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弘天庐

——风横雨冷,博客是我们共同的伞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不加“五毛”和“毛粪”为友,有此癖者请绕开。 对我的博客有兴趣,日后可经常去这个地址看看——误入棋途_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2798703057

网易考拉推荐

“响马”与“剪径”  

2013-04-17 12:25:01|  分类: 时闻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49年5月,陈毅粟裕率“华野”自山东、苏北渡江南下,“宜将剩勇追穷寇”,南京以下一举攻克上海。之前由于“共产共妻”的传言,大批工商士绅纷纷外逃。但永安公司大老板郭琳爽听从了地下党的劝慰,相信了新政府将扶植民族工商业的承诺,反其道而行之,留了下来。但随后几年新政府的一系列改造举措让他大失所望,倍感上当受骗,难以排解心中郁闷,在市政府举办的庆祝公私合营联合大会上,荣毅仁登台唱了一出京剧花脸,郭琳爽则意味深长的选了一出粤剧名段《山东响马》。明白人都知道,“华野”来自山东,接管上海工商管理的“南下干部”大多山东人,潜台词就是“华野”这个山东响马劫了他的财。“公私合营”是“劫财”还是“扶植”,这里不是我想讨论的,今天想说的是假如当年郭琳爽对新政权“响马”的定义还有些意气用事,但形容今天湖南凤凰县政府的“入城买票”新政,却是百分百的千真万确。

中国的文字蛮有趣的,字面上很难看出“响马”其实就是强盗。强盗而骑马,大盗也。但骑马而“盗”的并不一定就是“响马”,比如佐罗,佐罗杀富济贫,除暴安良,《老子》所谓 “损有余而补不足”,“天之道 ”也,所以佐罗是侠盗,仁盗,替天行道,是盗中豪杰,不算响马,尽管也骑一匹威风凛凛的高头大马。那么怎样算是“响马”?那就是劫财不论贫富贵贱,大小多少,劫人无论老弱妇幼,尊卑贤愚,一视同恶,一概抢之夺之杀之辱之,此谓“响马”。

考察古今“响马”何以营生?一般就两类,强悍粗犷的一路是主动出击,不招自来,呼啸而至,入室抢劫;猥琐卑下的一路就是占山为王,守株待兔,过路收钱。呵呵,就是我们在《水浒传》常里看到的,你好端端的走着,路边突然蹦出一人,手握大刀,对你大喝一声,说是:“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钱”。那些水浒英雄跟随宋江闹革命前多有此类好汉。也是中国文字的奇妙,“留下买路钱”这类酷烈的响马营生也有一个文言雅词,那就是“剪径”。“径”是小道的意思,剪径,取的大概是你路过,就把你的钱财“剪’掉一部分的意思。“响马”而“剪径”,那就是一个末路强盗的形象写照,也是乱世的一景。本想解放这么多年了,五毛们歌舞升平,俨然太平盛世,但怎么也料不到,如今干“响马”的竟然会是一个政府,如今的“剪径”竟然会是政府行为。前不久湖南凤凰县政府出台了一个新政,居然规定,非本城入城者一律买票入城,且票价148元之巨,举国哗然,甚至引发本城商户罢市抗议。连《人民日报》也不敢护短,发文质疑。响马占山为王,过路留钱,是为剪径,凤凰县政府占城为王,入城买票,与强盗剪径还有啥区别?一个堂堂县政府竟堕落至抢钱为生,情何以堪!

中国人知道凤凰,知道湘西,大多拜沈从文所赐,一篇《边城》让人们记住了湘西的山清水秀,也记住了湘西淳朴的民情和乡野风俗,似乎凤凰人民都是那样招人怜爱的“小翠”。八十年代《边城》拍成电影,更是把“湘妹子”这一纯情温婉的形象栓在了全国人民的心里,可这样温馨的画面一夜之间完全颠覆,当今的凤凰和宋朝的梁山泊玩起了千年穿越。这个在沈老笔下时间似乎凝滞的闭塞小城居然开创了全世界第一个收取入城费的先例,“与时俱进”也实在是玩过头了!

现代化问题说到底是一个城市化问题,但过程中同样的历史背景下中国为何暴露出远较其他亚洲国家更为严重的道德沦丧问题?为何硬件上去了软件却依然一塌糊涂?为何中国的许多城市都弄成了水泥乡野,都市村庄?甚至梁山泊?不得不归结于现实政治的原因。由于现政府脱胎于农民政权的特色,政策思路无不打上农民的烙印。一个农民的致富道路只有两条思路,安分守已的一条是自力更生,自给自足,种好自己的自留地,只扫自家门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非分的一条就是打家劫舍,做响马,行剪径。过去做官的好歹都读一点孔孟,农民意识被孔孟思想管着,所以社会的主流思想和致富思路以安分守己的一条为主,虽有保守狭窄,阻碍进步的弊病,进取不足但守成有余总不致大害。但现政权的农民思路与“十月革命”这类洋强盗逻辑结了缘,中国官场里的农民意识终于兑变为彻底的绿林意识,你看当今任何政策法规,哪一条不是在与民争利,且思路如出一辙,都是“留下买路钱来”,大的是组织央企,垄断国家资源,有组织有计划地盘剥民众,小的是敲一个图章,申请一个证照,样样收费,全然没有一点西方民主国家中“服务政府”的理念。本来仰仗乡贤遗惠,凤凰有幸从一个蔽塞小城上升为国界级风景名胜,地方政府理该为游客着想,组织做好旅游服务工作,通过合理税收获得可持续发展的政府资金。可增税由朝廷管着,地方官员想发财发了疯,着了魔,脸面尊严全然不顾,绕过中央,竟然选择了一条以盗为邻的路,虽经六十多年的执政经历,城头变幻的依然是一面山大王的破旗。值得指出的是,凤凰作为旅游景区暴露的世风民心问题远不只是地方政府的入城收费,卫生,治安,宰客等丑闻也不时见诸媒体,这说明这个山清水秀的小城早已不复旧时景象,就像如今大部分江河湖海被污染一样,这是整个国家在腐败堕落的一个缩影。

1279年正月,大宋宰相文天祥兵败被俘,被元兵押解赴京北上,面对残山剩水凄然长叹:“山川风景依旧在,城廓人民半已非”,这里移用一下,是为湖南凤凰官场诲盗、民心不古一哭。

 

注:文天祥一诗引用有误,经博友老贾更正,应为“山河风景原无异,城郭人民半已非,”特此感谢,并祈请朋友原谅笔者为文粗疏。文章保持发文原样不改了,补正于后,特此说明。
  评论这张
 
阅读(576)| 评论(6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