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弘天庐

——风横雨冷,博客是我们共同的伞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不加“五毛”和“毛粪”为友,有此癖者请绕开。 对我的博客有兴趣,日后可经常去这个地址看看——误入棋途_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2798703057

网易考拉推荐

死法(之六), 谋杀和毒杀  

2013-06-03 14:42:58|  分类: 俗世男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让人死”写到了第六,对世上常见的各种“光明磊落”或者说大张旗鼓的死法做了一个概述。我们可以清晰地见到,上述的种种“被死法”过程都会留有很大的动静,比如砍头需要一个抡圆大刀的操作过程,动作感特别强烈,极具死刑的代表性意义;有些会留有很明显的痕迹,比如枪杀会留下弹孔,一看便知死法的致命机理。还有许多命案是当事人留有诸多不得不死的理由,比如萨达姆,本·拉登所犯的反人类罪。按史实的分类,这些死法又可归结为他们“必须死”成为加害者认为是公理的死法,所以不惮轰轰烈烈,巴不得招摇天下。但有些人想把“让人死”这样的顶天大事化大为小,甚至消弭于无形,最常采用的却是毒死。所以毒杀往往是宫廷阴谋的首选,且中外皆然。古代没有化学分析,毒死就不留痕迹,比如宋太宗到底是被弟弟毒死还是自己暴猝至今没有定论,史传的暴猝虽有疑点,但被兄弟毒死却是后人的猜测,并无实际证据;毒死在形式上也没啥动静,几乎就是无声无息,形式上看,就是喝一碗汤或喝一壶酒,过程非常简单。过去毒药粗糙,毒性低,但只要计量对头,最多也就是肚子疼一会而已,闹一点真假不辨的小动静。现在毒人方式进步很大,据方舟子介绍,“钴”已成为最新的毒药,无色无味,且只需很少的计量,高校的实验室里很容易搞到,只需一点就足以让冤家毙命;同时也正是因为毒人过程简单,所以让人死起来也就不需要理由,或者说只需要一个自己认为合适的理由即可。戏剧文学中哈姆雷特叔叔杀兄娶嫂用的就是毒杀;而真实历史中武则天杀害她的那些亲属骨肉也大都是毒杀;近代侦破的疑案,光绪也是被慈禧太后毒杀,原因都是因为毒人者想让人死却没一个说得出口的理由。近年还连续发生了几起因嫉妒同学才华而毒杀同窗好友的校园命案,都是因为那个说不出口的理由而选择了以毒杀作为谋杀手段,原因就是因为毒杀便于暗箱操作,与阴谋诡计的氛围是天然的绝配。由此看来,世上把人毒死十有八九都是一件伤天害理的丑闻。支持我这个看法的统计数据还有民间淫妇勾结奸夫杀夫别嫁的手段往往也是毒杀,古代的潘金莲弄死武大郎是如此,现当代的同类刑事案件也不胜枚举。原因就是女人没啥力气,穆桂英只是传奇,无论徒手还是器械,总不是男人对手,所以女人与男人作对,只能以智取胜,或者说以骗取胜,骗男人喝一壶酒,酒中下毒已成为一个很历史,很老套的故事,即使从宋朝算起,中国一些凶险的荡妇爱好这个手段也有一千多年了,如今这类故事依然是社会新闻的热点,只不过毒药由砒霜改成更易获得的毒虫子的农药而已。我曾在网上看到一位法医的文字,他根据多年实际工作经历总结道,“投毒杀人大多女性作案,偶有男性,也是性格懦弱,敏感多疑,自闭孤僻的人,算是一个规律”


