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弘天庐

——风横雨冷,博客是我们共同的伞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不加“五毛”和“毛粪”为友,有此癖者请绕开。 对我的博客有兴趣,日后可经常去这个地址看看——误入棋途_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2798703057

网易考拉推荐

引文有罪与抄袭有趣  

2012-11-06 13:02:19|  分类: 谈文论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申明在先,再说“抄袭”,与博间关于抄袭的争论无关。

        在拙作《赝品和抄袭》一文里,我说到了国外对于“抄袭”近乎苛刻的定义以及相关处罚的严厉,他们甚至严苛到了不能不加说明的引用自己以前的文字。近日就读到了一则消息,德籍欧盟女议长科赫·梅林因论文抄袭案被迫辞职。校方调查表明,科赫-梅林2000年递交的博士论文有相当部分内容存在剽窃。在总长80页的论文中,超过120处被校方博士学位授予委员会判定为抄袭,其中三分之二没有注明参考书目。这些抄袭内容来自30多个不同出版物,另有部分内容引用自己95年以前的文字未加说明。这则消息里有这样两个个信息值得关注,一是在西方重视原创,鼓励创新和维护知识产权的社会氛围中,“抄袭”行为被判定为是一个足以身败名裂的道德问题,且行政官员重德轻才,犯有此类道德问题到了一票否决的程度;二是抄袭的定义很严,哪怕是自己的,也不允许不加说明的重复,充分体现了规则对“读者至上”原则的肯定和尊重。但中国的文场则另有一景,我们不说现实政治,但说传统文化中不惮抄袭,且以“抄袭”为趣事、乐事的别一种文化背景。

         中国传统文场对抄袭的态度如何?我看向来不算严厉,成语有“拾人牙慧”或“拾人余唾”的句子,表达的是相对缓和的讥讽和不屑,都没上升到唾弃的道德层面。相反,中国倒是向来有“伪作”的传统,行为特征与“抄袭”正好倒过来,不是抄袭前人的文字,而是把自己的文字归在别人的账下。所以中国的文字疑案特别多,那些经典古籍都有疑问。我是孤陋寡闻的,但知道即使大名鼎鼎的岳飞的《满江红》,也是后人的假托,至于近代的《红楼梦》后四十回,那就更是众人皆知的伪作名篇了。正因为中国的无名作家都不重视自己的署名权,为了出版和眼前利益,都愿意拉虎皮做大旗,大多不在意自己的文字被冠以别人的姓名,送都愿意,谁还会在意抄袭呢?所以“抄袭”也就从未上升到道德层面作为问题。 而清朝兴起考据学,其唯一的功绩就是厘清了一些古典的来龙去脉,中国的古典有相当一部分是后人伪作的事实就得到了澄清。

          但先秦诸子和唐宋以后的文字还是有一个显著的区别,我对中国古典没啥研究,但粗粗一看有这样一个总体印象,汉以前的文学和各类文字用典多在历史,语词上的互引互证不多,诸子百家各说各的,互不买账,谁都不屑引经据典,互相之间自成道理。汉以后也许是受独尊儒家学术环境的的影响,唐宋以后语词引用日见增多,文章注释也开始了把引文出典作为一个专项。这原因一方面固然是源于秦以前文献少,可以引证引用的文献不多,而后来的唐宋有前人的肩膀可踩。另一面,大概也是与唐宋以后科举考试的兴起有关。科举成风气了,中国又有尊老尊师的传统,为科举规定的典籍都是那几本经典,读书人翻来覆去的都在那个圈子里,即使自运,也难免撞车了。明清以后,诗词创作已经词穷,很难再出新意,与其暗自“抄袭”不如改为明白“引用”,于是生成了一种“玩旧”的时髦,那就是集前人成句写诗的文字游戏,一时成为文场风气。我在董桥的《想起佟先生》里就看到了很有意思的一例,他说:梁启超的字我真喜欢,集宋词的楹联尤其词妙字秀,“试凭他流水寄情却道海棠依旧,但镇日绣帘高卷为妨双燕归来。”他说二十世纪初梁启超集句集的最顺心,摘李清照的句子多级了。这副对子集的就是李清照的《如梦令》,“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岂不知李清照的句子依然是抄袭,却是脱自唐人韩偓的诗“昨夜三更雨,今朝一阵寒,海棠花在否,侧卧卷帘看”。于是他点评说“李清照结句十个字,点亮了玉山樵人。”假如说韩偓的句子是祖父,到梁启超的对联已然成了孙子,基因还在,面目却已是今古之别了。由此可见,中国的诗词写作不仅不反对抄袭,甚至以抄袭为乐,抄袭和引用成了一种很好的修辞方式,甚至是一种快乐的游戏。这种情况一方面说明了中西方文化背景的差异,另一方面,也是汉字作文特点的一个体现,同时也是中国文学和艺术中向来即蕴藏着一种“玩”的态度,并从中体现了中国士大夫独善其身时闲适人生的一种趣味表达。

