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弘天庐

——风横雨冷,博客是我们共同的伞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不加“五毛”和“毛粪”为友,有此癖者请绕开。 对我的博客有兴趣,日后可经常去这个地址看看——误入棋途_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2798703057

网易考拉推荐

沪语中的“连襟”和京话中的“姨夫”(闲话方言之三)  

2013-01-30 08:24:02|  分类: 闲话方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生怕出错,对这两个熟知的词我还是难得的特意查一下《现代汉语词典》,“连襟”的解释是:“姐姐的丈夫和妹妹的丈夫之间的亲戚关系”,姨母是:“妈妈的妹妹”;“姨夫”是:“姨母的丈夫”,那么姨夫就是自己与母亲妹妹的丈夫之间的亲戚关系。在标准的普通话语境里,“连襟”和“姨夫”这两种关系并不交叉,没有任何相连相近之处,但在地方俗语中,如今却被一种现象统一起来了,它们暗指同一种社会丑恶现象,即嫖客因买春同事一个妓女而形成的相互关系。

        妓女卖笑为生,当然不可能专事一人,嫖客对此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也是嫖场规矩。但一些人久涉欢场,与一特定的妓女玩出了感情,便会心生醋意。一些有钱有势的为了解决这个心理障碍,便出钱包养,比如她本来每天可以做三场生意,每次一百五,那么你就四百五包下来,据说“爆头哥”悍匪周克华包养张桂英的费用是每周一万。站在周桂英生意经的一面,自然比她零敲碎打赚钱效率高多了,自然是一百个愿意;站在周克华的角度,出了钱,没有了“连襟”和“姨夫”的心里骚扰,也是钱有所值,所以两人一拍即合,臭味相投,终于死心塌地。有些当官的则是利用权势打破这个规矩,比如宋徽宗包养李师师,那就是以圣旨压人了,连做生意先来后到的排队规则都可以打破,以致野史玩起了穿越,把生活在两个时代的风流诗人柳永和他绑在一起,说一天柳永正与汴京名妓李师师前戏,一听到“皇上驾到”,不敢理直气壮的说自己先到先做,只能乖乖的让出位子,吓得钻到李师师的床底下, 做了一晚相公,旁听一夜云雨。由此可见,俗语中的“连襟”或“姨夫”关系其实很让人难堪,既不是亲戚,也不是一种能炫耀而拍胸脯朋友,甚至一想到就会令人作呕,生发畜生的联想。当年陈独秀流连青楼,看见自己相好的妓女又与别人做生意,他还忍不住大打出手,弄出惊动京师的满城风雨。

        汉语的一个突出特点就是人际关系都有特定的词汇,尤其家庭家族中的关系,再错综复杂也有相对应的固定词汇,这一点与英语或其他外语很不同。英语出了家庭的范围大多没有固定语词,比如英语就不分姑妈和姨妈,姑父和姨夫,甚至不分哥哥弟弟和姐姐妹妹,当然更无“连襟”和“妯娌”。语言发展是社会生活发展的反映,汉语的这一语言特点民间俗话大多还走在了官话之前,如今国家繁荣娼盛,妓院林立,为对应近年嫖客成倍增生的社会现实和他们间相对应的社会关系,在标准词汇出现前,用“连襟”或“姨夫”代替嫖客间同事一女的社会关系,也算应时而生吧,却也形象而幽默有趣。

        用“连襟”指代嫖客间的特定关系因为是上海的俗语,我是早知道的,用“姨夫”指代嫖客间的特定关系却是看了博友“运河顽石”的日志《重庆“姨夫门”事件让人恶心》才知道的。此前与朋友Q聊,说起那个赵红霞,堪称新时代第一名妓,一逼夹死6个厅官,红遍网络,以致在“百度”输入“重庆”二字,前面三十条竟然都是她的名字。她以一介农村弱女子的身体,竟然给六个厅官连上了“亲戚”关系,暴露中国官场人士的真面目,列为近日第一要闻也算名至实归。

沪语中的“连襟”和京话中的“姨夫”(闲话方言之三) - chy195603 - 弘天庐
“姨夫门”诸君子道貌岸然嘴脸一览

 

       要说就新生事物发明新词的本事,上海人和北京人都不弱,双方也互不买帐,但就这两个词针对社会现象的广度上立言,,我站在家乡人的立场上评判,北京的“姨夫”在贴切度上却要输给上海的“连襟”。理由是如今最大的买春群体与过去不一样,过去的青楼主顾大多是官僚阶层和地主和文人,阶级成分和身世背景差异很大,很难归为一类;而现在最大的买春群体是进城打工的民工,身世相近,同“病”相怜,而“连襟”的原意也有干同一件事的“兄弟”和平辈的意思,这个词就贴切的很。而“姨夫”,在北方方言里可能也是连襟的意思,却不免与普通话的“姨夫”有歧义,取普通话的意思,对广大民工嫖客就不贴切。但用在雷政富等“姨夫门”诸伪君子身上,却又贴切的很,他们都是五十奔上的人了,都是有了下辈的上辈,正是“姨夫”的等级。所以就是论事,上海的“连襟”就不及北京的“姨夫”来的精确。总体来看,上海的“连襟”有泛指的调皮与贴切,北京的“姨夫”则有特指的精确和讥诮,也算平分秋色。只是汉语里“姨夫”本来也算一个让后辈敬重的身份,如今却被形形式式的雷政富们搞得无端蒙尘,也是新时代世说一景。

  评论这张
 
阅读(333)|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