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弘天庐

——风横雨冷,博客是我们共同的伞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不加“五毛”和“毛粪”为友,有此癖者请绕开。 对我的博客有兴趣,日后可经常去这个地址看看——误入棋途_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2798703057

网易考拉推荐

周丁力(博友碎影之4)  

2012-04-04 07:10:25|  分类: 谈人论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假如上篇我说的“独特性”作为“碎影”人选最重要的选择标准依然有效,那么周丁力应该是不二人选,因为我与他在我还没有注册写博时便已结识。假如把博客也当做生命现象来比喻,从这个意义上解说,我在还是液体精子的自由状态下便已经与他相识了。而这样的博友,在我一共只有两位。

与周兄相识是在第一位博友夏渎上人的博客里。一次我在上人的博文里就关于中医的问题下留言,表达了中医不属科学范畴的观点,遭到了两位博友的反驳,其中之一就是周丁力,我们随之展开了一场激烈的辩论。他们两位的基本观点是:一,中医的有效可以以某某的吃中药吃好了病来证明;二,中医的有效历史上从未有过责难。所以结论是我对中医的说法是无知和狂妄。对于观点一,这种以经验论作为工具来讨论科学问题的方式显然是低等级的,但他们显然都是文科生,并不明白自己对这一问题的把握度已超出了自己的专业理解能力;而我,则早在方舟子成名前,就已经具有了方舟子对于中医作为学科的科学定位的思想意识了;关于问题二,就更成问题,他们显然都不知道上世纪初出洋留学潮有相当一部分人之所以选择学医的时代背景,也没有研究过鲁迅,孙中山,梁启超等一批民国思想先驱对中医的批判性结论,更不知道民国时期几次在汪精卫的提议下曾有过废止中医的行政院提案。于是争论便变成了各说各的,大家都觉得无趣,便停了下来。但这次争论对我有两个副产品,一是一个感悟,那就是,即使在中国的高学历人群中,基本思维的逻辑自律和科学自觉也是空白一片,中国的大学在这方面做得极差。另一个是促动,即争论也开启了我写博文的兴趣,在上人博友的鼓励下自己不久也开始了在网易注册,而最初的几个博友基本都是关注那场争论的朋友,其中当然就有周丁力。

行中有规矩,那就是先入山门者为师,丁兄比我入行早,又是专业的文字工作者,他是编辑,我开博之初的那些做法其实有很多就是模仿他的,无论在题材选择还是话题重心,都留有他的影子。他个人的文风带有明显的四川成都的地域特色,即旧文人崇尚“闲情逸趣”的审美趋向,或寄情山水,玩味字画,或鉴识佳人,品赏美肴,举凡烟,酒,茶,妾,都成为小情趣的不息源泉。他的文章点评也很有自己的特点,那就是造句特别精致,往往形成警句的格式,有读后回味的余响。开博之初与他的博外交流是最多的,我们的聊天很多次被他记录整理后作为日志更新。我今年有一篇与“阳春白雪”讨论股市的文字整理后作为日志发表,就是学他的样做的。

正因为他是专业文字工作者,与我们这种业余写手的不同之处也就分外的明显,其中就包括对待文字的态度和博客的态度。我之后与他产生的一些不同的看法,大概都可从此找到根源。

开博之初我写了几篇《家常菜》,谈吃谈喝显然也对他的胃口。后来我又写时政,他可能就不以为然。比较清晰的一个印象是我的一篇《狗狗轶事》,许多人推荐了,他却说不好,一篇《炸粉丝》,没什么反响,他却给了“蛮好”的评价。这是题材上的分歧。

