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弘天庐

——风横雨冷,博客是我们共同的伞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不加“五毛”和“毛粪”为友,有此癖者请绕开。 对我的博客有兴趣,日后可经常去这个地址看看——误入棋途_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2798703057

网易考拉推荐

不思量,自难忘  

2012-04-13 10:35:49|  分类: 谈文论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八十年代,台湾苏芮的一首“酒干倘卖无”唱彻了大陆南北,其中一句“从来不需要想起,也永远不会忘记”,我觉得就是苏轼《江城子》“不思量,自难忘”的口语版。而苏轼的这首千古悲歌是献给殇妻王弗的。

查了一下资料,王弗,四川青神县人。那是一处山清水秀的清幽之地,小城寂静而古朴,现在交通也算方便,不出半小时便可到眉山县城,路牌上会出现几个格外醒目的大字,“苏东坡初恋之地”。

王弗长什么样,过去没照片,是个遗憾,一个普通女子也不可能有图像流传。更何况中国的图画,反映的形象最多也就胖瘦可做个参考,余不足信。史料倒是略有提及,说是“面目姣好”。说起来文字摹物状形的功能是无限的,却在还原眼见的实样上有局限,怎么个姣好法,要凭读者自己的想象。但我觉得她的相貌已不重要了,因为与她关联的是一阙悼亡的千古绝唱。三千年来哀丧之作何止千万,苏轼的《江城子》公推第一。就因为它表达了所有未亡人怀念亡妻真切的共性情感。

王弗27岁就走了,史料没有留下病历。她嫁给苏轼刚好十年,从青春少女到贤惠少妇,生当壮年好端端的却突然没了。生有限,死无常,苏轼悲痛而又惶恐,对命运之神的安排一片茫然。王弗去世不久,苏洵病殁于京城,享年仅59岁,短短几年,苏轼的父母妻子相继亡故,亲近的人相继从身边消失,而他那时才三十岁。体验亲人死亡时撕心裂肺的痛感也是上苍对苏轼的一种极其苛刻的磨练。

王弗走了十年,苏轼才细细咀嚼妻子在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写下江城子这样的感人肺腑的作品。王弗生前对苏轼在如何知人认事上有过重要影响,十年后,人到中年的苏轼因与王安石在改革的政见上发生严重的分歧而备受打击,贬官它乡僻壤,在经历了人生和仕途的大起伏后百感交集,深切体会身边这位贤内助在自己精神生活中无人替代的作用,丧妻后的精神空虚和无限伤痛便像潮水一样涌来。人生多少事,事后方知原委,却要么事过境迁,要么物在人亡,“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苏轼葬父和妻子于眉城之东,今天的土地乡苏坟山,苏洵,程氏,王弗均葬于此。青山绕陵墓,万松伴英灵,丁忧三年,苏轼兄弟二人带着年幼的孩子每日躬身植树培土,手栽松苗三万棵。低头俯视黄土青草,仰面高看蓝天白云。清风一阵,便似王弗的微声自远而来,如泣如诉,如怨如慕,倾诉着她的幽怨。她与苏轼共度十年,欢愉太少,快乐的时光总是太快,十年一晃而过。苏轼说过,要和她生同衾、死同被。可最后苏轼的葬身之地却远在千里之外的河南郏县……

王弗频繁走到苏轼的睡梦中来,似乎要补上夫妻恩爱的好时光,苏轼细腻而委婉地回应她,爱不够,怜不够,又是一个十年,阴阳两隔却时时在梦里缠绕。然而梦要醒,梦境会突然中断,此情此景百感交集,诗人陷在无可奈何的情绪中。熙宁八年,(1075年)时任密州太守的苏轼写下了《江城子》,他以一字一顿的生涩和一字一泪的沉痛倾倒了自己无限的哀思,个人的无助和无奈陷在席天幕地的寂寥中: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是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阴阳两隔,相爱至深的男女永无消息,这是人类永恒的绝望之一,想念亡人越深切,越能触摸到这种绝望。苏轼对王弗的怀念是不知不觉的,倏然而至的,其实这种状态更接近怀念的本质。他事先并没有一个计划,要在亡妻的十年忌日为她写点什么,伟大的艺术品,好像都跟意志无关。感觉是慢慢沉淀和积累的,根据自身的规律寻找喷发点,这个谜一般的漫长过程也许正是艺术吸引人的奥秘所在。诗人在这首诗中提纯了普通人的感受,一种个人体验便升华为普众的集体情思。《江城子》语句平实,几乎完全白话,对应日常生活的琐细场景,七十个字,诉尽无穷思念,浓郁的哀伤浮现出王弗凄婉而美丽的形象。那丧妻的孤坟和岁月的鬓霜,当年的梳妆和轩窗与如今遥望的月夜和松岗便构成了一幅幅永恒的画面。我看连续剧通常过后就忘,但要忘掉“十年生死两茫茫”这样的文字,今生今世是无法做到的。

后记:时常想着如何能把博客持续下去,题材当然是一个问题。生活的圈子狭窄,没什么花絮,于是只能在书中寻找,就想到了诗词解读,这可以是一个源源不断的话题。本文下笔前文思滔滔,下笔后却倍感艰涩,几易其稿仍不满意,显然是非所擅的关系。由于周一做了预告,有博友愿意提前看看此文,我以初稿见示,博友热心提了很多中肯的分析和意见,我在完稿时做了部分补充,在此诚表谢意。

  评论这张
 
阅读(485)| 评论(6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