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弘天庐

——风横雨冷,博客是我们共同的伞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不加“五毛”和“毛粪”为友,有此癖者请绕开。 对我的博客有兴趣,日后可经常去这个地址看看——误入棋途_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2798703057

网易考拉推荐

话到极处  

2013-01-09 08:49:24|  分类: 谈古论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在《关于女人》的系列文中说过,女人显摆自己习惯用曲折路线,即以贬低别的女人的方式抬高自己,把别人的头按下去自己自然就高大起来,所以女人的碎嘴容易惹发女人间的纷争。男人的显摆则比较直接,往往就是直白的吹大牛,显摆自己的丰功伟业,类似于站在高凳上哇啦哇啦的吹喇叭,“好汉爱提往年勇”也是一个明证。也是因为这个原因,贬低别的女人做到极至的事都是女人干的,比如吕后为极度贬低另一个女人,发明了让自己儿子看了做一辈子噩梦的“人彘”;武则天仅因为老公夸了一下另一位宫女的手,她就把那宫女的手砍下来血淋淋的放在盘子里送给他,她做这样让人惊悚的事情竟然平静得像送别人一只火腿脚爪。平时我们说女人心慈手软,但残害女人最杰出的事只有女人才干得出来。同样,男人爱吹牛,这个世界上的顶级的牛皮大话也都是男人发明的,有些甚至就此成为经典的修辞格式了,其中我最看重的有这样几个成例。

       台湾的李敖因为文犀利,严厉批判执政的国民党、民进党政要,且娶娱乐圈美女为妻,这就在雅俗两界的人众中都赚足了人气,成了各类媒体关注的宠儿,当年红透了华语世界的两岸三地,有记者让他对自己的文章做个评价,他说:白话文写作第一名是李敖,第二名也是李敖,第三名依然是李敖,口气狂绝一时,也让大陆众多名高望重的老作家不服。这话按逻辑原是不通,一个人只能有一个名次,如何包揽前三呢?但也可以做另一种逻辑推演,那就是别人的水平与他相距太远,以致有他在,第二和第三名就没法设立了,名次只能他一人独享。这话固然狂到了极致,于是话音刚落就犯了众怒。也许是众怒难犯,九十年代他来大陆首访,对此有个解释,他说这个包揽第一到第三的句式其实是个修辞方式,意思只在强调自己的文章之好,并不在那个实际意义包揽第一到第三的评价。我看这个解释应该是合理的,多少人因这句话而记住了李敖,也因这句话知道了他的文章之好,起到了极大的广告效应。李敖自诩御女无数,尤其是女文青,他说自己从不失手,五十以前想把谁弄到床上谁都走不了。这多少与他会吹牛有关,他有一种把话说到极致的大本事,我们男人也不得不服,我看许多女人就是被他的这句大话迷住的。能把话说到极致其实也是一种性能力,任何生物的天性都能从繁殖的欲望上找到根源,男人的说大话,吹大牛也是。革命的道理千条万绪归根到底就是一句话,交配有理!

        鲁迅也是个喜欢和热衷说决绝话的名人,具有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天性,比较著名的一例是他关于不读古书的评论,二十年代《京报副刊》编辑孙伏园为了提高副刊的关注度,想出了一个让名人推荐必读书目的点子,轮到了鲁迅,他就说:“我以为要少——或者竟不看中国书”。他这句决绝的话以后常被人引用,当作他批判旧文化,与封建思想决裂的依据,以为真有什么深刻的思想性。其实那是后人演绎的鲁迅,事实没那么复杂,这话的动因就是一个文人相轻,互相“别苗头”的产物。当时很多鲁迅的敌人,当然也是著名教授,比如胡适,徐志摩等,都在鲁迅之前开出了自己推荐的书目。轮到了鲁迅,他很难再说出什么奇特的好书来,于是就来了个反其道而行之,一下子把别人推荐的书都打倒,都推翻。想来好笑,就这么一个文人相轻的例子,到了政治挂帅的年月,微言大义,就都成了革命的宣言。鲁迅反对读中国书吗?看看他在北大的教案《中国小说史略》吧,一个真实的宣称不读中国书的人会以这样专业的热情向自己的学生介绍中国的小说吗,哪一个是真实的鲁迅还用说吗。但我们抛开这些内容上的伪装,有趣的是我们试着分析他这句话的形式以及给人造成轰动影响的巨大的魅力,可以发现,这也是一种杰出的修辞手段,一种把话说到极处的妙言,其中包含了警句和夸张的多种元素,造成了巨大话语效应。当然也取得了很好的推销自己的效果。我们说鲁迅是语言大师,确非浪得虚名,能把自己的性格揉进语言的特点,这是文字纯熟的标志之一,鲁迅堪称典范。而且这种典范的仿效还代不乏人。北大另一位古籍著名教授黄侃也说话过形式相近的话,他说“八部以外皆狗屁”!那话的逻辑含义是他已读遍所有的典籍,才能做出这样的评价。其实哪里可能,这当然是一种大话,一个牛皮,当然也是一种把话说到极处的形式,一种修辞的格式,我们真要凭此追究他到底读了哪些书,是否读尽了所有典籍,那就是我们没有幽默感,是十足的傻逼。

       晚年的钱钟书给人以宽厚的形象,其实学生时代是也是一个出了名的狂生,当年在清华园读书,他就说这个学校里没一个人教得了他,叶公超太懒,吴宓太笨,陈福田太俗。要知道清华是顶级的学校,这些教授也都是一时硕儒,却被他一口打倒。在这里,狂,是性格,是自信,是真才实学的广告,也是求偶的资本,但表达的方式却是一种语言的艺术,一种话到极处的语言艺术,具有极大的震撼力,以致这样的话语七八十年了依然振聋发聩,当作了名人遗闻代代流传了。

         古训有“谦虚是美德”的庭训,我是不要听的,中国的这类所谓的人生感言我大多判为人生狗屁,这个世界上能做事的从来没有谦虚的,陈胜、吴广是如此,伊丽莎白、拿破仑、奥巴马是如此,毛泽东和邓小平甚至周立波也是如此,古今中外概莫能外,所谓“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当仁不让,舍我其谁,这才是风流人物;凡是自称谦虚的都是蝇营狗苟的笨蛋,以“美德”安慰自己。但这话也不能倒过来说,凡狂妄嚣张的的都是才智之士,因为神经病也都是狂徒,比如一个拢些小孩的教书匠就自号“金陵才子”,就是十足的脑子分裂!话到极致不是普通人的权利,那份话语权需要资质,需要实绩,需要撑得起那些极致的实力,否则就沦为咆哮和狂躁,那是一种病,就是神经病!

       

  评论这张
 
阅读(638)| 评论(5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