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弘天庐

——风横雨冷,博客是我们共同的伞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不加“五毛”和“毛粪”为友,有此癖者请绕开。 对我的博客有兴趣,日后可经常去这个地址看看——误入棋途_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2798703057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牛事之2  

2012-06-18 20:43:38|  分类: 俗世男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世纪末,上海规划了三纵三横六条贯通全市的全封闭快速路,其中最主要的两条即纵贯南北的共和新路、成都路高架和横穿东西的延安路高架。其中共和新路高架的拆迁规划中需要我司下属一单位在蕴藻浜大桥边上市政动迁5亩多土地。拆迁办向我司发出动迁指令后给了我方一套复印的规划图纸,分别标出了陆地的红线和河面的蓝线,要求我司分别根据“红线”和“蓝线”重新规划厂区和码头岸线,并计算物损,提请相应的拆迁补偿。

当时公司重新组合,技术人员大量外流,真懂技术的留下来没几个。那时我女儿刚出生,老婆不愿我过动荡的生活,我是贪图安逸,甘愿受穷留下来的少数几个技术人员之一。也是当时实在缺人,领导就把拆迁物损计算和厂区重新规划设计以及再建恢复工程的施工管理这么三项繁复的整套工作交由我一个人去完成。以我的能力,搞工程设计和施工管理是强项,难度不大,无非造几间新房,重新拦个厂区围墙而已。难度大的是物损计算的申赔以及恢复厂区的定界,前者因为与人打交道,要磨嘴皮子而有难度,后者涉及一项我司因设备欠缺而不具备的技术能力而有难度。

审赔难度的大首先还在于自身的审赔资质有问题。由于我司在厂区内的建筑当时为了贪图方便,大多未报土规局备案,所以都是违章建筑,动迁就不受法律保护,按市政动迁规则,国家就可以不作赔偿。但我去土规局查了当时的征地记录以及原始资料后发现,原土地上也是有建筑的,我就欺负那些征地人员看不懂图纸,以原土地上的建筑混淆我司以后增建的建筑,让他们先相信这些建筑都是合法的,至于产权证明则以历史久远,档案管理不善一时找不到,打报告申请补发为由拖延出示。请他们先按实结算,容后补办手续。由于当时动迁时限紧迫,他们就同意了我的方案,先实测拆迁物损,按实结账,补办产权证明。我又以我司资金困难,无闲钱恢复厂区厂貌,要求他们在拆迁队入场后立即把恢复生产的资金打入我方账户。他们也同意了,当然其中也免不了双方领导出场搞些联欢,吃个饭,泡个澡这样愉悦心情的环节。总而言之经过这些表面有礼有节的活动,那些拆迁工作人员也都帮着我们说话,顺利的拿到了违章建筑的补偿款。而那些房产证,当然是永远也补不出来的。这个窟窿后来怎么填,我也不知道,反正收进的钱款是一分也没退回去。但这是一件无赖做的事,不值夸耀,这里要说的“牛”是后面的一件,即厂区的重新规划定界。

我在看到动迁办发下的复印动迁图纸后,经过用比例尺精确测量,发现那些复印图纸因多次复印后比例已经严重失真,在横向上比例被拉长,用这样失真的图纸对土地进行实测定位,显然是粗糙的。定位保守了,吃亏,把自己的土地白白送给国家;定位过了,那市政建设开工后他们的定位与我们的发生矛盾,我们肯定得推到重来,那个损失别人是不会赔偿的,作为还有点自尊和名气的工程负责人,我肯定承受不了这种失误的打击。地标定位,现在最精确最便捷的方法是借助高科技仪器,即用“全站仪”进行定位。但全站仪都是进口的,当时价格都在二十万了,只有很大的专业施工单位才会置办这样的仪器。我司并非施工单位,不要说全站仪没有,连个最简单的水准仪也没有,能不能用卷尺进行精确定位,就成为一个问题同时也是一个挑战摆在我面前。而我硬是用卷尺完成了这件事,做出的结果与后来供电局排电缆和道路施工单位用全站仪定出来的界限分毫不差。更牛的是还发现了动迁组的测量错误,把规划界外的我司的一座地磅和附属建筑也当做界内的建筑实施了损赔,我们后来就保留了地磅,却得到了损赔的钱。