        我们还可以看到,一方面是诗词创作中“抄袭”成风,与之相适,另一方面,文人读诗指出袭之何处也成为学识渊博的炫耀。随便打开哪本诗词释读,我们都可以看到,诗文一旦出现引文,编著者便会指出源自何处,但并不会批评这句话是抄来的,并由此鄙薄。引用得巧妙,还会赞扬。读过李清照《金石录后序》的朋友都知道,他们夫妻之间就经常以谁知道更多的引文来比试谁更为博闻强记,并以此为生活乐事。博友“转圈子”前不久发了一篇题为《与扯书》的博文,全文多处段落仿自诸葛亮的《前后出师表》及苏东坡的词作,但自出机枢,别具意象,既有原作的精炼精警,又具新作的诙谐幽默,让我们读后有会心一笑的莞尔,更有击节赞叹的佩服,扯文,扯像,妙合的相得益彰,我赞为千古奇文,也获得了诸多博友的共赏,堪称“抄袭”极为成功的范本。我当时就留言说要引为我“抄袭有趣”的一例。我自己也曾在“心情”栏目发过一首网上的“抄文”,全文仿自毛泽东的《沁园春·雪》,文字不长,就摘录如下:“《沁园春·油》 , 神州大地,石化石油,成天哀号。望办公大楼,灯价千万,加油站里,车奴滔滔。发改委说,突破10元,欲与国际惯例试比高。须钞票,养车用车,分外心焦。油价如此虚高,逼无数车奴竞折腰。昔秦皇汉武,只是骑马;  唐宗宋祖,可以坐轿。一代天骄,成吉思汗,不敢用车,整天蜗居蒙古包。  俱往矣, 数天价油价,还看今朝。”全诗用打油的语调极辛辣地讽刺了中国石油垄断企业肆意涨价盘剥车民情景,让人在语词的会心处有悲愤的一痛和无奈的一叹,网上一时有多人转载,引发不小的共鸣。而批评油价飞涨的长文何止千万,却都不及这首百字令来得影响深广,其道理应该就是得之于“抄袭”之功了。这个道理大概也可以说明,茅台酒瓶即使装了水,也会比假酒值钱。另外,有些“引用”作者如果觉得与原句有不同的意境,也会自作说明,比如毛泽东的《卜算子·咏梅·风雨送春归》,全词结构仿自陆游的《卜算子·咏梅》,但反其意而用之,他就在出版时自做了说明,还附了原词以让读者对照。而另一番文坛景象是,解读诗文寻出引文源头也成了中国读书人穷经皓首的有趣一景。比如陈之藩觉得老毛的“春风杨柳万千条”是整句抄来的,不是杨万里就是范成大。他觉得旧诗词偶借古人的句子不要紧,但捧场的人不可不知,免得捧糊涂了。于是他到哈佛的图书馆去查,范成大的集子给人借走了,便在借来的杨万里的集子里一句一句的找。没找到,却发现杨万里的句法很特别,唐诗中绝对没有,比如“山不人烟水不桥”。董桥读到了这件轶事。便对此说:“真好玩。”是啊,真好玩,中国的文字,有载道的一面,但更多的是“玩,”在这句诗里,玩的就是那个“不”字,终于玩出了唐人没有的气象,在不正经里玩出了正经。

       评价中西方对于抄袭不同态度文化背景的优劣,应该说还是各有千秋。西人对待“抄袭”严谨,所以他们的文化有步步前进的长处,我们对待“抄袭”宽松,虽然有固步自封原地踏步的缺陷,但也有娱乐人生的功效。着眼发展,西人的严谨有西人的理由,着眼当下,我们的宽松也并非全无是处。何况拼音文字没有娱乐性,西人很难体会到文字的娱乐性对冶情娱性的妙处和好处,他们眼中的“抄袭”自然就没什么例外,在重视原创,鼓励创新以及以经世致用科技文明为主的文化背景下,抵制和鄙薄“抄袭”,自有他的道理,这也是西洋文明不断更新的内在原因和精神动力。这可以说是他们反对抄袭得到的好处。但这个原则照搬移用到中国,完全不变样的实行,却未免扼杀了一部分文字的生机,使中国的识字人平白无故的少了一块乐趣。这就跟共产党当年曾发誓要消灭方块字走拼音化道路一样,看到了方块字的缺陷,却也漠视了方块字的美妙。站在文盲的立场,方块字确实有难读难写难记的缺陷,但站在专家的立场,方块字有移步换景的妙处也是公认的事实。而我们发展文化,最终目标总应该是让文盲跟上来而不可能是以高适低削足适履吧?汉字的特点与诗词的形式是密不可分的共同体,它固然有原创为高的主流,也有以“抄袭”为格的分支,而这个分支体现的反而是中国诗词艺术更“纯熟”的一面。当今一些朋友古为今用,尝试古体新作,部分引用古人原作而推陈出新,也未尝不是一件繁荣网络文艺的好事,至少在网上,就起到了娱乐大众的效果。所以中文写作,推陈出新的引用和抄袭就应该被允许。当然,这种玩字的游戏文章不宜当做主流这也是需要说明的,可以成为特例以博人一笑,却不宜当做主流一而再,再而三,那也会流于油滑,跌入俗道了。

      西方引文有罪,中土抄袭有趣,我看都有它内在的道理。是为一说,就教大家。

补记:拙作发表后,一生一木先生给我发来消息,说原文中《指南录后序》应为文天祥的作品,不是李清照的。确实,是我误记了,李清照的作品应为《金石录后序》已做了改正。对自己为文粗疏进行自我检讨,在此对一生一木先生的细心阅读和热情指正表示由衷的感谢。

 

  评论这张
 
阅读(758)|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