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弘天庐

——风横雨冷,博客是我们共同的伞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不加“五毛”和“毛粪”为友,有此癖者请绕开。 对我的博客有兴趣,日后可经常去这个地址看看——误入棋途_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2798703057

网易考拉推荐

“金桥雅客”和“听雨斋主人”(博友碎影之5)  

2012-04-11 09:14:19|  分类: 谈人论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共有三位同城博友,两男一女,“金桥雅客”和另一位女博是最早的几个博友之一,之二。“听雨斋主人”结识的时间相对较晚,但也半年以上了。一定会有朋友问,之前的“碎影”都是一人一篇,怎么突然想到把他俩放在了一起。其实不奇怪,他们俩相同的地方太多了,更主要的是,他们还是实际生活中的朋友,又都是我的前辈,于是就想到了把他们连在一起写。

开博没多久就结识“金桥雅客”了,他的文字多实际生活的记录,比如国内外旅途的见闻,老年医保和老来求医问药中遇到的问题和纠葛。不同的是他经常把这些个人感受和纠葛与社会问题结合起来思考,由个别推向一般,由特殊推向普遍,为文中呈现了很强的社会责任感。但也因此遭到了一位博友的责难,他说看你生活过得蛮滋润的,经常出国旅游,有宽敞的房子住,怎么还关注那些缺吃少穿没地住的社会问题。金桥先生倒是沉得住气,未予作答,我看了觉得这位朋友有些无理,按他的逻辑只有问题丛生的饿鬼穷汉才配提问题,那么当年无产阶级革命家有哪个是活不下去的穷人呢,无论是毛泽东,周恩来,邓小平,鲁迅以及马克思,列宁,都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穷人啊,他们关注民生,领导社会革命,难道都是无理取闹,多管闲事?我这样说了以后倒也未见那位朋友继续无理纠缠。说明一个人只要有正常的思辨和理智,不发神经病,即使一时糊涂,稍一点拨,总还能清醒。

金桥先生的另一爱好是书画,他自己能书善画,在日志上发表过大量书画作品。我觉得他的画作可能只算一般,但书法有明显的功力,一看便知是用过心的,他说以前在学校工作的时候负责过宣传,写大字是工作内容的一部分,而这一份书法功底应该也是职业带给自己的收获吧。我与金桥先生有缘结识,并把这层关系维护下来,共同的爱好应该也是原因。

最让我感佩的是金桥先生善待后学的诚恳热情和不端老师的架子,对我的陋文每每施以鼓励。去秋十月,金风送爽的大好时节,正是阳澄湖大闸蟹膏满黄肥的节令,他诚邀我一家去他老家苏州的昆山吃蟹,让我随便挑时间,他开车来接。但其时一则老父迁延病榻,实在走不开;一则无功受禄,实在不好意思,我婉拒了,拂了金桥先生的雅意,但内心那份感激却是一直不能放下,而真的吃了那蟹,倒反而是穿肠而过了。

金桥先生自己的日志虽然更新不快,但品种齐全,文字,相册,视频,一样都不少,充分显示了老先生对这个现代化交流平台掌握的熟练程度。我知道,在他那个年纪,即使在上海这样的大都市,这样的人也是不多的。我的许多同事,比他年轻的多,电脑的操作能力却始终停留在翻翻网页的水平。这说明金桥先生是一位极擅学习新事物的人,对新生事物依然保持着充分的敏感,让后学肃然起敬。

与金桥先生交流多了以后带来的另一个收获是结识了另一位同城的女博友和“听雨斋”先生。

我在阅读金桥先生和那位女博友以及谷雨先生的文字时几乎每次都能看到一个粉红方块的头像,他总是在我前面赶到博友的家里,在人家更新的第一时间就表达祝贺了。这就让我好奇,什么人能够以这样细致而执着的情怀时刻关注着博友的动态呢。这以后我就不仅看金桥先生,谷雨先生和那位女博友的文,还总是要在文后寻找听雨斋的评,这在读其他博友的文时是没有这种愿望的。我觉得只有这样我才算读完了全文,而听雨斋的评是他们文章的有机组成部分。

从他的评里我知道了听雨斋先生博闻多见,中西两通,雅好古玩字画,见识精辟。于世道人道,赏古而不迂古,知今而不尽信今。文字雅驯,时而来点老者的俏皮,该深沉时也玩一点深沉。一次我终于安奈不住,在听雨斋先生的评下留了言,听雨斋先生很热情的回了帖,看得出,他也愿意与我交往,于是我就加了听雨斋先生为友,并一直以师礼待之。

听雨斋先生自己的博客更新也不快,但他的特点是博友的更新他关注和反应的速度却奇快。我的更新几乎都在当天就会得到他的精彩长评。且语出精辟,见解独到,时有意外之想。举论说事则纵横捭阖,上下天地,谈古论今。他自己的园子经常荒芜着,却把大把的种子和沃肥撒在人家的院子里,以博友园子的繁荣为自己的繁荣。以这种风格维持着博友情谊的,听雨斋先生是我在博客中仅见的一个。一个人能有这么一种不同寻常的公而忘私、友而忘己的大度治博,这就常让我猜测听雨斋先生在现实中的处事为人,应该也是一种古道热肠吧。

从博文中知道,听雨斋先生和金桥先生不仅是线上的博友,也是现实中的朋友,他们在现实生活中也互相走动,喝酒谈天,交换字画收藏。我自己也五十多了,时不时也会想想退休了怎么过日子,“闲敲棋子落灯花”自然是一种由来已久的喜欢,而“金桥”和“听雨斋”前辈这样“把酒话桑麻”的情志,该是另一种憧憬吧。

  评论这张
 
阅读(428)| 评论(5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