接下来在对待隐身的问题上我们也产生了分歧。从心底说,我也不赞成隐身,既然去人家家里,就应该大大方方的登堂入室,主人也可以客客气气的接待。我自己从来就这样做。但具体到个人的选择,既然网易开了隐身的口子,那就是个人的自由选择了,应该无关道德问题。但周兄就比较在乎,他屡次在心情里发表谴责这类行为的文字。我终于没忍住,就回了一贴,说“博客不是洗澡,偷看无妨”。原来也有逗趣的成分在,但周兄就不能同意我的态度,并对我这个留评表示了憎恶。我后来知道,有好几个博友就是因为隐身去了他的博而被他删除了,其中甚至还有他的忠实粉丝。

从心情上说,其实我是理解和支持周兄的态度的。一个热爱自己的工作,并做出点成绩的都会特别在乎自己的职业成就。周兄在乎自己的文字,希望博友认认真真的看,然后留下评论,大家在互动交流中得到精神愉悦,这其实正是写博的理想境界。他自己也是这么做的,以自己的实践来实现他的理想。在那个时期,他在我文下的留评都很精彩,为我的陋文增色。我看他在别人文下的留评也一样,都非常到位,充分显示了一个编辑的职业素养。但他以自己的标准要求别人,我就觉得有点苛刻。世界之大,原是应该由多样化来支撑的。这其中就应该包括“登陆”和“隐身”的不同选择吧。我想,正是因为心中已积累了这些罅隙,后来因博文一段点评的不同理解,便导致了我们的分手。我过后细思原因,觉得真正的根子还是应该在这里。理由是,毕竟,他因这个理由删除了好几位博友。

至于那个导致最后分手的评论是这样的。他开始写一个系列,评点胡兰成的《今生今世》。我没有看过那书,于是只能在文外找话题,无非也是一个老生常谈,即政治上的汉奸和文艺上成就的关系问题。我没看过《今生今世》,却读过张桂华的《胡兰成传》,清楚知道他为人一生大节小节都严重亏损的来龙去脉。大节亏的是对国家不忠,小节亏的是对女人不忠,所以我的评点是胡兰成的积极意义仅限于文学上的。但周兄显然只看重了我的“双亏论”而没有看到我对胡兰成文学地位的肯定,认为我砸他的场子,处处与他唱反调,我记得很清楚,他用了“反弹琵琶”一词来表达他的愤怒。我看他发火,就回帖说既然老兄认为我说话不恭,那么以后我不说即是。但这句话显然又被误解,他认为我是说不到他这儿来了,于是回帖说并不欢迎之类。接着几天他一再在“心情”中暗示,让我删了他,在最后的时刻他把“大度”自己留着,却把“小气”硬推给我。但博客中的文字争论本是正常的,我根本没有断交的念头,他的暗示我当然只能装傻。于是他看我这么愚笨而没有悟性,终于按耐不住,在三四天后把我删了。做了这件事以后,我看他又发了一个心情,用了一个精彩的比喻,删除废友是一棵大树生长中必要的修理枝杈,表达了一种通透的快感,应该是长出一口气后的舒畅。

我们曾是很好的博友,各自都在互动交流中获得过彻骨的身心愉快,但短短半年就走到了头,未免是一种深深的遗憾。细究原因,在他,有过于理想化,怀一份不切实际的过高愿望,在我,则是随波逐流,强调了博客野生环境的价值取向。但我不怪周兄,他作为专业文字工作者在业余博客中依然坚守他的职业理想,这不是坏事,反而是提高博客层次的一个途径,是改良博客品质的一个良种基因,我对此是有敬意的,犹如我自己在对待自己的专业时,也是那么执著,执著到不让一丝一毫一摸一样。

在本文结束时可以告知周兄的是,我一直没有删除你的“关注”, 所以时时能收到你的动态信息,我知道你胡兰成《今生今世》的赏读系列大概只发了3篇。而从去年下半年开始,你的更新速度也明显放慢。我不知道是什么缘由,因断了关系又不便问,心中却是常常在悬想,到底是家事拖累了还是工作忙牵制了,抑或是心境中已没有了当时的那份热情。而我,其实那份对朋友的牵挂一直未变,悬在心上。

  评论这张
 
阅读(674)| 评论(8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