        毒杀作为一种致死方法应该说是人类最古老的化学科研成果之一,中国人在世界医药化学史上其他地方没啥特殊贡献,除了云南白药我就不知道还有啥举世公认的有效药物。但在制造或发现把人毒死的药物上贡献却并不逊色。早先的毒药都是自然界天成的,可称为毒药的绿色阶段。比如印第安人发现过一种箭蛙,其皮肤上分泌的液体剧毒无比,他们把它涂抹在箭头上,以增加作战时的杀伤力,只要中箭,不管是否要害,一律毙命。埃及人也擅长就地取材,非洲沙漠里多的是毒蛇,蛇毒就成为埃及人的毒药,埃及艳后克丽奥佩特拉不愿做罗马人的俘虏,就选择了让自己被蛇咬一口。中国古代著名的毒药则取之于一种至今找不到实例只存在于传说中的鸟,叫做“鸩”,所以毒杀也叫“鸩杀”,这是中医中药巫医不分的一个显例。其实后来常用的是一种化学品,俗称“砒霜”,化学名称则是“砷”,是近代化学合成毒药发明前最有效的毒药之一。据最新考古研究,一百多年前的光绪皇帝即被砒霜毒死,因为在他的棺木里检测到了高浓度的砒霜,且以腹部那个位子浓度最大,是尸体腐蚀后药物溢出的证据。至于朱元璋给心腹大将徐达吃鹅造成背疮迸发而毒死的故事,那就是演义了。朱元璋是战场上打出来的好汉,哪会傻到那样,去找一只鹅这么不靠谱的毒药进行一场货真价实的杀人游戏,这样的历史记载实无半点可信的理由。

        古代的毒药都是固体或液体,所以致死途径大多是从口舌进入肠胃。莎死比亚写的《王子复仇记》哈姆雷特的叔叔杀死国王兄长的的毒药却是从耳朵灌入的,太富于情节的突兀性了,不会是丹麦人的独创,应该是英国戏剧家天才的文学嘘头。但后来发明了毒气,毒死的途径就从嘴舌一途变成了口鼻二径。由于毒气与毒药相比具有不需被杀者配合服用的优点,所以毒气从发明走到到工业制造这一环节后立即就被用于战争以及其他规模化的杀人,在这方面德国人独领风骚。

       德国人用毒气杀人有两次被世界记录在案的历史,一次是一战时的“伊普雷之战”,这是人类战争史上的首次毒气战,造成大约五千协约国士兵伤亡。另一次是二战中的“屠犹”,奥斯维辛集中营里的毒气室和焚尸炉成了纳粹德国暴行的象征,而大批犹太人被毒死的惨状和症状也是纽伦堡审判中纳粹罪行的证词。众所周知德国是化学王国,二战前有多人获得诺贝尔化学奖,但德国人用毒气来证明他的这项特长,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有意思的是,德国犹太人弗里茨·哈伯发明了毒气,在一战中立下了“赫赫军功”,甚至获得了1918年的诺贝尔化学奖,军方却因他犹太人的身份而不肯授予他少校的荣誉军衔。而日后希特勒又因毒气杀人的绝对高效而用来做种族灭绝犹太人的手段,这里体现出来的请君入瓮的科学伦理的道理,实在太具黑色幽默的讽刺意味了。

        由于毒气战造成战地军民大规模不分青红皂白的死亡,极不人道,所以一战后世界上许多国家签订了禁止毒气战的国际公约。日本是当年少数几个没有签约的工业强国,在侵华战争中它也使用了毒气,尤其在进攻湘西和广西的山地作战中。但它却不敢对美军使用,怕引起报复,显然是欺负中国当时极度落后的工业能力。二战后最著名的毒气战则是贯穿八十年代的两伊之战,萨达姆的伊拉克军队对伊朗军队的人海战术也使用了毒气战,成批伊朗军人浑身痉挛,痛苦地死于毒气,犯下了举世震惊的反人类滔天大罪。

       需要补充的是,毒气室也曾是美国死刑的一种,曾在二三十年代流行。百年来,美国司法的死刑方式变化最多,反映了这个国家为死刑的人道主义所做的不懈探索。1924年2月8日,美国杀人犯约翰·李被被送进毒气室,以后又有几百人接受了这个惩罚。它与电椅,注射等方式一起,成为美国这百年里死刑选项的一种。
  评论这张
 
阅读(215)|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