具体方法我是这样做的,首先去测绘局买了标准的地形蓝图,以蓝图上的尺寸与复印图上的尺寸进行比对,计算出它的失真误差率,然后根据恢复原比例的计算结果把市政动迁的规划红线标注到蓝图上去。由于红线并非一根直线,而是一个大弯,你就不能用两点一线的办法定位,必须沿着曲线逐点定位,然后把这些点连起来形成一根曲线。因用的是千分之一的地形图,为了把地标的精度控制在50 公分以内,图纸上就必须把每一点的间距控制在0.5毫米以内。现在电脑画图,最细的线宽度也要达到0.3毫米,所以假如以电脑画这样密度的定位经纬线的话,理论上会出现一个黑线所占的宽度大于留白的宽度的现象,而这样的图像,其实已超出了目前电脑输出的分辨率,是画不出来的。我当时是用铅笔画的,0.5毫米4H超硬进口的细芯活动铅笔,笔芯蘑尖,在钢尺上划线时边运行边转动铅笔,这样才能保证一根线从开始到结束是一个宽度,不会因笔尖磨损而变粗。然后再在拆迁场地上把图纸上的这些经纬线放大比例后画在地上面上,用石灰在经纬线上逐点标注出红线走向,工人们就按照我的标示及时建造了新的围墙,得以在拆迁后马上就有了一个安全生产的场地。

由于新围墙圈住了一些本来已经损赔的建筑,领导就很不放心我的测量结果,觉得设计院和施工队的那些专业人士本事不会在我之下,没傻到会把土地送给一个不相关的单位,把我找去反复盘问,问我能不能保证测量没错,误领了损赔款可以退回,那个不丢份,但新围墙因计算错误而必须推倒重来出丑就严重了。我一看领导搬出“专业人士”来吓我,我的自信心立马爆棚,一句话也不说,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办公室。

几天后供电局来竖电杆了,先来了测量队,在挖坑的部位打下桩基做记号,我一看,走向与我画的围墙基线线走向完全平行。说老实话,虽然领导找我时我刻意装出一副自信心爆棚的样子,其实不免是壮胆,但看到供电局的电杆走向后,心中悬着的一块石头才真正落了地。随后道路测量的施工队也进场了,画出的道路界限也与我的围墙基线完全平行,从而证明了我那用皮尺拉出来的围墙基线完全正确,与用经纬仪和全站仪量出来的精度在一个等级上。而在一块空空荡荡的巨大场地上,你仅凭一把皮尺确实是很难做到这一点的,尤其是我并非专业人士,我是学机械的,与测量本无任何渊源。

过了一段时间,领导把我叫去,悄悄的给了我一个信封,对我说不要声张。但又补充说,班子里对发放这笔钱的意见一致,没有不同意见,并要求我当面数一数。我谢了,拿起信封就朝口袋塞,说不用数。回家一看是两千块,大致抵我当时一个月的工资。说实话,上班时间做自己的本职工作,没想到会奖励,但真的奖励了,我就想了想值不值,以及这件事给单位带来的好处。当时因我的准确测量保留下来的那座地磅间和地磅的折旧更新补偿费用一共得到了二十万,假如真的重建,没25万是拿不下来,也就是说因我个人的一次精心而负责的工作,为单位创造了25万利润,这两千块奖励就拿的问心无愧。而后来更知道,领导们之所以会想到要奖励一下,原因倒并不是因为那个精准的测量得到的利润,而是同期我司龙吴路一家下属单位也因建造地铁车站而市政拆迁,拆迁规模规模与我负责的那家下属企业差不多,赔偿款却只拿到了140多万,而我负责的那个拆迁,共拿到了260多万,我是一个人工作,他们龙吴路却是一个团队。同样的工作,负责还是敷衍,实绩的差别就有这么大,两相对比,领导们感慨万千,所以就在我没有申请的情况下主动提出了奖励。这个奖励奖得其实是“负责”,而不是“利润”,而我自己看重的,也在这里。

 

 

补记:上世纪九十年代,是上海市政设施发展更新的一个大发展时期,有幸参与了几项工作,现在回想有这样几个数据是很耐人寻味的,当时的市政动迁,征收一亩地,市政府开出的价格竟然只有20万,没有一点松动的余地,一平方建筑是420元,绿化是80元。真是巧取豪夺!而且没有间接损失的赔偿,能周旋的无非就是违章建筑还是合法建筑,多少企业因拆迁而倒闭,职工失业,卷铺盖回家,然后拆迁款被领导挥霍一空。这个发展在表面的辉煌之下其实有多少百姓的眼泪在飞啊。如果说西方资本主义的发展是资本的肆意掠夺,多少含有理性的成分在内:中国的发展则带上了体制的特点,完全是强权的蛮横霸占!

又,在我当时负责动迁那块地的周围,现在的房价是两万元一平方。

  评论这张
 
阅读(342)|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