那就是喜欢语言的对仗。为了表达当时对对方常识丰富度一方面是无限的怜悯,另一方面却是不愿搭讪的心情,我自觉找了一个与“当兵的”成很好对仗的喻体,那就是“要饭的”,未料到由此形成歧义。我自己理解,这里取的意思是每个悲天悯人的路人都遇到过的情景,你尽管可以一出手几十几百的送钱给要饭的,但并不会因此激发起与他倾心交谈的愿望。因为交谈需要对等,甚至包括“谩骂”和“诋毁”也是,因为至少是把对方当做了对手。而经济地位的不对等则是最根本的不对等。所以平民想与大佬说话总是先装阔佬,戴安娜访问非洲艾滋病患者就穿牛仔裤,把自己打扮成平民百姓,都是为了消除经济地位的距离感,不如此就无法交流。而一个“施”者和“受”者之间是永远无法对等的,这就是没法与“要饭的”说话的原因。但灵子显然在这个喻体里看到的只是“要饭的”名词意义,那就是“要饭的”卑微的社会地位,她觉得我把别人比喻成要饭的是贬低别人的社会地位,所以她就觉得我侮辱了别人的人格,只怕还有我的留言污染了她家博客的意思而没有明说,所以就觉得应该声讨一下。我这里就为前一个原因作一个解释,为后一个原因做一个道歉。

  评论这张
 
阅读(359)|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